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题记:系列研究文章《试论雇佣劳动与剥削的非必然关联》见《社会科学论坛》2008年7期。该文发表后作者又做了若干重要修改,网上可用“百度”搜索到;《论“超质劳动”及其倍增价值创造》见《河北学刊》2009年4期。

  【内容摘要】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承认还是否认资本剥削现象存在,批判还是粉饰资本剥削行为,永远是一个事关马克思主义根本宗旨的原则问题。本文在"雇佣劳动未必导致剥削"立论基础上,进一步探讨了在市场经济中消除剥削的必要性与正义性,指出,消除资本剥削"合目的"、"合规律"、"合规范"。这从理论上解决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姓"社"的问题。消除剥削,将使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更加名副其实。本文对当下中国如何消除对农民工的剥削问题,也做了系统探讨。

  引言

  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自诞生之日起,就遭到西方经济学家的尖锐批判。1980年代以来,随着中国市场经济体系的建立和西方经济学的引入,劳动价值论又一次遭到空前的质疑,各种著作文章数以万计。但批判质疑的结果,看似体无完肤的劳动价值论及其派生的剥削理论,依然牢固地占据着政治经济学基础理论阵地,依然在直接、间接地影响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同时,尽管劳动价值论被西方学者无数次地宣布为"死老虎",它却依然在时时撼动着西方经济学的根基。因此,破解或重释劳动价值论依然是一项重大的历史性课题,一项经济学的世纪难题。而这,显然需要理论创新。

  真正的理论创新,绝不是将现有的经济学范畴重新排列组合,或根据"应该"如何下个新定义就可完事。众多批判者、重释者之所以无功而返,都是由于他们没能找到《资本论》中的价值概念、逻辑、理论正确或失误的源头,更没能提供出新的科学的价值概念、逻辑、理论,所以,他们或是自觉不自觉占到西方经济学立场上,重复前人批判,或是依然站在马克思价值论立场上,试图修补其固有漏洞。如果用西方经济学或马克思理论就可以破解劳动价值论难题的话,它便不会存续百年了。

  必须承认,《资本论》是横亘在我们面前的难以翻越的理论大山。正如马克思引用的那段名言所说:"驳倒价值理论是反对马克思的人的唯一任务,因为如果同意这个定理,那就必然要承认马克思以铁的逻辑所做出的差不多全部结论。"1要破解或重释劳动价值论,便必须打通一条能穿越《资本论》固有理论体系的隧道;而要打通这样一条隧道,惟有靠哲学武器。因为劳动价值问题,首先并不是经济学问题,而是哲学问题、是文化价值问题。不从哲学价值学入手,我们只能望"山"兴叹,永远探讨不出所以然来。

  因此,对劳动价值论合理部分的肯定、重释与错误部分的梳理、批判,都必须从价值论源头出发、结合哲学理论创新进行。这其实意味着对经济学基础理论的重建。本系列论稿便是笔者用拙著《价值学》、《价值经济学》的理论范式,科学地、系统地梳理劳动价值论和剥削相关问题的成果。现将该成果分篇发表,敬请读者批判。为便于接受,我将纯理论梳理、批判、重建部分置后发表,请读者谅解。

  本文主要讨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是否应消除和怎样消除剥削的问题。我们修正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与剥削理论中的某些观点,正是为了更准确地揭露、批判、消除市场经济中存在的资本严重剥削现象,更彻底、坚决地捍卫马克思主义立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承认还是否认资本剥削现象存在,批判还是粉饰资本剥削行为,永远是一个事关马克思主义根本宗旨的原则问题。在这个大是大非问题面前,我们须立场坚定、旗帜鲜明。我们阐述资本可非剥削盈利的道理,并不改变资本剥削存在的事实;资本剥削之恶并不因资本存在正当盈利而消失,资本家是否是剥削者或吸血鬼与他是否是劳动者没有关联;有时,参加劳动的资本家剥削起工人来可能更贪婪无情。

