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不可无锚

  市场物价要自由浮动,但为了要减低交易费用,货币或明或暗总要下个锚或挂只钩。

  人民币应否升值引起舆论满天飞,有人说,让人民币自由浮动是尊重市场,是按自由市场的规律从事云云。这观点可能对,也可能错,但一般都有误解的成分。问题不简单,让我简略分析一下重点吧。

  一、货币的主要用途是协助市场的贸易与投资,包括国际贸易与投资。这是说,货币的主要用途是降低交易费用,其他皆次要。很不幸,脱离了昔日的本位制后,好些国家把货币政治化:压力团体各有各的企图,赤字财政可用货币供应出术,通胀可作为间接抽税,等等,而什么大选在即,增加币量刺激一下经济是司空见惯的。

  二、自由市场的运作要让价格自由浮动没有错,但协助市场运作的货币一定要有锚(Anchor)。像国民党以前的关金、银圆券、金圆券等是无锚货币,增加了交易费用,是不可取也。锚是要有的,问题是选用怎样的锚。也就是说,货币要挂钩,问题是怎样挂及挂什么钩。下了锚之后,所有锚外之价应该自由浮动。

  三、昔日的金本位或银本位制度,货币的本身(金或银)就是锚。这制度的大缺点,是货币的供应量由金或银的供应量决定,缺乏弹性,不容易应付经济的急速增长或其他大的局势变化。香港目前的联系汇率,是港钞以美元为本位之锚,弹性较多,但利率要跟着美国走,也要放弃货币供应的自主权。

  四、那所谓无锚的Fiat money制度(今天英美采用的),其实也有锚,是由中央(或联邦)银行看着物价指数(一锚也)与经济指数(二锚也)来调控利率与货币供应量。这制度的弹性更大,但有三个缺点:1.看着物价指数调整是间接的锚,不是可以直接成交的指数,虽然货币的供应量与上述两个指数的连带关系存在,但调整的反应要有6个月至2年时间,而整个调整期可以长达五六年,其间可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两锚不容易兼顾,往往有冲突,顾此失彼。3.因为上述两点,Fiat money制度的锚不够明确,容易被政治与压力团体左右。

  五、用可以直接成交的指数为锚。原则上,中国目前采用的是以美元作为一个指数而为锚,保锚是以货币供应量与外汇储备调控。即原则上只有一个锚单以币量调控就足够,但因为时间问题,储备就有用场。因为这种锚可以直接买卖成交,制度清晰可靠,有说服力。但以美元为锚也有三个缺点:1.美国可能不高兴,引起争议。2.美元的走势不一定适用于中国。3.最重要的,以汇率为锚,为了保汇率可能引起外汇及其他管制,得不偿失。

  没有经济学者会赞同外汇管制。所以4年前,当我看见人民币是强币,但因为汇管而有黑市汇率低于官价的情况,就建议浮动人民币,希望能以此协助汇管的解除。今天的形势不同了。人民币的强势不用我看,汇管可以解除也不用我说。但今天,人民币浮动或升值对中国的工业发展会有大害,我解释过了,而通缩的幅度很难预测。

  六、以美元为锚,人民币对其他货币的汇率是浮动的,但久非善策。人民币要选另一个锚(挂另一只钩),而看今天的形势,早转早好。但目前人民币千万不可选用英美的Fiat money制度之锚(经济指数与不能直接成交的物价指数)。原因是这些间接之锚需要长时间调整,而人民币一旦自由浮动,不知会被炒家炒到哪里去。换锚的选择是明显的:要选在原则上可以直接买卖成交之锚;换锚时要与今天的美元汇率平过;转换后炒家不会炒到人民币那边去。

  七、去年3月,我建议人民币转用半篮子外汇与半篮子期货的合并而挂钩(为锚也)。但后来再细心考虑,认为篮子中有任何外币皆不妥。外币国家可以联手反对,而又因为世界正在大变,中国货币的上选政策是以不变应万变,何况货币政策是要有稳定性的。

