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著名的国际互联网企业新浪、搜狐、网易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遭遇寒冬已经是众所周知的,我相信它们必定能够赚钱盈利,度过寒冬。但是,这与另外的中国自身为国际互联网企业所提供的新的严酷无比的环境相比,纳斯达克市场的暴跌根本不算什么。本人曾经在一张报纸上偶然扫过一眼,知道网易因为某些页面有通往有害信息的链接被公安机关罚款的消息(请注意,这是我的记忆),还有公安机关封闭个人网站进行检查的消息,由于封闭的是本人最喜爱阅读的高水平个人学术网站,本人研究很久,终于得到结论:在这些事例中,公安机关都在执法犯法,全面侵犯了司法机关----法院的权力,并且违背宪法,动用了宪法规定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或隐含的也可属于最高人民法院的宪法解释权。信息产业部通过制定很不清晰的《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已经做好了一个特大的砧板,中国的国际互联网产业就是砧板上的肥羊,公安机关对网易罚款和封闭个人网站进行检查,已经在割最肥的网易的肉,并且杀鸡(个人网站)给猴子看了。

进行法理的讨论太枯燥,本人却想让高中毕业生都能够看懂,因此举一个例子说明:公安机关作为直接执行者,是可以进行直接处罚的,例如抓到了一个正在偷东西的小偷,可以根据治安处罚条例直接进行处罚。小偷没办法说公安人员必须根据宪法保护他的人身自由,因为公安人员能够很清楚明确地说明:由于偷窃的事实,触犯了与宪法不相违背的治安处罚条例,就应该根据与宪法不相违背的治安处罚条例进行处罚。这里有三个起码的条件:事实清楚,事实的定性是非常显而易见的,根据非常显而易见事实的定性而必须适用的法律、规定也是非常显而易见的。只要一个人有正常的理智,没有利害关系,谁都会赞同。

但公安机关封闭个人网站进行检查,尤其是封闭学术性个人网站中国哲学网http://ehawkcn.com/)和孤独书斋(www.cngdsz.com)读书网站(www.dushu.net),就完全不存在这样的三个条件,只存在事实清楚一个条件,网站上的东西都明白地摆在那里。但事实的定性非常困难,绝对不是非常显而易见的,这样,适用的法律、规定也是非常难于决定的了。

在公安机关看来,网站上的一些学术文章是有害的信息,必须删除,适用的是《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但在其主人看来,甚至我这样的学习生物学的本科毕业生看来,那些都是学术文章,适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公民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在国际互联网上,同样存在真实世界中公民的权利的非常显而易见的自然而然的延伸,也就是说,同样存在言论自由、出版自由。

下面是中国哲学网站长亿鹰的《网站重新开放说明》的部分内容:

6月14日本http://www.ehawkcn.com/(《中国哲学网》包括《自由的思想》以及论坛)突然不能访问,我当即向虚拟主机服务商“顶点数据”公司发信询问,6月17日收到该公司主题为“关于配合公安机关清理有害信息的通知”的回信,并附有两页“有害信息”的文章目录清单。我立即按照清单将网站上相应的文章、书籍删除,6月17日晚,网站重新开放。

附1:关于配合公安机关清理有害信息的通知

尊敬的客户,您好!

由于您的网站、论坛可能存在有害信息,我司暂时关闭您网站。

我们技术员把可能出现的文件扫描出来,请您配合我们,仔细检查网站。

互联网有害信息包括:
1、危害国家安全、煽动民族分裂、破坏民族团结
2、攻击党和政府、国家领导人、损害国家机关荣誉
3、捏造、歪曲事实、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
4、“法**轮**功”邪教言论
5、其它邪教言论、封建迷信
6、淫秽、色情
7、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教唆犯罪
8、公然侮辱他人、捏造事实诽谤他人
9、其它违反宪法和法律、行政法规

  致
礼!

顶点数据客户服务中心

而后是一串中国哲学网的学术文章的名字。这些学术文章、论文很多我读过,其中包括了已经正式出版的论文、专著。如果硬要在鸡蛋里面挑骨头,任何文字都能够是有害信息,我们都知道清朝的文字狱,“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这样的文字一样能够大兴文字狱。

公安机关执行宪法是理所当然的,不执行宪法的具体条款则需要解释理由,并且必定意味着对宪法的具体条款作出叙述、解释,否则没有任何理由就能够不执行宪法的具体条款,宪法就不存在了,法治也就不存在了。对宪法具体条款的叙述、解释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根据实际情况是非常显而易见的,我称之为叙述,另外的则不是显而易见的,而是非常困难的,需要反复考虑的才能够作决定的,那就是解释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有规定,宪法解释权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安机关作为直接执行的机关,不执行宪法的具体条款,就需要做到所叙述的是非常显而易见的理由,否则就是侵犯了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宪法解释权。

