从农业的总量均衡看三农问题

  三农问题的解决过去多半从农业本身看,提出的办法是想方设法增加投入,提高产出,保护价格,减轻负担。这些办法有的有点效果,但是总起来看是无效的,因为分析问题的角度错了。要想三农问题得到彻底解决,必须从农业和整个社会对农业的需求作分析。
  
  农业包括了从土地获得产出的多种活动,但是占大头的还是粮食种植。在种植业中粮食的播种面积占总种植面积的69%。占我国人口65%的农民产出的粮食,其中自己消耗的占40%,用作商品提供给非农人口的大约为60%(饲料部分也算商品),这样低的商品率,说明我国农民投入的劳动很大一部分还是为了自己的糊口。糊口之外的剩余相当有限。这样的农民注定富不起来。种其他作物的农民和粮农之间存在着自然的平衡,如果其他农民很富,粮农将放弃粮食种植。有这么多农民种粮,证明其他农民也不富有。
  
  总体上看,农业给农民社会之外的人提供的产品主要是食物,除了粮食还包括肉,蔬菜,禽蛋,鱼,糖等。非食物的产品如棉花,药材,花卉在我国的农业中产值所占比例很有限。八亿多农民主要是忙吃的,而全国人民肚子是有限的,现在城里人还要减肥,吃得更少。所以国内市场的需求相当有限。农产品要想出口是相当困难的,主要因为我国人口密度高,土地稀缺,特别是平原地只占国土面积的12%,种植业没有多大的比较优势。主要农产品的价格都比国际市场的价格高,出口根本不可能。同时国际农产品的技术要求很高,我国的产品达不到这些标准就很难出口。国内市场因为城里人只占30%多,容量很有限,国际市场因为缺乏比较优势,这一基本情况限定了我国农业总的市场规模,不论如何做文章,跳不出这个圈子。
  
  这一分析说明了为什么增加投入,提高产出等传统政策解决不了农业问题。产出得越多,由于市场规模的限制,结果不是农民增收,而是价格下降。改革以来我们的工资涨了大约15倍,但是大多数农产品的价格都涨不到10倍。比如猪肉只涨了8倍,面粉涨了5倍,鸡蛋最惨,只涨了1。5倍。而且过去城里人的工资中有55%用于吃的方面,现在只有40%用在吃的上。如果还按照老的思路搞下去,产出越多,对农民的伤害越大。近来土地撂荒的情况越来越多,正是这种政策造成的后果。一个土地稀缺的国家,由于不计成本地投入,造成产量过剩,土地多余,农民出走。
  
  过去几年,政府实施了高于市场的保护价,鼓励粮食生产,再加冻结农用土地,不许把农用地改作它用,结果是粮食生产过剩。我国是一个粮食进口国,可是1999以来连续三年大量出口粮食。因为粮食太多,没处放,国务院拨专款修粮库,还是装不下,而且经济上也不合算,只好补贴出口。平均每吨粮要补贴30美元。这三年用于补贴粮食出口的钱大约为八亿美元。现在加入了世贸组织,不可以再补贴出口,如果粮食产量再不减下来,价格还要往下走。
  
  我们的粮食政策一直存在着很大的误解,主要因为59年到61年饿死过两千多万人,对粮食不够吃有特殊的恐惧。客观地看,我们粮食进口多的时候也只不过两千多万吨,占国内总消费量的4-5%。所用的外汇只有30亿美元,占我国每年出口创汇的1%多一点。(相比之下我国石油进口占总消费的三分之一,每年要用汇150亿美元)。只要世界粮食市场还在运作,中国人绝对饿不死。我们有足够的钱买粮食吃。即使粮价翻番也不足惧。饿死人是因为没有了粮食市场。1959年我国出口粮食近500万吨,足够2000万人吃一年。但是因为市场不起作用,粮食从更稀缺的地方运到了不稀缺的地方。饿死人就在所难免。当今世界上大规模饿死人的地方也是市场不起作用造成的。只要粮食市场在,只有少数最穷的人可能饿死。他们虽然生理上极端需要粮食,但是市场不会照顾到没有购买力的需求。我国虽然是穷国,有些人还吃不饱,但是没有人饿死。要想避免大规模饿死人,最重要的是保护国内外的粮食市场,而不是直接去增加粮食生产。
  
