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中国社会科学》2006年第1期

  本文将物质资本分为私人资本和公共资本两部分,并将其与人力资本一起引入到一个AK 类型的经济增长模型中进行动态分析,结果表明人力资本与私人资本具有互补关系,而与公共资本具有替代关系。本文的实证研究结果显示,近年来我国人力资本对物质资本的公共投资和私人投资的作用是不同的,经济增长也呈现出较为明显的政府主导型特点。因此,应该进一步加大公共教育投入力度,适当减少公共资本投入,提高私人资本的经济份额及其产出效率,以解决我国现阶段私人投资粗放增长、效率低下的问题。

  关键词:经济增长;人力资本;物质资本;政府教育投入;动态分析

  作者廖楚晖,1972年生,经济学博士,云南财贸学院教授(昆明650221)。

  *本文系作者博士后出站报告《人力资本与教育财政研究》的阶段性成果。在此特别感谢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所何德旭研究员的悉心指导以及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魏翔老师的宝贵意见和帮助,作者文责自负。

  四、结论

  本文在将物质资本区分为公共资本和私人资本的基础上,分别针对私人资本和公共资本与人力资本的不同关系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我国的人力资本和私人资本之间存在互补关系,而人力资本和公共资本存在替代关系。

  (一)在参数环境不变的情况下,人力资本对私人资本的促进程度由二者的投入比例完全决定,人力资本对私人资本的互补效应是边际递减的。经济在稳态路径上时,私人资本对人力资本的变动相对不敏感。这说明,针对人力资本所做的要素投入结构的调整能有效地提高我国资本的产出效率。同时,人力资本积极作用的发挥需要人力资本存量一定规模的积累。

  (二)在参数环境不变的情况下,人力资本对公共资本的替代程度由二者的投入比例完全决定,人力资本的存量越大,人力资本对公共资本的替代程度越小。我国仍需要加大人力资本的存量积累,但应该注意调整实现存量积累的方式。在要素投入结构中能使人力资本和公共资本保持一个较低的稳定的比例关系,能较好地减少人力资本对公共资本的替代效应。

  (三)在考虑进人力资本因素后,若以单位人力资本来衡量,在经济增长的后一阶段,公共资本对经济的贡献要明显大于私人资本对经济的贡献。这说明,中国经济呈现出较为明显的政府主导型经济的特点。另一方面,多年来的政府主导型经济战略使私人资本的产出效率受到了一定的限制。因此,从长期看,市场化改革过程中,应该进一步提高私人资本的经济份额及其产出效率,以解决我国现阶段已经显现出私人资本粗放增长、效率低下的问题。这同时需要有相应的政策和措施来加大私人资本对人力资本的利用,引导人才尤其是高学历人才加入到了私营企业就业,优化公、私营企业间的人力资本配置和效率。

  (四)我国政府的教育投入和我国经济的人均产出具有显著关系,对经济增长有显著的促进作用。一方面,需要利用这个特点,通过加大政府教育投入带动要素禀赋结构的优化与调整;另一方面,由于政府教育投入要受到政府财政规模的限制,因此,要根据社会对教育的需求,及时调整政府教育投入的结构,增进效率,同时在竞争性人力资本领域鼓励私人投资的进入(如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办学等),使公共资本和私人资本在经济增长过程中的配比更为合理。

  请下载原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