毫无疑问,在网络上,公民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是对宪法具体条款非常显而易见的叙述,学术性的文章、论文受到宪法保护也是非常显而易见的。但公安机关把一些学术性的文章、论文定为有害信息,绝对不是非常显而易见的,因此,适用于《规定》、《办法》还是宪法,也绝对不是非常显而易见的。封闭个人网站,不保护刊登学术性文章、论文的网站站长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也就是不执行宪法的具体条款,要解释清楚这样做的理由可不容易,是很困难的。根据前面所述,公安机关不执行宪法的具体条款必定意味着对宪法具体条款的叙述或解释,既然这肯定不是非常显而易见的叙述,而是有相当的困难,那就是对宪法的解释。所以,公安机关的行政行为中,仔细分析的话,公安机关实际上已经使用了宪法解释权,侵犯了宪法。

如果公安机关仅仅出现一次这样的情况,可以认为是个别人的错误;但连续出现这样的情况,那就是确实使用了宪法解释权,侵犯了宪法。

在法理上,对这样的事实的性质难于认定,适用的法律难于认定的事项的裁决,绝对归属法院。惟有非常显而易见而又不重要的事项的决定,归公安机关。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一定要把具体执行的机关、人员和解释法律、作出裁决机关、人员分开,相互制约的。否则,如果具体执行的公安机关、公安人员有宪法、法律的解释权,也就有了裁决权,口含天宪,将会有何等暴虐的情况出现,公安机关、公安人员都能够成为暴君,法治将不复存在。所以,公安机关在关闭个人学术网站进行检查的行政行为中,实际上已经侵占了法院的权力。

网易公司因为某些页面中有通往有害信息的链接被公安机关罚款(请注意,这是我的记忆)的情况也是一样。同样是事实的性质难于认定,同样,适用的法律、规定也是非常难于决定的。国际互联网就是信息相互链接的大海,信息是相互链接的,并不是网易公司自己的页面有这些,仅仅是某些页面提供了链接,可以肯定,想要百分之百没有这些链接,就意味着我们不要国际互联网。

还是来讨论事实的定性和适用的法律、规定吧。在我看来,事实的定性就是网易公司的某些页面中的一部分提供了信息,通过这些信息,用户能够得到有害信息。公安机关就凭这也能够对网易公司罚款?在我看来,网易公司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受宪法保护。

用一个真实世界的例子来说明吧,我有一个女同事,夜晚到某某理发店理发,小姐们笑了,说,我们这里不理发的。她醒悟过来,到别的理发店去理发了。而后,笑着跟我们说起了这趣事。根据法律统一的原则,我的这位女同事同样应该被罚款。她笑着跟我们说话,同样提供了性质相同的信息。

还有,仅仅因为提供了链接就要罚款,那么链接的链接呢,要不要罚款?还有链接的链接的链接等等呢,要不要罚款?不罚款,仅仅因为提供了链接就要罚款,多了一道链接就不罚款,根据是什么?罚款的话,谁知道不断链接到何处?

因此,依据前面同样的道理,公安机关侵犯了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宪法解释权,侵占了法院的权力。因此,这些行政行为是没有法律效力的,是应该被撤消的。因此,这些事项的受害者:亿鹰、萧峰、张俊、网易公司等,有权、有充分的理由向法院提出诉讼,起诉公安机关。

由于我的专业是生物学而不是法律专业,因此本人仅仅能够作法理的讨论。请法律专业的朋友们仔细研究。

徐建新
  
讨论中的回复:

作者:我要学法 回复日期:2002-07-27 09:42:00 

感兴趣,听各位高人见解。

作者:lightning 回复日期:2002-07-27 21:11:00 

这个东西好象不能这样认为。在中国,宪法是不能直接在司法中适用的,它只规定一些基本原则,通过一些法律法规间接地体现在现实生活中,所以谈不上公安机关执行宪法和公安机关、公安人员有宪法、法律的解释权、裁决权。公安机关执行的只能是具体法律法规,而这些法律法规又体现着宪法的精神与原则,所以我认为只要是执行机关按规定执行了合乎宪法原则的法律法规,就不可能出现与宪法相冲突的“执法犯法”。

据我所查到的资料,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里明确规定有上文所提到的互联网有害信息的种类,这就说明并不是公安机关解释了宪法。而且在“决定”的第7条中明确赋予了公安机关清理有害信息的权力,也就是公安机关执法有据。这样的话好象也没什么受害者和诉讼的问题了!

———— 一人之见,望高手指点!

