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经济研究》2009年第9期

  内容提要:本文应用异质性处理效应模型方法研究了珠江三角洲农村的职业培训,发现:(1)村民的不可观察变量在村民的参与决策和收入获得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2)不可观察变量使得那些最有可能参加培训的村民从培训中获得的边际收益最低,反而那些不太可能参加培训的村民的边际收益最高;(3)参加者的处理效应低于平均处理效应,而后者又低于未参加者的处理效应。我们的实证结果隐含的政策建议是政府应该吸引和动员那些不参加职业培训难以提高工资收入的村民参加培训。

  关键词:职业培训;异质性;选择偏差;分类收益

  *王海港,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邮政编码:100081,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com;黄少安,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和山东大学经济研究院,邮政编码:100081,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李琴,华南农业大学广东农村政策研究中心,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罗凤金,国家统计局广东调查总队。感谢Urzua 、Vytlacil和李雪松教授对作者使用MTE 软件给予的帮助和建议,感谢珠江三角洲5区(市)统计部门的大力支持和配合,感谢在2007年夏天参加预调查的广州几所高校的同学们。本研究受中央财经大学“211”工程三期重点学科建设经费、国家社科基金重大课题“我国地区间居民收入分配差距研究”(05、国家社会科学基金(06CJY012)和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06300504)的资助。作者感谢匿名审稿人的建设性意见。文责自负。

  一、引言

  中国最近30年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占用了大量的农田,造成了大批的失地农民。为帮助他们和农村原有的剩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转移,近年来许多地方政府积极在农村举办各种形式的职业技能培训。以我们调查的珠江三角洲五个区(市)为例,当地政府投入了大量的资金、物力和人力为村民提供非农或农业产业化职业技能培训。五区(市)普遍建立了区(市)、镇(街道)、村(居)委三级一体化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职业培训和就业服务网络,制定了若干年的培训计划和目标。中山市由市镇两级提供巨资为农民进行职业培训,至2007年已经培训了8万多名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率达到97%.佛山市三水区政府不仅开展初级培训,还增设了中、高级培训,为参加培训者提供每人约750元的培训经费,已经有1万多人接受了各种培训,就业率达60%以上。区(市)、镇政府普遍认为,在农村开展的职业培训成效显著。

  与政府的不遗余力和热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农村居民参与培训的积极性并不高,在我们的调查样本中上述五区(市)仅有不到13%的农村劳动力参与了培训。据悉,在浙江省的一些县、市存在类似的问题,地方政府为当地农民开展了职业技能培训班,但报名参加的农民仅占总数的很小一部分(黄祖辉、俞宁,2007)。农民也是理性人,为什么他们对培训的反应相对冷落?政府开展的职业技能培训的成效如何?应如何科学地评估职业技能培训的效果?探索这些问题对有效利用培训资金,更好地帮助农民转向非农产业和提高他们的非农收入有着重要的意义。

  评价培训项目面临的一个棘手问题是如何计算培训的预期收益。因为在计算收益时,必须估计出参加者如果未接受培训能够得到的收入,但实际情况是一个村民要么参加了培训,要么没有参加,因此缺少相应的数据。而且,面对培训项目,村民是根据各自不同的背景条件选择是否报名参加的。一种背景条件是研究者可以观察到的,如村民的性别、年龄、文化程度和家庭人口等,另一类是观察不到的,如村民接受新技能的能力和兴趣、接受培训时的努力程度和受动员方式的影响等。对这类涉及选择(selection )并且带有异质性的不可观测变量(heterogeneousunobservables )的政策评估(policy evaluation )问题,目前成熟的解决方法是异质性处理效应模型(heterogenous treatment model)。