  说了这些。不难看出三农问题的出路何在。办法就是减少农民,让农民变成城里人。每有一个农民进城,就减少一个农产品的生产者,增加一个农产品的 消费者,农产品的价格就能升高一点,农民的生活就能改善一点。这才是三农问题的根本出路。只有农民进了城,增加农产品的政策才能起作用。否则这些政策只会添乱,帮不上忙。我们看一看世界上富有的发达国家,除了那些地广人稀,依靠高效农业出口为生的国家,农业人口都少于10%,而我国土地紧张的国家却有60%多的人生活在农村。
  
  我国为了解决农民人多地少的问题,提出来的办法是不允许农用土地改作非农之用。这是一项倒行逆施的政策。政策的根据是我国只用了全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全世界22%的人口,换句话讲,我国的耕地人口负担率是世界平均值的三倍多。可是没有看到我国的人口密度也是世界平均值的三倍。全世界平均每平方公里45人,我国是135人。如果把西藏,新疆,青海等地广人稀的地区去掉,我国的人口密度要翻番。东部人口最密的12个省份的平均密度是每平方公里509人(1998年数据),是世界平均值的十几倍。可见我国东部的人口密度与世界平均值之比远超过耕地的人口负担率和世界平均值之比。所以问题不是农业用地紧张,而是全面的土地紧张;不是农业用地效率很高,其他用地大量浪费,而是恰恰相反。要解决土地紧张的问题,办法是提高土地的利用效率,节约土地。农民进城是可以节约土地的,因为农民在农村占用的土地比在城市里占用的多,而且多半是比较好的地。每有一个农民进城,虽然占用了一小点城市用地,但是增加了较多的农业用地。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放开对城市用地的限制。不能想象,未来几十年有几亿农民要进城,而城市用地不允许扩大。一块土地应该派作什么用场是一个经济问题,要靠市场去解决,其原则是要用于产出最大的用途。这不是用行政命令可以解决的问题。其实这还是计划经济的老想法在起作用。 要想鼓励农民进城,还要解决土地所有权的问题。土地一方面是农民的财产,起到保护他们的基本生存能力的作用,另一方面又把农民束缚在土地上,阻碍了农民的自由流动。要兼顾土地的这两方面作用是很困难的。但是不同的阶段每种作用的重要性不同,或许可以找到让农民进城又能有基本生活保障的过渡办法,按照各省的具体情况逐渐分阶段给于解决。解决中有一条原则必须坚持,就是农民的自愿。
  
  农民进城能不能找到工作,或者会不会抢了城里失业工人的饭碗?农民进城,他们不但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作为消费者会买吃的,买穿的等等,从而增加城里的工作岗位。而且他们把所赚的钱汇回家去,在他们的家乡发生购买,买的最终都是城里工厂生产的产品,也间接增加城里的工作岗位。所以农民进城打工,其结果是活跃了经济,增加了国民生产总值,也增加了就业。当前找工作困难,并不是农民进城造成的,而是与总需求不足有关。同样在总需求不足的情况下,农民进城和农民不进城比较,进城能够缓解总需求不足的问题。根据凯恩斯的研究,失业是和工资缺乏弹性有关(工资能上不能下),农民进城打工工资更富有弹性,能够增加就业,增加消费,更能帮助经济走出困境。至于抢了城里人的饭碗,更缺乏充足的 理由。凭什么城里人的就业要优先考虑?中国人和外国人还要公平竞争,更不应该歧视农民工。事实上已经有上亿的农民工进城打工,失业问题并没有因此而加重。失业的发生主要是国有企业下岗造成的,和农民工进城基本无关。
  