  但我们今天否定、消除资本剥削的前提却与马克思的理论不同。马克思认为,剥削产生于资本私有制,因此,消除资本剥削就是消灭私有制、消灭市场经济。我们是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前提下消除资本剥削,这样,就必然要面临一系列新的、尖锐的理论与实践问题。因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剥削劳动现象不仅有其发生的必然性,而且,它表面上还是劳动商品自由、平等交换的产物,是市场经济中"合规律"、"合规范"存在。既然如此,我们否定剥削,不就等于否定市场规律、市场规范,进而否定市场经济本身吗?在传统理论看来,这近乎是无解的难题。至于在肯定市场规律、规范前提下,如何从理论上划清资本剥削牟利与合理盈利界限,探讨在现实市场经济中消除资本剥削的路径与措施,从而将反对剥削的政治立场变成可操作的实践措施,更是一大理论难题。总之,以上涉及的市场经济中否定资本剥削的必要性、可能性、合理性、合法性及可操作性等问题,既是本文讨论的难点所在,也是事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的重大理论与实践课题。本文提出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兼容多种所有制形式、以消除资本剥削为特征、均衡协调发展、实现社会公平的市场经济"新定义,便解决了社会主义市场依然姓"社"的问题。

  需说明的,本文讨论范围是工业资本(即不包括商业资本、金融资本)的雇佣劳动,这也是马克思讨论资本剥削的主要领域2。本文的讨论在"准现实市场状态"下进行,即劳动力市场处于供大于求状态中,这是资本剥削得以发生的客观条件;但商品市场基本供求平衡、不严重过剩,这是剩余价值得以转化为资本利润的重要条件。文中会提及市场经济危机,但那不是本文讨论内容的理论背景,因为在经济危机中,产品滞销、企业破产,剩余价值也将贬值甚至消失为零。同时,为论述简捷,本文不涉及生产成本转移价值因素、不涉及税费等问题,但对资本投入收益问题,会有所论及。

  市场经济消除剥削的合目的性与合规律性

  我们这节讨论的对象还是"市场经济"。原因在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首先是"市场经济",要遵循市场经济的所有规律。所以,我们要先解决市场经济"能不能"消除剥削的问题,然后才有一个"为不为"的问题。尽管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来说,消除剥削是其固有属性要求,其"必要性"远大于一般市场经济或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但如果市场经济根本就不可能消除剥削,那么,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便只能是乌托邦或虚有其名。

  一、否定资本剥削面临的"两难"理论困境

  作为社会主义者,我们反对和否定资本剥削的立场,首先是基于马克思主义根本宗旨和基本原则。马克思主义,是彻底的发展了的人道主义,坚决反对和否定导致严重社会不公、造成人道危机的资本剥削现象,是其题中固有之义。人道主义,是现代人类共识的普世价值原则。西方人文启蒙运动伴随市场经济萌生而萌生、马克思主义伴随资本主义成熟而成熟,都并非偶然。在前资本主义时代,由于生产力水平底下,所谓人道主义只能是理想;只有在市场经济逐步发展、社会财富空前丰富的条件下,以平等维护个体生命、生存权利为内涵的人道主义原则,才真正具有普世价值意义,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蓝图,才可能走出空想。社会主义的终极理想,就是全人类实现自由解放,因此,马克思主义是彻底人道主义、闪烁着普世价值的光辉3。而一旦人道普世价值被普世承认,反对资本严重剥削、维护工人人道尊严,便自然成为现代人类共识的价值原则。即便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作家、思想家,也要尖锐地揭露批判资本剥削的罪恶,道理就在这里。

  既然反对消除剥削是社会主义社会预设的、不可动摇的前提,那么,我们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便绝不能默认或肯定资本剥削。但这样一来,如何认识剥削作为市场经济必然发生的规律性现象,便成为大问题了。坦率地讲,如果依然秉持马克思固有理论,发展市场经济、消除资本剥削,这两者冰碳不容、是无法统一的。这也是既往学术界探讨、争论这个问题时的理论死结所在。为了避开这个死结,许多人便把市场经济作为社会主义中国现代化进程的无奈选择,把剥削视为历史进步的代价。换句话说,我们明明知道资本剥削是一种"恶"、知道市场经济必然产生这种"恶",但因为要靠它推动生产力的发展,所以,只能在"初级阶段"默许它的存在。当代中国理论界,对市场经济取这种机会主义态度的人很多,有人甚至还重提并肯定"剥削有功"4口号。这之中所涉及的,实际上就是如何看待客观剥削规律与人类价值目标之间的"合规律"与"合目的"关系问题,也即"科学真理"与"价值真理"关系问题。

