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区债务危机的挑战和代价

——尤尔根·哈贝马斯采访记

  本文是斯图亚特·杰弗里斯(Stuart Jeffries)对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的采访记。

  今年元月,世界著名的知识分子成为网络骗局的受害者。一个匿名的恶搞者在微博客(Twitter)上发布了虚假信息说发布者是法兰克福歌德大学荣誉哲学教授哈贝马斯。最

 
近,哈贝马斯告诉我"我感到很恼火,因为发布者的身份是假的。"就像之前的苹果公司创始人之一斯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Robert Mugabe)、美国前国务卿赖斯(Condoleezza Rice) 一样,哈贝马斯也被"微博劫持了"。

  Twitter在这个哲学博客世界已经火起来了之后才关闭了虚假的哈贝马斯发帖。80岁的德国思想家可能加入布朗夫人(Sarah Brown)和斯蒂芬·弗雷(Stephen Fry)的行列成为微博作家吗?他真的试图用不到140个字的篇幅解释伦理学政治学理论吗? 有些人相信,有些人怀疑。其中一个博客不无怀疑地写道"首先,操德语的本族语者似乎不会说'请您用德语说',本来可能会简单地问'您说德语吗?'或者'说德语吗?'

  不过,帖子上的有些话确实是哈贝马斯的。比如,元月29日下午5:38分,"哈贝马斯"发了这个帖子"网络确实重新激活了作家和读者之间更加平等的公共空间的草根基础。" 下午5:40分,"它也抵消了迄今为止广播的非人格化和不平衡性的缺陷。"5:41分,"它重新引进了交流中的协商成分。而且破坏了专制政权的审查。"5:44分,"但全世界千百万杂乱的讨论反而可能造成民众的碎片化,从而使得人人成为孤岛。"

  我将所有这些帖子放在谷歌中搜索,发现它们都来自哈贝马斯2006年的论文"媒体社会的政治交流:民主还有认识论价值吗"的第三个英文版的注释。为什么哈贝马斯要对自己的论文进行剪切和粘贴呢?当然,结果发现他没有这么做。

  为了找到是谁干的,我在从芝加哥到莱顿的各大学哲学博客上发帖求助。假装哈贝马斯发帖者请站出来?几个星期后,我收到一个名叫拉斐尔(Raphael)的人的电邮。他是在美国攻读政治学博士的巴西人,承认那些帖子是他伪造的。最开始他想用微博"向人们介绍哈贝马斯的最新著作",以此表达他在读本科时就很崇拜的人的敬意。但是有一天,一奥地利教授去信询问他是不是真的哈贝马斯。拉斐尔说"我认为弄虚作假肯定很好玩,就从网上摘了哈贝马斯有关因特网和公共空间碎片化的几句话。我觉得看看人们的反应肯定很有趣。"因为不好意思,他不愿意公布自己的姓名或就读的学校。

  但是把哈贝马斯有关因特网的思想发在微博上,他成功地激发起许多哲学家和社会学家的兴趣。他们感到好奇哈贝马斯在1962年的经典著作《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对资产阶级社会范畴的探询》中提出的关键概念"公共领域"如何应用在因特网时代。

  这绝不是小事:在人们对传统民主政党政治的厌恶日益严重的时代,在所谓的民主赤字已经让欧洲融合看起来像精英们谋取自我利益而炮制出来的阴谋时,因特网或许给人带来变革的希望。毕竟,在去年的伊朗选举中,有人就是用社交网站来动员年轻选民的。

  但是公共领域是什么?这并非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哈贝马斯写到"我们用'公共领域'想表达的意思首先是我们社会生活的领域,里面形成接近公共舆论的东西。""公民就像一个公共体在行动,他们在不受限制的情况下就普遍关心的事情进行协商,也就是保障自由结社,自由言论和自由出版。"