  我于是想,还是回到货币的基本用途那方面去吧。选一篮子物品为锚,可以是期货,可以是市场现货,组合后成为一个指数而为锚,只要某数量的人民币可以直接购入某大小篮子的物品,人民币就稳如泰山。这指数可以固定不变,但也可以有弹性,看着经济情况而略为调整,例如一篮子的物价指数可以按时提升或下降少许,但政府最好能预先说明这些小变动的上下限。以一篮子物品为锚,与目前的以美元为锚,是性质相同的,但以前者为锚,人民币对所有外币皆自由浮动。换锚时平过,而篮子内的物品如果选得适宜,炒家会止步。

  八、要维护一篮子物品之价为人民币值之锚,单是控制货币的供应量,加上一点外汇储备,就足够。但如果政府要兼顾其他,例如以调控货币的供应量来调控经济,储备就要增加。所以今年3月在《汇率战略论》中我指出,如果要兼顾经济调控,人民币的国际汇率要持久地略微偏低。

  九、7年来,中国的通胀率是零(其实略有通缩),而经济增长率还可保8%。我曾指出,保8%还可以维持一大段时间。这样,中国的货币政策可以容易地稳守一篮子物品之价,持久不变,因为不需要兼顾经济的增长指数。

  结论是清楚的。完全没有锚的货币不可取。市场物价要自由浮动,但为了要降低交易费用,货币或明或暗总要下个锚或挂只钩。人民币今天的强势,起于中国同胞与国际投资合并的生产力,但也正好说明北京在重要的货币上没有营私舞弊,令人欣赏。虽然贪污还多的是,但炎黄子孙终于可以在国际上高视阔步一下。天意也!

  人民币有强势、外汇储备充足,选取货币政策当然远比人民币有弱势、国债累累的情况来得容易。20多年的经济改革不是长时间,但毕竟是经历过千山万水,今天大可披襟岸帻!审时度势,按理办事,北京要集中于货币的基本用途来处理人民币。

上一篇:要冷静地处理中国农民问题

下一篇:经济学的悲哀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一本书的颁行与收禁

雍正六年秋,湖南腐儒曾静谴徒张熙赴陕西向川陕总督岳钟琪投书策反。岳钟琪立即缉拿张熙,严加刑讯。但张熙遵从曾静“只去献议,不必告以姓名里居” (《大义觉迷录》,以下所引,如不特别注明,均引自该书。)的嘱咐,坚不肯供。岳钟琪于是改变策略,假意与张熙结盟,共讨满清,光复汉室。张熙信以为真,将曾静合盘供出。雍正对此案极为重视,亲自审讯。这桩由雍正亲自领导并由他亲自审讯的清朝最大文字狱案,从雍正六年开始立案追查,直到雍正十年方告结束。而最后的处置,却一反历代皇帝处置钦犯的常例,并没有将曾张二人处死,反而免罪释放:“著将曾静、……去看看

领导干部考察失真研究

原载《战略与管理》2004年第3期  领导干部考察,是领导人才资源管理和使用的一个关键环节,直接影响着领导人才资源配置、管理和使用的效能和质量。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十分重视对领导干部的考察工作,并在这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但是,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和社会变革过程中各种社会因素的日趋复杂,以及对领导干部素质要求的不断提高,领导干部考察失真的问题不同程度地在一定范围内、一定程度上客观存在,从而一直困扰着干部考察工作,并给领导干部的选拔、任用和管理带来……去看看

[作者惠赐]前辈志在抗争后辈职在建设

李慎之先生辞世,标志中国大陆一个时代的结束。这个时代可以从1949年祘起,它的主要特征是自由民主对专制制度的抗争。  从专制制度方面说,以毛泽东为代表。他的马克思加秦始皇,把君权至上,无法无天的中国封建专制制度发展到无以复加的极致,残酷镇压民主自由运动,严重阻断了中国大陆社会向前发展,给大陆中国人造成空前惨重的灾难。而像郭沫若,冯友兰这样的学者文人,虽也有外国留学的经历,接触过不少的西方思想,但他们主要发扬的是君臣纲常的老传统,逢迎君主之恶,贪恋爵禄富贵,其实是围剿自由民主的帮工。德国人可以批评二战中为纳粹张……去看看