  选择理论最初由Roy (1951)发轫,后经由Heckman and Robb(1985)、Bjorklundand Moffitt (1987)、Imbens and Angrist(1994)以及Heckman 教授团队一系列论文的倡导和发展。Heckman et al .(2006a )运用带有异质性处理效应的工具变量模型研究了高中毕业对美国年轻人工资的影响,所用的工具变量是个人的兄弟姊妹数量和母亲的受教育状态。Heckman and Li(2004)用同样的方法研究了2000年中国6省(区)城镇青年大学教育的回报率,回报率明显高于明瑟尔模型中OLS 估计值。研究中国教育收益率的论文还有Xiaojun et al .(2007),该文详尽研究了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中国居民接受高等教育由免费改为收费的政策变动对大学教育收益率和面临不同的资金约束人群的就学决策的影响。一些实证研究表明,职业培训不见得总是有成效的,特别是当接受培训者是被挑选参加时,参加培训的并不一定是受益最大的个体。Aakvik et al .(2005)考察了挪威社会保险部门提供的再就业(vocational rehabilitation )培训项目对就业的影响。在控制了样本的可观察的和不可观察的因素后,他们得出了培训的平均收益为负的结论,培训项目就平均而言对再就业没有多大帮助,参加者的收益低于随机挑选一个人参加培训的收益。相似的结果也在其他的一些培训评估论文中出现,职业培训尤其对成年男性和年轻人的就业和提升工资水平作用有限,而参加强制培训计划的收益最低,甚至不足以弥补参加培训计划的成本。

  本文应用了带有异质性处理效应的工具变量模型研究珠江三角洲农村的职业培训,试图回答以下几个问题:(1)职业培训对村民非农收入的增加在总体上有多大帮助?(2)哪些村民从培训中获益最大,哪些获益较小,哪些村民没有获益?(3)在参与培训的决策中,可观察变量和不可观测变量发挥了多大的作用?

  在控制了村民的可观察变量后,参加培训者在2007年的平均非农收入比未参加者高了近4000元,培训收益率高达19%.使用异质性工具变量模型方法得出的结论与上述简单的对比有很大的差距。我们的结论显示表面上的成效是选择的结果,有严重的选择偏差,在控制了参加者的可观察的和不可观测的变量后,参加者从培训中的获得的平均收益远远少于这一数字。我们的结论是,政府应该更倾向于鼓励那些没有培训很不容易提高收入的那部分村民们参加培训。

  …………

  四、结论

  至此,我们利用异质性工具变量模型,计算了在珠江三角洲各地农村普遍实施的职业技能培训的各项处理效应。我们发现参加者的处理效应低于平均处理效益,而后者又低于未参加者的处理效应,这也就是说参加者的收益不如从村民中随机挑选的村民的平均收益,而随机挑选的不如未参加者如果他们参加将能获得的收益。因此,目前的这种培训没有充分发挥效率和应有的作用,因为能从培训中得到最多利益的普通村民参加的可能性低,对已经参加了的人却无多大帮助。由此,多数村民对参加培训不抱热情,培训的参与率低是自然的。培训的低效率与将参加培训者的人数和合格率作为考核培训部门的指标有关,这种考核方式使得在实际动员时忽略了那些最需要依靠培训帮助就业和提高技能的村民们。我们还发现村民的不可观察变量在村民的参与决策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因此要吸引更多的村民,尤其是那些没有培训很难提高工资收入的村民参加培训,仅仅提供培训补贴并不是有效的方法,可以从改变某些不可观察的变量着手,如改变动员方式,而这方面地方政府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2008年广东省政府决定在今后5年内安排500亿元资金在全省推动产业和劳动力的转移,后者即把农村劳动力从欠发达的珠三角东西两翼、粤北山区向当地二、三产业和发达的珠江三角洲转移。届时将有巨资注入农村的职业培训项目中,这当然是一件大好事。我们希望巨额培训资金的使用是在对已有的农村职业培训项目进行科学评估和清楚掌握哪些人群最需要培训、哪些人群最能获益的基础上。

  文件类型: .pdf原文下载 (269.6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