  对哈贝马斯这个受到马克思影响,辩证地描述欧洲文明历史的人来说,公共领域在特定历史时刻曾短暂地繁荣过。就在工业革命前,文人在伦敦的咖啡馆、巴黎的沙龙、德国的聚谈会(Tischgesellschaften)相聚进行哈贝马斯所说的"理性的批评性的讨论"。哈贝马斯写到"在与专制国家的神秘官场实践的冲突中,新兴资产阶级用通过人们知情的批评性话语来共同管理国家机构的公共领域逐渐取代了只有君主权力代表的公共领域。"

  但是18世纪的"公共领域"被扼杀在摇篮里。哈贝马斯在凶器上发现了很多指纹如福利国家、大众媒体、公共关系的兴起、以及政党政治兴起而遭到破坏的议会政治。我们多数人都更了解美国模特和演员帕丽斯·希尔顿(Paris Hilton)而不是后内生增长理论(endogenous growth theory)的事实可能也没有多大帮助。哈贝马斯的思考带有怀旧者的色彩。如果我们要是像那些读书很多、消息灵通、善于批评的咖啡馆作家该多好啊。那样的话,21世纪的民主就有机会了。

  哈贝马斯1968年在法兰克福给学生讲课。他对席卷欧美的学生抗议活动感到担忧,怀疑其是否"左派法西斯主义"或者可能性更大的"政治化公共领域"企图。

  人们可能问,因特网提供的不就是一个不受地位和身份的限制进行批评性的政治讨论的充满希望的空间吗?在一次非常罕见的采访中,当我把这些思想通过电邮转给哈贝马斯后,他却充满怀疑。(虽然他具有公共知识分子的声誉,但他很少接受媒体采访,相反更愿意偶尔在德国报纸如《时代周报》(Die Zeit)上发表一些评论)

  他说,"因特网产生一种离心力,释放一种很少重叠的高度杂乱的交流通道的无序波动。当然,不受限制的交流的随意性和平等性能够对专制政府产生颠覆性的影响,但网络本身不能产生任何公共领域。其结构不适合把分散的公民大众的注意力集中在共同的议题上形成经得起专家研究和过滤的公共舆论。"

  或许社交网站能帮助创造那种团结?"因为我用网络只是为了具体的目的,并不深入,我没有使用如Facebook这样的社交网络的经验,即使有影响,我也无法说网上交流对团结能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至于它对公共领域的影响,交流的增强打开了组织活动的全新可能性和对分散在各地的人进行大规模政治动员的可能性。我到现在每个星期还能收到奥巴马竞选团队寄来的电邮。这些交流指的是政治体系内的议题和事件,它们反过来也会产生影响。但是,这仍然根据它们与发生在网上虚拟空间之外的真正决策过程的关系而定。"

  确实如此。电子网络单子(独立的个人)不能靠自己创造公共领域。但重新创造类似于18世纪公共领域的梦想一直是哈贝马斯思想的核心。在这个公共领域里,政治社会的公民通过辩论产生相互的影响,可以不仅仅作为消费者来行动。

  战后,他挑战海德格尔对纳粹"内在真理和伟大"的幻想。

  考虑到尤尔根·哈贝马斯早年的背景,他在性格上变得理想主义或许令人吃惊。他本来应该成为另一个哲学卡珊德拉(Cassandra 希腊神话中不幸的预言家---译注),但他更像波利安娜(Pollyanna美国作家埃莉诺·霍奇曼·波特(Eleanor Hodgman Porter)1913年创作的系列儿童小说《波利安娜》的人物,指过分乐观者,被视为愚蠢或盲目乐观的人---译注)。哈贝马斯1929年出生于杜塞尔多夫(Düsseldorf)附近,在战后德国时代成名。正如斯坦福哲学百科全书词条上的介绍:"纽伦堡审判是让他认识到德国的国家社会主义道德和政治失败有多深的关键时刻。他选定的思想探索学科---哲学也难以幸免。实际上,他作为公共知识分子的第一次行动是在1953年,他挑战伟大的哲学家和曾经的纳粹同情者马丁·海德格尔,要求海德格尔解释他在形而上学导论中所说的国家社会主义的'内在真理和伟大'是什么意思。海德格尔的沉默证实了哈贝马斯的信念,即德国哲学传统在末日审判时失败了。"