作者:波涛浩淼 回复日期:2002-07-28 01:46:00 

lightning , 不对。

你这样说就等于说中国的宪法是空文,什么 人的权利都是骗人的或要通过其他法律体现?不可能。

你说:“在“决定”的第7条中明确赋予了公安机关清理有害信息的权力,也就是公安机关执法有据。”

不对,原文是“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要各司其职,密切配合,依法严厉打击利用互联网实施的各种犯罪活动。”

还有第六条:“利用互联网实施违法行为,违反社会治安管理,尚不构成犯罪的,由公安机关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予以处罚;”

注意:必须是违法行为,但关键是个人学术网站并不违法。

作者:lightning 回复日期:2002-07-28 22:51:00 

不好意思,不是我说现在中国的宪法是空文,而是现在在司法实践中宪法确实基本不能被直接引用。从“法律都是可以在司法实践中直接应用”这个角度,一个著名的美国学者曾经说过:“中国没有宪法!”。如果你还认为不可能的话可以直接去查现在中国的那些案例,以宪法直接作为判案依据可以用个位数来计算,而且这些案例都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都除宪法外没有直接可以应用的法律法规,都是经过最高法院的批示!从这点来说,在用可以适用的法律法规的时候,是不可能直接引用宪法的!

如果你仔细看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第7条,你会发现,它明确规定了:“有关主管部门要加强对互联网的运行安全和信息安全的宣传教育,依法实施有效的监督管理,防范和制止利用互联网进行的各种违法活动,为互联网的健康发展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从事互联网业务的单位要依法开展活动,发现互联网上出现违法犯罪行为和有害信息时,要采取措施,停止传输有害信息,并及时向有关机关报告。”公安机关作为主要的执法机关,他完全有权进行监督和管理,而那些从事互联网业务的单位也当然有义务合法行为并接受监督和处罚!

注意:违法行为关键不是网站的类型,个人学术网站也好,其他网站也好,如进行了“规定”所禁止的行为,就是违反了法律,就当然不可以再用“言论自由”予以保护,情节严重的应适用刑法进行处罚,一般的当然按上面的第6条进行处罚。

您提出“个人学术网站并不违法”所指何物?

看法律,不能只看其条文……

保护一个东西,不能凭感情滥用法律……

作者:lightning 回复日期:2002-07-29 07:01:00 

补充一点,现在中国还没有违宪审查制度,也就说没有一个机关被明确地赋予审查法律法规和国家公权力行为是否违宪的权利。

作者:波涛浩淼 回复日期:2002-07-29 15:37:00 

lightning ,你没有仔细看我的法理分析。

注意:我的文章是《执法犯法----评公安机关对网易罚款和封闭个人网站进行检查 》,因为公安机关没有宪法解释权,没有裁决权。只能够对事实的定性非常明显的情况直接作出处罚决定。但没权力对事实的定性不明显的事项作决定。那是法院的权力。

如果是法院作出这样的决定,我的文章只会是:《裁决不公----评司法机关对网易罚款和封闭个人网站进行检查 》,绝对不说是执法犯法。

你说:“注意:违法行为关键不是网站的类型,个人学术网站也好,其他网站也好,如进行了“规定”所禁止的行为,就是违反了法律,就当然不可以再用“言论自由”予以保护,情节严重的应适用刑法进行处罚,一般的当然按上面的第6条进行处罚。”

我一直经常看学术性个人网站中国哲学网(http://ehawkcn.com/)和孤独书斋(www.cngdsz.com)读书网站(www.dushu.net)的文章,一直清楚,里面没有这些,象中国哲学网里面的被迫删除的所谓的有害信息,有的已经公开出版了,是学术性的。

其中最著名的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哈耶克的〈 通往奴役之路〉,百分之百的学术著作。也是批评社会主义的最出名的著作。

没有违宪审查制度,什么宪法是根本大法,不过是一句空话。

作者:波涛浩淼 回复日期:2002-07-29 15:53:00 

你说:“看法律,不能只看其条文……”

不对,如果非常非常显而易见的条文都做不到,那是哪门子执法?

你说:“不好意思,不是我说现在中国的宪法是空文,而是现在在司法实践中宪法确实基本不能被直接引用。从“法律都是可以在司法实践中直接应用”这个角度,一个著名的美国学者曾经说过:“中国没有宪法!”。如果你还认为不可能的话可以直接去查现在中国的那些案例,以宪法直接作为判案依据可以用个位数来计算,而且这些案例都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都除宪法外没有直接可以应用的法律法规,都是经过最高法院的批示!从这点来说,在用可以适用的法律法规的时候,是不可能直接引用宪法的!”

不对,关键在最高人民法院以前一直不让引用宪法。最高人民法院以前一直不让引用宪法的原因我不知道。但确实如此。

结果是一些能够直接引用宪法的判决变成了用别的法律的弯来弯去论证。让我们觉得宪法是死法。

如宪法进入司法第一案,一个人的姓名被冒了,受害者上不了学,起诉时竟然是以姓名权被侵犯而起诉,但最高人民法院突然批复直接引用宪法,是受教育权被侵犯,因而引得舆论一片叫好。

包括我,因为宪法不是死法了。

还有,绝对不是“都除宪法外没有直接可以应用的法律法规,”但“都是经过最高法院的批示!”则对。

作者:高庐 回复日期:2002-07-29 16:17:00 

借用我一位老师的玩笑话:"中国所有的法律都不能违反,除了宪法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