经济繁荣背后的社会不稳定

   2009/10/01
一、引言:中国再次进入社会不稳定时期 过去的20多年中,中国是世界上经济增长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呈现了历史上少有的持续“经济繁荣”。但是在经济繁荣的背后,是否存在一系列社会不稳定因素呢?如果存在,是否能保证中国今后5到1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经济繁荣呢?决策者应当是“安而不忘危,治而不忘乱,存而不忘亡”。这是中国历史上“治国安邦”的最重要的经验与教训。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如何正确认识和把握当前中国经济社会态势,这是“治国安邦”正确决策的信息基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我们宁可把困难与挑战估计得严重一点,把……去看看

白发考生忧喜录

7月8日,各地报纸都刊载了一位72岁老人参加高考的消息,称他创下了全国年龄最大考生的记录。这位老人年轻时曾四次参加高考并被录取,可因种种原因未能入学。今年高考取消年龄限制,他决心圆自己长达半个世纪的“大学梦”。我佩服这位老者。高考对他来说,并不是为迈上人生金光大道而不得不过的独木桥,而是一次向人生理想的冲刺。但当我读到这则消息时,却不禁忧上心头。所忧不为别的,是因这高考的独木桥已经很济了,如果再加上这样一批白发考生大军,那岂不更挤更险么!要知道咱中国可是有“活到老,考到老”的传统的,一旦这消息刺激起全国千……去看看

整体-组织演化的研究方法

一、前言   就我们所目前所了解的宇宙而论,我们所居住的地球至今仍然享有它的地位,那就是它是唯一有生命的星球。哪怕我们能够推断在银河系还应该存在多少个有生命居住的星球,并且将来的宇宙探险能够找到事实例证,这些星球也不过是获得了和我们的地球同样的资格而已。   我收集有几张太空飞行器所拍摄的地球的照片,我还有太阳系内其他行星的照片。与别的行星相比,我们的地球的确美丽而神奇。大面积的水覆盖着地球,使它呈现出纯净得动人的兰色;那旋转扭结的白色是我们天空上的风云无际;陆地是深褐色的,是我们永远甩不掉的情节……去看看

扩大城镇基本养老保险覆盖面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原载《老龄问题研究》2007年第8期  [摘要]90年代初以来,中国致力于建立以公共支柱为主体的多支柱体系,采取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部分积累制;但个人账户“空账”运行的养老保险制度实际为现收现付制(陈建奇,2006)。国际上也认为1999年以后的中国养老保险制度仅有第一支柱(NDC )。[1]要维持现有的养老金支付水平不变,当参保职工人数的增长未能超过同期领取养老金的离退休退职人数的增长时,短期内唯有提高保险覆盖率,才能实现部分积累制。因而,扩大现有社会保障整体框架和项目覆盖面(扩面)被认为是我国养老保险制度结……去看看

艾滋病与法律和公共政策

内容提要:  中国在20世纪80年代得到有关艾滋病的信息后,当时的政策回应是要拒艾滋病于国门之外。1990年,报告在射吸毒者中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1995年,报告在23个省发现供血(浆)者感染,同年,报告发现母婴传播。1990年报告的感染者人数为493例,至2001年,中国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已被认为达100万。与此同时,在对待艾滋病问题上,中国的法律和政策中充满相互矛盾的规定。当每个人都可能因去医院做手术而感染艾滋病的时候,一种艾滋病恐慌在社会上出现,最典型的表现是主张将艾滋病人隔离起来,对故意传播艾滋病治罪。法律和公共政策必须对此……去看看