  和海德格尔不同,哈贝马斯从来没有逃避知识分子的责任,公开参与困难的道德和政治议题,那毕竟是公共领域起作用的应有方式。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分校(Royal Holloway)哲学和德语教授安德鲁·鲍维(Andrew Bowie)认为,"自1970年代以来,作为在后纳粹时期的社会理论家、法学理论家、社会批评家、政治参与者、鼓吹德国思想新方向的哲学家,他在很多方面一直是德国公共领域里的知识分子典范,现在仍然如此。"

  他在德国媒体上参与公共事务的典型例子是介入如何解释大屠杀的历史学家争论(the Historikerstreit)。1986年,恩斯特·诺尔特(Ernst Nolte)写了一篇文章,主张德国在布尔什维克威胁面前转向纳粹是"情有可原的"。哈贝马斯就这个话题提出观点,驳斥满足于纳粹主义是少数犯罪分子背叛德国历史的右翼历史学家的观点。哈贝马斯认为这些历史学家试图让国家与它在纳粹暴行中的责任脱钩。

  他在历史学家争论中的角色突出显示了他的观点,即知识分子应该行动起来以确保公共辩论是关于每个德国公民都关注的议题。这或许是他的思想武器"交际理性"的另一个重要概念的体现(这个术语是他在1981年的著名作品《交际行为理论》中提出来的)。辩论的参与者相互学习,质疑被想当然地接受的典型观点。在历史上最残酷的世纪之后,在更糟糕的威胁到来之际,这个概念听起来就像现行国际版的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一样受欢迎。

  哈贝马斯对德国哲学的充满希望的新方向看起来是对他的伟大老师西奥多·阿多诺(Theodor Adorno)的哲学绝望的反叛。嘲笑方法的思维方式"否定的辩证法"哲学家阿多诺抗拒创立作为哈贝马斯著作指南的通过理性获得的共识。

  与充满内疚地思考大屠杀的西奥多·阿多诺(Theodor Adorno)不同,哈贝马斯并没有绝望。

  阿多诺带着大屠杀幸存者的内疚在思考"一个碰巧从奥斯维辛集中营逃脱的幸存者,一个从权利上说本应该被杀掉的人是否要继续活着。"哈贝马斯超越了老师的内疚。与海德格尔不同,他承担责任;和阿多诺不同,他拒绝绝望。正如他向我描述的,他与老师的另一差别是企图创立一种体系和方法,搞清楚"政治社会公民是如何通过民主程序给自己的社会命运施加集体影响力的"。

  但是阿多诺绝望是正确的吗?当然,我们或许已经把第三帝国抛在身后,但我们处在一个对民主的承诺处于低潮的时代。运行良好的公共领域观似乎是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傻乎乎的梦想。哈贝马斯反驳说"人们有理由警惕,有人已经认为独裁的大众民主在全球化的世界经济条件下将是功能上更优越的模式。今天许多人对社会日益严重的复杂性感到恐慌,诱捕个人加入到越来越稠密的集体行动和交流中。"

  "我的印象是整个世界已经变得更加保守,人们对生活都采取这样的态度,我的同事德国社会学家尼古拉斯·卢曼(Nicholas Luhmann)用下面公式总结出来'一切都在变化,从前的任何东西都失效了'。"

  哈贝马斯用更强烈的术语描述这个情景:"在这种心态下,政治社会的公民通过民主程序仍然对其社会命运施加集体影响力的观点被知识分子认定为误入歧途的启蒙遗产。自主派对自主人生的信心现在仅限于靠偶然的机会结构的滴漏效应生活的消费者的个人选择。"