  回答这个问题的前提,是要判断资本剥削是否是市场经济的本质生存规律。如果回答是肯定的,就是说资本剥削是市场经济的"不治之症",如同奴隶制的"恶"一样,是市场经济无法在外部干预、自我完善过程中消除的"恶",那么,这两者便如同"人患不治之症必死"与"人希望益寿延年"命题一样,必然是绝对对立的,由此所造成的,便是"合规律"科学真理与"合目的"价值真理的绝对对立、是历史尺度与人道尺度的两难困境。若是这样,我们便只能无奈地直面资本剥削现象存在蔓延的现实,直到将来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寿终正寝那一天,因为眼下否定私有制,人类社会只能停滞、倒退。但须强调的是,即便如此,我们恪守人道原则坚决否定谴责剥削现象的立场也不能动摇,更不能承认"剥削有功",这和人类可以直面"癌症"存在蔓延的现实、直面奴隶生命被摧残的历史,却不能从道义肯定"癌症"、肯定奴隶制是一样的道理。"合规律"不等于"合目的"、"必然性"不等于"正当性"、"历史尺度"不等于"人道尺度"。这时,人类只能最大限度地减少剥削带来的负面效用,让市场经济在"临终前"发挥其优越性,这与医生尽量减少癌症病人痛苦、延长病人生命是同样的道理。从这个角度讲,上述"代价论"应当说是有道理的。

  二、消除资本剥削:"合规律"又"合目的"

  所幸的是,在"市场经济"与"资本剥削"的关系中,上述"科学真理"与"价值真理"对立的两难困境并不真实存在,相应的理论死结也可完全解开。这里的关键,是怎样看待剥削发生之必然性或客观规律问题。宇宙万物各有其生存运动轨迹且彼此影响,客观规律是无穷多样而非单纯惟一的。任何事物,都既有自身存在运动变化的内因规律,也有受外界因素影响运动变化的外因规律。内因规律是可导致事物质变的本质性规律,外因规律能否影响内因规律、导致事物运动发生质变,关键要看是否具备相应的条件。

  我们援例释之。人必有一死,这是内因规律。人并非生存在真空中,难免被外来毒素、病毒等侵袭而生病,这是外因规律。毒素、病毒等外因对人的生命影响是不一样的。人被毒蛇咬伤若不及时治疗,肯定会送命;人类在未掌握控制癌症的规律前,癌症仍是不治之症;在这些情况下,外因规律就影响了内因规律变成了本质性规律。但在更多的情况下,当人类认识掌握了战胜众多毒素、病毒的规律之后,只要治疗及时准确,就能制服消灭毒素病毒、保护和恢复人体健康。这时的外因规律就不能变成本质性规律。因此,把人必然生病这种外因规律与人生病必死这样的内因规律混为一谈,在认识论上便是错误的。

  市场经济中必然生成剥削现象,便属于外因规律。我们前文已揭露了资本剥削的手段及发生规律,又揭示了资本正当盈利的途径及规律。这些规律告诉我们,市场经济不同于奴隶主庄园经济:离开对奴隶劳动的无偿剥夺,奴隶制一天也存在不下去,而资本剥削现象虽然也会必然地产生,它却不是市场经济本质规律的产物,而是在某些特定条件(劳动力严重过剩)下非本质规律的产物;市场经济固有的勃勃生机和资本盈利的主要源头,并非来自剥削,而是来自市场竞争规律刺激下的生产力创新劳动、来自工厂工人体现先进生产力的超质劳动;离开资本剥削,这些本质规律依然在发挥作用。因此,尽管资本家只要有可能,必然会像"狼一般贪欲"地最大化地剥削工人劳动,但是,离开先进机器和高效协作,离开工厂超质劳动,资本的任何剥削图谋都难以实现。譬如我们反复例举过的:资本家如果只是把工人集中起来从事手工劳动,即便靠暴力延长劳动时间、强夺劳动成果,也肯定竞争不过拥有先进机器和高效协作团队因而生产效率千百倍提高的同行的。反之,不断创新生产力的资本家,即便不剥削工人劳动,同样可以获得盈余价值,资本同样可获得高利润。甚至可以说,封死资本剥削劳动的路径之后,资本家把主要精力放到改进技术与管理上,靠非剥削手段竞争,将更加有利于推动生产力进步、促进市场经济发展。要知道,在某些时候,当工人劳动成本极低时,资本家可能会拒绝采用某些先进设备,阻碍先进生产力的发展呢5!