  现实情况是已经有大量农民工进了城,现在的问题是他们很难在城里定居下来,因为对他们来讲,定居的成本太高,不得不选择流动打工,宁可忍受家庭分居的痛苦,孩子得不到管教,老人得不到照顾,配偶得不到恩爱,在城里过着半地下的生活。每到五一,国庆,大城市清理流动人口,这是他们最害怕的日子。收容部门有权随便把他们抓起来遣送回家,不但自己掏路费,还要交五六百元的所谓收容费。即使运气好,没有被遣送,到回家的时候能不能按时拿到工资还是大问题。据统计春节前北京的抢劫偷窃案件中有三分之一是和农民工没有按时拿到工资有关。公民基本权益的起码保障是农民工最最紧迫要解决的问题。
  
  降低农民工转变为城里人的成本,是未来我国一个重大的政策课题。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三农问题就会拖下去。当然首先是公民权的保障和劳动法的切实执行。其次是地方要有充足的财力,用来发展地方经济。世界银行2003年的世界发展报告(提前出版)介绍Ades, Giaeser和Henderson的研究结果,证明中小城镇的发展和财政权的分散度有密切关系。财权下放有利于中小城镇的发展。还有就是降低住房的价格。现在大多数市政府都想抬高房地产的价格,大家都能从中捞到好处,但是提高了城市的整体成本,降低城市的竞争能力。从长远来看副作用是不小的。市政府有必要辟出土地建造廉价住房,简化迁居手续,迅速扩大农民工定居的机会。这些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之道。

上一篇:我们今日为何陷入困境

下一篇:出让市场换来了技术进步?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世界最大的水库垮坝惨案

——板桥、石漫滩诸水库“75·8”失事备忘录   本文记述的事件发生于1975年,地点在中国中部河南省驻马店地区。在一次猝然降临的特大暴雨中,包括板桥水库、石漫滩水库在内的两座大型水库、两座中型水库、数十座小型水库、两个滞洪区在短短数小时间相继垮坝溃决。   死亡人数,超过8.5万。   由一场特大暴雨而引发整整一个水库群的大规模溃决——无论是垮坝水库的数目,还是蒙难者的人数,它都远在全球同类事件之上,这一天灾与人祸紧紧绞缠的惨烈历史,不能不令文明时代的人类铭心刻骨引为借鉴。     ◆ (一)   1975……去看看

代言人:农民维权不容忽视的话题

看到这个标题,大家可能会想,在社会主义国家,不能像资本主义国家一样需要代言人,因为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共同富裕,社会各个阶层、各个集体的利益,国家都会考虑到。利益代言人是多余的。但是由于目前农民是弱势群体;农业是弱质产业;农村在社会政治经济中的地位也在弱化,农民、农业、农村对增长的贡献越来越小。在争利、分利格局中,农民最容易被忽视,农民最容易受伤害,农民最难以通过自身的努力扭转弱势力地位。所以农民需要自己的代言人来为自己呐喊,为自己呼吁,为自己维权,需要外力来帮助农民扭转弱势地位。   一、农民需要代言人……去看看

市场化·伪市场化·反市场化

2005年9月5日—11日的《财经时报》上,以整版的篇幅刊出了一个题为“知识分子:市场与反市场”的专栏。四个小标题分别为:“学者是否可从企业家那里拿钱”、“为何出现反市场化浪潮?”、“市场的问题是政府运作不到位”和“新望:警惕民间和高层的反改革潮流”。这是《财经时报》邀请了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刘军宁、《中国改革》杂志主编新望、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冯兴元、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秋风四位作为该专栏的首期嘉宾作的发言。其中,以新望的观点尤为嘱目。新望的观点主要集中在于,要警惕政府高层和民间……去看看