  依靠滴露效应的消费者不能有效地讨论影响他们生活的严肃问题。哈贝马斯说,请大家想想奥巴马医疗保健改革的公共辩论。他提出了可能产生就建议内容和比较优势的对话而不是意识形态标签对抗的"基础设施的渐进性破坏"。"多数美国人把最温和的医疗保健改革污名化为'社会主义'或者'共产主义'的变种。如果我们在此基础上考虑这个信息,就不能假设西方国家的公共领域和政治教育仍然在正常地发挥作用。"

  甚至报纸也受到严重威胁。"在我们的国家,之前一直是民主话语基石的全国性报纸现在也面临严峻的危险。没有一家报纸找到能够确保重要的全国性报纸在因特网时代生存下去的模式。"

  在哈贝马斯看来,即使最严峻的诊断也没有理由让人们感到绝望。他仍然承诺于欧洲统一的梦想。如果考虑到希腊债务危机威胁到破坏欧元,因而摧毁政治一体化的基础,这个梦想在2010年看来简直是个乌托邦空想。为什么欧洲统一对哈贝马斯这么重要呢?在最近的新书《欧洲:摇摇欲坠的工程》中,他说"20世纪恶魔般的群众罪恶"意味着国家不再被认为是可以免受国际法约束的无辜者。狭隘的民族主义者历史应该被留在根据世界范围的共识而建立的更好更理性的机构后面。伯特兰·罗素有类似的观点,虽然他没有像哈贝马斯那样彻底地思考这个问题。

  哈贝马斯的希望是更加团结的欧洲能更紧密地与美国合作共同创造一个更稳定更平等的国际秩序。他认为,欧洲应该在奥巴马的国际目标如裁军、中东和平上支持他,鼓励华盛顿带头努力管理金融市场和遏制气候变化等。"但常见的情况是欧洲人缺乏政治意志和必要的力量。从人们期待欧洲在国际舞台上的应有作用来评价,欧洲是巨大的失败者。"因此,这本书的德语标题就是《啊,欧洲》(Ach, Europa)。

  最近的希腊债务危机注定了欧洲工程的失败吗?哈贝马斯从失败中看到希望,说"希腊的债务危机具有受欢迎的政治副作用。在最脆弱的时刻之一,欧盟已经不得不讨论未来发展的核心问题。"

  但是,如果哈贝马斯相信欧盟脆弱,他说欧盟最大的问题之一是自己祖国再次出现的自恋倾向。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德国和撒切尔夫人的英国一样民族主义情绪强烈。"很显然,德国精英似乎享受自我满足的国家常态:'我们可能再次像他人一样'。彻底失败的人更快学习的愿望已经消失。中欧富足的巨人的自恋心态不再是能确保欧盟不稳定现状的保证。"

  更糟糕的是,欧洲统一仍然是精英工程。像因特网一样,欧洲没有创造出公民可以无需考虑地位自由讨论交流的公共领域。如何改变这个现状呢?哈贝马斯认为"欧元区经济政策上的合作也能导致其他领域政策的一体化。到现在为止主要是管理层推动的工程也应该在国民思想和心目中扎下根来。"

  但是,尤其是在欧洲领导人陶醉在跨国界攻击时,这似乎是遥不可及的。今年三月,默克尔告诉德国国会(the Bundestag)有必要把债务缠身的希腊从欧元区驱逐出去。哈贝马斯攻击她说"这种缺乏团结精神的说法肯定会破坏欧洲统一的整个工程。没有什么比她对自己的话可能对其他成员国造成的灾难性影响缺乏敏感更好地说明新联邦共和国的冷漠无情了。"

  为什么哈贝马斯对统一的欧洲寄予如此高的希望呢?为什么不推动欧洲国家的新的自由的共同体呢?其中每个国家不过是资本主义世界自私的一员?他回答说"除了对新自由政策想当然地认为会产生的社会动荡的外部成本缺乏敏感外,让我感到窝火的是她对市场和政治权力关系中的变动缺乏历史的理解。"