  不仅如此,从宏观角度讲,反对或消除剥削,正是市场经济健康运行的规律性要求,或者说是市场经济的协调平衡发展的本质性规律要求。市场经济本质上是共生双赢经济。正如我们在讨论市场经济危机时详尽阐述过的,资本剥削工人的结果,最终是把共生双赢的市场生存机制异化为危及市场的共亡双输机制:

  资本家剥削工人劳动,前提是需要让工人活下去,实现劳动力的再生产;资本家残酷剥削工人导致劳动力难以再生产时,资本剥削就难以持续、资本主义社会便会陷入困境。这是剥削导致的第一重社会危机。

  资本家生产商品,靠工人出售劳动;资本家获取利润,靠消费者购买商品。而出售劳动的工人本身就是最大的商品消费群体。由于日益贫穷的工人阶级,支撑不起日益庞大的商品市场,生产环节的分配不公,必然导致销售环节的供求失衡。一旦市场因供求失衡陷入萧条或危机,商品使用价值转化不成交换价值,资本便终结了生命,资本家也会破产。这样,当工人工资长期处在低水平时,市场经济便无法运转,资本主义社会同样会瘫痪。这是资本剥削导致的第二重经济危机。

  这样,无论那一重危机,劳资双重共生关系都会异变导致双输共亡结局,社会危机和经济危机都会演变成政治危机、政权危机。如果说在前马克思时代,西方国家是为了延缓或避免第一重危机,才用劳动法缩短工厂劳动时间的话;那么,到了后马克思时代,西方国家则是为了延缓或避免第二重危机,才用社会福利法、最低工资法遏制资本对劳动剥削冲动的。特别是二战后,历经百年工人斗争史,西方国家已完全明白了这样的道理:资本严重剥削,不仅损害经济健康,更影响社会安定、危及政权稳定。这是他们不断加大立法力度,把剥削控制在工人阶级可容忍范围内的原因。西方国家的实践证明,遏制剥削,因符合市场经济共生双赢规律,不仅不会损害反而有利于促进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

  因此,在市场经济中消除剥削,恰恰是基于市场经济内因规律的要求。我们今天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否定剥削;否定资本严重剥削现象,中国市场经济会愈加充满内在活力。在这里,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科学真理与价值真理是完全可以统一的:既根据市场经济固有规律促其健康发展,又根据资本剥削生成规律尽量铲除其生成条件、消除其危害。

  当然,任何市场经济都不是一下子就成熟的,要消除资本剥削现象,也需要一个历史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确是要容忍这种"恶"、付出某种"代价"的。但是,与上述"代价论"不同,我们主张的这种容忍,不是出于无奈而是基于消除剥削、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坚定信心。如同样援例阐释:资本剥削不是"癌症",而只是危害人体健康的"痈疽",鉴于人类已认识到它产生的根源,对症下药,是完全可以将其消除的;消除"痈疽"的人类,显然可活得更加健康。尽管这也需要有一个治疗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难免需忍受一些痛苦,但这种痛苦"代价"换来的是健康而不是死亡。

  市场经济消除剥削的合理性与合法性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我们要发展市场经济,就必须建立并维护市场规范;市场无序、市场经济必然丧失其勃勃生机,甚至被高交易成本所扼杀。市场规范的要义,就是"自由竞争、平等交易"。这里的"自由"、"平等",主要是市场机会"自由"与市场主体"平等"。在市场自由、平等交易中,原本就有"等值"交换或"不等值"交换两种情况。任何商品一旦过剩,便必然会发生交换价值低于其固有劳动价值的情况,这很正常。因此,就像经济危机时物价暴跌,资本家要自担亏损一样,或者就像遭遇熊市市值缩水,股民要自认倒霉一样,当劳动力严重过剩时,工资被一压再压,工人似乎也没理由抱怨。市场主体是经济人,盈利最大化永远是硬道理。基于这样的道理,就像经济低迷时购房发大财、股市暴跌时抄底赚大钱一样,资本家靠雇佣廉价劳动力暴富发家,不也是正常经济行为吗?既然这样,我们有什么理由把资本家的这种行为称之为"剥削"并加以否定谴责呢?如果这种行为要被否定,岂不意味着那些在市场中贱买贵卖投机盈利者,都要受到谴责吗?这样一来,市场规范还有权威性吗?市场经济还能保持生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