中国房地产业暴利

一、中国特色:富豪云集房地产业  最近,2003年中国获利产业的两个排行榜问世,一个是“十大赢利行业”排行榜,另一个则是具有道德贬斥色彩的“暴利行业排行榜”(“2003中国十大暴利行业,房地产中小学教育居前列”,《青年时讯》2004年1月2日),列于两大排行榜上的行业有所不同,但房地产业却都高居榜首。  据房地产业内人士分析,全世界房地产业的利润一般都在5%左右,而中国房地产业的平均利润率则在15%以上。而中国的大富豪栖身的行业亦异常集中在房地产领域。在中国福布斯2002年度公布的100名富豪中,竟然有40多人涉足地产业。此后虽然……去看看

反腐败:新世纪迈出新步伐

转眼间我们已将二十世纪抛在了身后,然而,我们却无法割断与二十世纪的联系,我们前进的步伐仍然要踏在刚刚成为历史的过去的基础上。跨入新的世纪,反腐败仍然是我们党和国家面临的一项重大任务。去年12月29日,新华社播发了江泽民总书记在十五届五中全会上的讲话,其中有一段可谓语重心长,而又振聋发聩:“党内确实存在一些同党的性质、宗旨不相符的突出问题,如果我们不下最大的决心加以解决,就会带来严重的后果。一些腐败案件触目惊心,必须引起全党的高度警觉。九十年代以来,一些执政几十年的政党先后下台,有的已经衰亡。其中的根本原因……去看看

淮海战役始末

一、淮海战役前蒋军的幻想1948年春,我向蒋介石贡献反人民作战计划的要旨是:集中强大的机动兵团,吸引解放军攻击某一据点久攻不下,待其攻击顿挫时,出动机动兵团与之决战;如果蒋军已整补完成而对方尚未发动攻势时,即争取主动,发起攻势,寻求解放军的一部而击灭之,以挽回蒋军连年惨败之颓势。1948年下半年,蒋介石即决定采用这一作战方针。以徐州方面来说,决定仅守郑州、徐州、济南三大战略要点,加强工事,独立固守,徐州附近的其他城市均可以随时放弃,以集中一切可集中的力量与解放军决战。又将原郑州指挥所取消,改为“徐州剿总前进指挥部”,指……去看看

蒋桂战争时期的冯玉祥

一、蒋桂战争的起因   1928年冬,北伐战事结束后,蒋介石为了加强政治独裁,下令撤销武汉政治分会,并且准备从桂系手中夺取武汉和两湖地方政权,这就使桂系李宗仁等大为不满,蒋桂矛盾日趋于尖锐化。同时,蒋介石为了进一步加强军事独裁,定于1928年12月在南京召开编遣会议预备会议,邀请各集团军总司令出席会议。冯玉祥、李宗仁先后到了南京,阎锡山则托病不如期到京。蒋、冯、李等对于编遣问题曾经进行会谈,因冯、李与蒋的意见有很大的距离,双方已成僵局。蒋介石在正式开会之前,曾提出全国共编50个师的指标(东北除外),希望借此达到他削弱和……去看看

当前中国要在内部解决的众多矛盾

自从胡锦涛同志担任总书记、温家宝同志担任总理以来,确实有一些值得关注的新的政策意图已在讨论实施之中。首先必须在思想认识上,对上世纪90年代发生的一些问题有一个新的分析。   以往,一般都认为从市场经济到资本经济的过程中,在制度安排上突出的是“四化”。首先,所谓建立市场经济体制就得要先明确产权主体,有了产权最清晰的私有经济主体,才会有市场经济。所以理论界必然倾向于私有化。其次,既然是市场化,当然就有自由化的要求,因为商品有天然的平等要求。其三,只要是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就必须全球化,纳入全球分工体系。 ……去看看