  "自从现代时期开始以来,扩张的市场和社交网一直是爆炸性的力量,同时给公民个人带来原子化的和解放的后果。但每一次的开放都伴随着社会关系的重组,机构扩张了,但从前的团结减弱了。"这是典型的哈贝马斯观点:受马克思主义启发的哲学家在遭遇资本主义时没有在绝望中打滚,看到他渴望的追求平等的政治造成无休止的、疯狂的、完全破坏性的灾难,相反,他讲述了一个过去的故事,似乎暗示未来并非像他担心的那样没有希望。"市场和政治之间所能达到的充分的平等一再证明政治社会的公民之间的社会关系网并非破坏到无法修补的地步。按照这个节奏,金融市场全球化现阶段过后应该出现一个更加团结的国际社会。"

  哈贝马斯总想找到乐观的理由,从悲观预言家突然变为盲目乐观者,不仅仅对欧洲感到乐观而且对全世界都感到乐观。但他告诉我"今天我们需要能够在全球范围内行动的机构。我们看到伦敦20国集团高峰会对监督股票市场和管理金融市场的壮观的决议,但是如果没有世界范围的政治合作仍然是一纸空文。因为明显的原因,该地区个别国家采取的临时性措施注定要失败。"

  爱尔兰有个故事说,司机问路人到都柏林该怎么走。回答是"如果我要去都柏林,我肯定不会从这里动身。"但哈贝马斯相信,我们必须从这里开始,即使我们被自私的民族国家、陶醉于鸡零狗碎的媒体、不能形成智慧的公共领域去监督政治精英的公民束缚了手脚。他渴望的理想---交际理性、欧洲一体化、平等的世界秩序、分享他高深的思考而不是在微博上传播他的言论---是否能够实现有待讨论,但即使在他进入90岁高龄时,他也绝没有绝望。

上一篇:碳金融:撬动低碳经济的杠杆

下一篇:对当前几个经济理论的批判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磨而不磷 涅而不缁

数年前,当有人喊出“为学术而学术”的口号时,我并未怎样反感。学术沦为政治的婢女的情形,大家都还记忆犹新。学者没有独立人格,学术没有独立品格,其结果只能是学术不像学术,政治也不像政治,学术和政治都一团糟。作为对此种现象的一种反拨,提出“为学术而学术”无疑是有意义的。然而,后来,有人又进一步提出“学术凸出,思想淡出”,我便不免心生疑虑了。学术与思想,如何能割裂开来?剔除了思想之后,所谓学术,还剩下多少东西?具体地说,难道只有考证孔子是否由父母野合而生是学术 ,而对孔子的思想进行“思想”,便不足以成为学术?再后来,当“天下……去看看

意识形态与改革的历史定位

九十年代的理论争论,围绕的是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两种意识形态的理论言述。争论指向的是处于改革十字路口的中国,应当如何为改革的社会--历史目标定位这个大问题。因此,这些言述的展开,其实总沿循着两条线索:学理的自恰与实践的对策。这是意识形态之争的必然状态。比较而言,实践状况是学理分析得以展开的前提。但学理问题仍然具有自身的理论逻辑。故而,假如我们试图对这场争论有一个合理的评述,就必须在双线上同时进行。相倚的短视  关于社会问题的理论争论,必然存在与这一争论相伴随的社会背景。因此,当我们试图考察九十年代的……去看看

纵向财政竞争、讨价还价与中央-地方的土地收入分成

内容提要:本文回顾了我国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土地收入分成的历史,利用1994年分税制财政体制改革的自然实验,通过比较城镇土地使用税、耕地占用税和国有土地有偿出让收入在分税制改革前后的差异,验证了中央和地方之间在土地收入上的纵向竞争关系;通过对1998年《土地管理法》修订前后中央和地方之间激烈讨价还价过程的刻画,为以讨价还价为主要特征之一的中国纵向财政竞争提供了一个具体的案例。  关键词:纵向财政竞争;讨价还价;土地收入  *张清勇,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与贸易经济研究所,邮政编码:100832;中国人……去看看

