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大学经济学院

  内容提要:本文运用协整分析、VAR 格兰杰因果分析与预测方差分解等现代计量分析方法,对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政府支出与经济增长间的关系进行了实证研究。结果表明,我国的政府消费支出、投资支出、国债融资与经济增长之间存在长期均衡关系;政府消费支出具有很强的生产性,与投资支出相比更能促进经济增长的实证性结论。

  关键词:政府支出;经济增长;实证分析

  一、引言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经济体制经历了由全面的计划经济到逐步建立市场经济的过程,与此同时,政府也经历了从全面干预到逐步放权的过程。但是,1998年我国出现通货紧缩局面后,政府开始实施了积极财政政策,通过发行国债融资增加政府支出,目的要通过增加政府支出拉动经济增长。那么,我国政府支出,特别是已持续多年的积极财政政策,是否促进了经济增长,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或者贡献到底有多大,显然,有必要对此进行一番考察和研究,因为它对优化政府支出、建立公共财政体制、促进经济增长具有重要意义。

  四、结论与政策建议

  通过以上一系列的分析,可以得出如下结论与政策建议:

  1、总体分析表明,我国这些年来政府支出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明显,并且政府消费支出、政府投资支出、国债融资支出均对经济增长具有正向的作用。在这些变量中,政府消费支出具有很强的生产性,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最强,说明在我国,加大政府消费规模能够促进经济增长。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政府消费支出规模一直不是很高,2002年政府消费支出才仅占GDP 比重为13%.根据马拴友(2003)的估算,我国政府消费性支出占GDP 比重的最优规模应该达到22%才算合理。由此看来,目前我国加大政府消费支出规模,仍然不适为促进经济增长的一个可选择的重要手段。

  2、在政府支出诸多拉动经济增长的因素中,政府投资和国债融资支出对经济增长的作用虽然也呈正相关性,但它们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较弱并不显著。这说明虽然我国经历了由被动发债到主动运用国债的过程,但或许是由于国债管理方面与使用投向存在问题;或许是由于我国公共财政体制的不完善的原因所致,从而导致了它们对经济增长拉动作用不强(这一结论与厦门大学张馨教授的分析是一致的)。因此,目前在国债管理和投向还存在问题,公共财政体制还不完善,国债融资支出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并不显著,并且我国财政赤字还居高不下的情况下,还一味地靠逐年大量发行国债来拉动经济增长并不可取。

  3、目前,我国私人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显著,仅次于政府消费。这一方面说明,在政府支出与私人投资的关系中,政府消费的增长对私人投资的增加具有较强的促进作用。如果政府增加公共教育、医疗服务等公共服务方面的支出,就能够促进私人投资的增加,从而促进经济增长。而另一方面也说明,我国政府投资支出的增长对私人投资的挤入效应不强,究其原因,一方面可能是由于政府投资结构不合理所致;另一方面也可能是由于政府投资过度所造成(当然还存在其它方面的原因,这里不再论述)。根据马拴友的估算,我国政府投资占GDP 的比重应该低于0.9%才算合理,但近几年我国的政府投资水平虽然呈下降的趋势,却都高于这个水平,以1999-2002年政府预算内投资为例,其占GDP 的比重都在2%以上。持续多年的这么高的政府投资水平,不可能不对私人投资产生挤出效应。

  4、在研究政府支出与经济增长关系时我们还发现,在私人投资能促进经济增长的同时,国民收入的增长反而更能够促进私人投资的增加。这说明,我国的私人投资支出主要受收入的影响,或许是私人投资对利率不敏感所致。因此,今后政府应该努力增加居民收入,特别是改善收入分配状况,缩小收入差距,并进一步完善金融市场,促使货币政策传导渠道的畅通,以促进私人投资增加,保持经济持续增长。

  5、尽管政府消费支出、政府投资支出、国债融资支出均对经济增长具有正向的作用。但从边际效用分析结果看,它们的边际产出从1995、1996年起都相继开始呈逐年递减趋势。私人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边际效用,虽然自1993年起在逐年递增,至2000年达到最大,但近3、4年也在呈递减趋势。这说明近些年来的主要以靠增加政府支出为主要手段的积极财政政策拉动经济增长,已产生了明显的挤出效应。因此,从长期看,我国必须适当地调整宏观经济调控政策,把仅仅依靠积极财政政策拉动经济增长,转到依靠技术进步、扩大内需和国际贸易上来,只有这样才能保持我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

  参考文献

  [1]Arrow Kneneth j and Mordecai Kurz,1970,Public investment ,the Rate ofReturn,and Optimal Fiscal Policy ,the Johns Hopkins Press ,Baltimore ,MD.

  [2]Aschauer ,David Alan,1985,Fiscal Policy and Aggregate Demand,AmericanEconomic Review 75,117-127.

  [3]Auerbach ,A.,and L.Kolikoff,1987,dynamic fiscal policy ,Harvard universitypress ,Cambridge ,MA.

  [4][美]古扎拉蒂,计量经济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年。

  [5]马拴友,财政政策与经济增长,经济科学出版社,2003年。

  [6]阿尔弗雷德·格雷纳,财政政策与经济增长,经济科学出版社,2000年。

  [7]中国统计摘要2003,中国统计出版社,2003年。

  [8]易丹辉,数据分析与EVIEWS应用,中国统计出版社,2002年。

  [9]司春林等,宏观经济学—中国经济分析,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2.

  [10]罗默,高级宏观经济学(第二版),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3.

  作者简介:马树才,辽宁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国民经济、数量经济、统计学专业博士生导师;孙长清,辽宁大学经济学院国民经济学专业博士。

  请下载原文.rar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