公投与民主

政治大学中山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所教授 前言   公民投票的英文 Plebiscite ,是由 Plebs (普通人)与 Scire (赞同)两字所构成,指的是由一般国民作出决定的意思。也有使用英文 Referendun 。事实上,即使在西方文献里,这几个名词也用得十分混乱。大体言之,公民投票一词,常被指称不同的类型。基本上大约可分为下列几种:决定国家前途的公民投票( Plebiscite )、宪法复决权( Constitutional referendum )、政策复决权( Public Polidy referendum )、咨询式复决权( Consultative referndum )、创制权( initiative )。   最近这些年,国内许多政治人……去看看

解读中国农民就业

农民问题是一个关系中国全局的不容忽视的问题。进入21世纪,农民问题中最突出的问题不再是农村土地问题,而是农民的就业问题。它不仅直接影响到农村的发展、农村社会的安定,而且影响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形成、整个国民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与稳定。研究、探讨和解决农民就业问题,具有十分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政治意义。  一  农民就业,是我国21世纪的头号难题。解决农民就业问题,我们面临着许多重要的不利因素。从农村内部情况来看。  第一,我国农村耕地少,积聚的人口过多,就业压力巨大。按照国家统计的劳动年龄人口计算,中国……去看看

忏悔是一种尊严

我以为,“忏悔”问题的提出,带来了上帝对我们这个民族尚未绝望的信息。在我因此为这个民族日夜祷告的时候,一场“被容许”的断断续续的关于忏悔的讨论又把这希望重新委弃在黄土地上。还是那个比喻,摔在中国的土地上的忏悔精神,被灾民理性五花大绑了。中国人忏悔,为什么就那么难?利害观念压倒性地击倒了是非观念,这可能是比较接近真相的解释之一。但问题的另一面是,讨论者对忏悔的理解仍然是在“东方观念”中完成的。忏悔是什么,在这里我谈谈自己的一些想法,并以此求教于方家。当然,“忏悔”的艰难,恰恰是我们呼吁忏悔的理由。   (……去看看

经济增长纵横谈

经济增长”是一个大话题,七七四十九天恐怕也聊不完。作者不揣冒昧,把下面几个相互可能有联系、也可能没有联系的议论撮合在一起,且当供匆匆而过的经济增长行人可住步一瞥的五色橱窗。   这“五色”是:   1、对比英国历史上的经济增长 – 英国的经济增长以缓慢著称,但却成了世界上第一个工业化国家并一度是世界上最富国家之一,是否这意味着在各国经济增长的竞赛中,乌龟胜于兔子?   2、30年代中国出现过一场高速经济增长 – 那场经济增长高速而短暂,也许不必再去细究具体的历史原因,但回味一下高速增长在理论上可能具有的脆……去看看

20世纪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劳工力量演变趋势

作者简介:孙寿涛(1970-),男,山东省莱西市人,南开大学马克思主义教育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当代资本主义经济。  内容摘要:本文基于统计资料探讨了20世纪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劳工力量的演变趋势,指出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的劳工力量在二战前趋于上升,二战后则转为缓慢下降,70年代至今则急剧衰落。  关键词:工会 劳资关系 劳工运动  在研究资本主义历史上“劳资关系”的不同情形时,工会的活动或劳工运动的力量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本文在概括马克思主义工会理论的基础上,通过汇总20世纪各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有关统计资料,对20世……去看看

市场化过程中的立宪选择与功能差异

进行市场化改革的国家,其改革目标总是为了发挥市场功能来推动其整个社会经济的转变。但市场功能并不会简单地由于市场化改革而得到确立和贯彻,市场功能将随改革的具体实施而体现并起作用,且市场功能的具体体现和作用的发挥要受到所实施改革的规定。Merton在《金融中介功能观》中认为,功能是稳定的,机构结构会随时间和国家的不同而变化。这一观点实际上典型地体现了西方学者视自身制度安排为一般制度安排的倾向。中国在市场化改革过程中,当各种参照市场化模式的规范化努力一次又一次被打了折扣之后,我们不禁要提出这样的问题,即……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