偶然得来的自由:中国经济改革的回顾与展望

一、引言   Tullock (1991)以充分的历史事实证明美国自由经济的兴起其实是一个偶然的结果。他指出,美国革命后曾经经历多次管制国内市场和保护本国产品的尝试,自由市场和自由贸易决不是英明领导人深思熟虑的结果,而是一系列历史偶发事件的副产品。   本文的目的在于说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实现的相当程度的经济自由其实也是偶然得到的,同样没有任何人去刻意设计它。本文不准备对过去二十多年来影响中国经济发展的所有因素作全面描述,而是要详细地分析市场化进程中具有指标意义的重大事件。这包括集体化农业的解体、非国有企……去看看

当代中国农村社会保障缺失的体制原因

作者:南开大学法政学院政治学系研究生  当前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社会保障是正常社会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但仍有许多人将社会保障看作国家赐予的“福利”,而不是现代社会公民的“天赋权利”。而对中国农村的社会保障则有更多的质疑和排斥。一些人认为,国家根本没有财力建立全社会的社会保障,现在谈论农村的社会保障只是超越中国目前发展阶段的空想。更多的人则认为,农民拥有的土地和农村世代相传的家庭养老传统使农民现阶段不必享受社会保障这个“奢侈品”。笔者认为,农村社会保障的缺失既是城乡社会经济发展明显缺乏社会公……去看看

市场导向的改革难道不是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

看了记者采访温铁军的报道之后(见2001年7月30日21世纪经济报道,下同),在部分同意他的观点的同时,也感到很困惑。记者一再约稿,我一想,何不将自己的困惑公布出来,以便得到温铁军和其他行家的指教。先交代一下温铁军的主要观点。当记者问他是否反对简单地以市场化思路来解决中国的农村问题时,温铁军回答说:“一般认为,在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作用下,根据边际效用递减的规律,资源会自动实现优化配置。讨论农业问题,人们同样认为,在市场的作用下,土地、劳动力和资本三个要素之间发生互相替代和优化配置。但我的问题是,假如要用市场经济理论……去看看

阅读中国市场经济中的秩序

一、   假如我能写一手不错的中文,但并不了解中文语法;又假如我完全不懂英文,甚至没听说过;现在有人拿来一本据说是文笔不错的英文著作让我看,我会怎么样?我会发现这些叫做字母的东西完全乱作一团,不仅字母高低不一,其组合也有长有短,零零落落,不象咱们的中国字,一个是一个,整整齐齐(但是,果真如此吗?请比较一下"一"、"卜"和"郁"字,尽管中文被称为"方块字"。因此维特根斯坦说,"不要想,只是看")。我很难相信这些字母也有一种和中文相似的功能,其中也有秩序。也许经反复观察之后,我渐渐地发现这些字母拼写数量不一的词的确是有规律的。英文……去看看

试论我国民事简易程序的改革与完善

汤维建(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向泰(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2001级硕士研究生)  一、我国民事简易程序改革的背景  近几十年来,世界经济和社会的迅猛发展导致了“诉讼爆炸”的现象,如何应对诉讼案件在类型与数量上的日益增长成为了世界性的课题。主要西方国家纷纷进行了以强化法官职权、加重当事人促进诉讼的义务、简化诉讼程序、发展替代性纠纷解决方式等为主要内容的民事司法改革。在这样的背景下,简易程序在各国广泛受到重视,获得了很大的发展。  我国面临着同样的形势。尤其是近几年来,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审结的各类……去看看

再访俞伟超

□ 上一次采访时,您曾对我讲,对三峡文物古迹保护迁移的调查规划,学者们从前年11月起,一直在“借贷运行”。现在三峡工程正式开工已8个月,这项规划进展得怎么样了? 答应你们的钱到位了吗?   ▲ 为规划所进行的三峡地区地上文物古建和地下考古的调查,从93年11月开始部署,全国20多个最主要的学术单位,包括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还有北大、清华、天大等等,都去了。我是1994年3月被正式任命为规划组长的,一上来就和三建委谈规划经费。接下来的情况你知道了,一直未给,直到去年4月,那时距正式开工不过半年,就在这地方,我请来了三峡建……去看看