20世纪以来中国乡镇体制的变革与启示

原载《浙江社会科学》2006年第4期p16~23  「作者简介」陈剩勇,浙江大学地方政府与社会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孟军,浙江大学政治学理论专业博士生。(杭州310028)  「内容提要」乡镇体制改革是政治学与公共行政学界持续多年的热点话题,乡镇体制应该如何改革,乃至乡镇一级政府是否应该继续存在的问题,当今学者的看法大相径庭。既有的研究大多局限于理论和实践两个层面,本文从大历史的视野,运用政治学的国家政权建设理论,全面考察了晚清以来我国乡镇体制的变革历程,揭示乡镇行政管理体制与地方社会发展之内在关系,通过对乡村治理和地……去看看

高岗事件与中共高层在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上的分歧

原载《二十一世纪》2003年8月号总第七十八期  一、《杨尚昆日记》披露的信息  1935年1月,中共中央在贵州省遵义县城举行扩大的政治局会议,毛泽东由此进入中共中央核心决策圈以后,从1938年9月召开的六届六中全会到毛逝世前1975年1月召开的十届二中全会,除1954年2月举行的七届四中全会和十届二中全会外,毛泽东从未缺席。十届二中全会,毛泽东在长沙因病缺席,全会由周恩来主持;而毛泽东在七届四中全会缺席的理由,当年发表的全会公报称:「毛泽东同志因在休假期间没有出席全会」。  众所周知,中共七届四中全会,是以解决高岗、饶漱……去看看

和平主义的现实困境

美国遭受攻击的两个星期之后,布什总统要求全美国的国旗从半旗升往顶端。全国性的哀悼结束。这两个星期来,人们越来越关注未来战争与和平的问题。9月18日,布什总统签署了美国国会的授权用兵的决议案,军事出击的准备已经基本就绪,各个大国领袖也表示支持,看上去战争已经引而待发。首先是,这是一场什么性质的战备?许多人在论及这场战备的时候,用的是"报复攻击行动"这样的词语。其实这一用词带有很大的误导意味。它把美国未来可能的军事行动定义为单纯的报复行为,也就是说,你炸了我的两栋楼,我也得炸掉你的设施;你杀死了我们的六千名无……去看看

中国的银行竞争:机构扩张、工具创新与产权改革

内容提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银行业有过两次大规模的竞争。第一次竞争发生在1984年至1997年间,以机构扩张为主要竞争手段;第二次竞争发生在1997年之后,以金融工具创新为主要特征。第一次竞争所依托的是行政层级;第二次竞争主要是对西方现代银行已经发明的金融产品的模仿。中国银行业必须过渡到以投资收益为最终目的、以制度创新为依托的竞争阶段,才能在加入WTO后得以生存和发展。历史表明,没有多元化的股权结构,没有以明晰产权为基础的现代公司治理结构和激励制度,国有银行的我不“创新”只能停留在模仿阶段,以投资收益为目的的竞……去看看

中国流动人口的艾滋病预防和控制(综述)

本文发表在《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杂志》2001年12月第7卷第6期  当前,艾滋病在全世界流行广泛,自从1985年,中国发现第一例艾滋病人后,艾滋病在我国也蔓延迅速,目前已进入快速增长期[1].  在艾滋病的传播与流行中,全世界艾滋病预防和控制同仁们已共同认识到,流动人口数量和规模日益增长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促进因素,中国情况也不例外。本文将从流动人口的概念、我国人口流动迁移的历史过程、现阶段我国流动人口的特点、艾滋病对我国流动人口的威胁及其防治对策等方面进行综述。  一、流动人口的概念  由于人口流动的原因、过……去看看

二十世纪末中国的经济转轨和社会转型

一 中国版斯托雷平改革  1989年以后,中国的经济转轨、社会转型的确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  1989年的事件,不仅对民间社会,而且对执政党都是一次「意识形态祛魅」进程,甚至可以说它对执政党的自我祛魅作用大于对除异见人士以外的一般民众。随着「革命党意识」由于自身受到(或自认为受到)革命的威胁而被解构,执政党的利益自觉空前凸显。正如1905年革命后帝制俄国传统原教旨保守派哥列梅金(Ivan Logginovich Golemykin)只得势了很短时间,很快就被「警察改革派」斯托雷平(Piotr A. Stolypin)所取代一样,1989年后中国原教旨左派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