怀念小凯

7月7日一早,我在北京给小凯家里打电话。小娟告诉我,小凯在墨尔本时间7点49分病逝。虽然对此已有心理准备,但我仍然无法接受这一现实,忍不住悲从中来,失声恸哭。从二十岁陷入十年牢狱之灾到去世,小凯一生历经坎坷,在短短二十多年的学术生涯中建立了一个全新的经济学体系,成为蜚声世界的经济学大家。但是,他的生命也因此而耗尽。正值55岁的壮年,小凯生命的音符噶然而止。作为一代学术宗师和思想家,小凯是我精神的导师。现在斯人已逝,无尽的伤痛顿然袭来。当天晚上,我们在家里点燃蜡烛,用烛光和泪水,悼念小凯在天之灵。 一我和小凯的第一……去看看

东亚历史教科书和历史教育

一 引 论   2005年碰巧是历史纪念日比较集中的一年,因而人们对历史的关注程度也比其他任何时候都要高。为了把这些历史纪念日发展成想象未来的一个资源,我们必须考虑如何纪念它,而且也应该考虑一下,“今年”在我们的历史中将会如何被纪念。  笔者在2005年春季号《创作与批评》的“卷头语”中曾经提过,希望今年在我们的记忆中,能成为为达到韩国社会内部和平与东亚国家之间的和平,并著手实行“二重计划”大转换的元年。凑巧,日本《朝日新闻》1月1日社论中也提到,希望今年作为一个“东亚共同体元年”,这让我们感觉到东亚地区合……去看看

当前中国“集体行动”研究述评

原载《学术界》2007年第5期p264-273  〔摘要〕有关集体行动的研究在国内学界正成为一个跨学科的显题,本文旨在对这一研究领域作一个简要的考察并提出一些判断。作者发现,目前对于集体行动的研究,在研究取向和方法上,运用结构性分析居多而过程分析较少;运用理性主义分析居多而建构主义分析较少;另一方面,在过程分析和建构主义分析的运用逐渐增多的同时,多种研究取向和方法也开始有相互融合的趋势。在研究议题上,既有研究主要涉及集体行动发生的原因、政治机会机构、动员结构、策略和手段、话语等方面,有点遗憾是,大部分研究在这……去看看

城市化过程的中农村民主政治生活考察

战略与管理1999/06   一、理论背景与基本观点  80年代初公社制的破除与村民委员会的产生,引起了经济学界、社会学界和政治学界诸多学者的关注,产生了大量学术研究成果。这些研究包含了村民自治的制度安排的价值评说(徐勇,1997);自治效果的理论总结(王振海,1998);以及自治法律规范的形成、调整和前瞻(王振耀,1996;白钢,1998);还有国家与社会关系视角中的乡镇及村级运作方式和结构(王铭铭,1998年,王雅林,1998)。这些研究给基层民主以深刻、有力的描述,然而其在知识脉络上主要承接主流意识形态和国家主义价值观,一般对政府政策作证伪……去看看

美国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及其对中国的启示

前段时间,美国总统奥巴马通过了总额7800多亿美元的救市方案,我今天谈美国政府对经济的干预,但我不是讲这个具体问题。我是想从历史的角度、从宏观的角度来谈怎样理解政府干预经济。   我之所以会突然想起这个问题,是因为最近一些主流媒体上有一种流行的说法,说美国自由市场经济不行了,也得政府来救市了,美国也走国有化道路了。我想这样逻辑和概念存在很大的误区。第一,这种看法是把自由市场经济当作绝对没有政府干预的经济,实际上现在不存在这样的经济。第二,把政府干预等同于国有化,国有化又等同于社会主义,又把社会主义等同于……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