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黑社会组织

  一个个黑色王国不仅从点到线,从线到面,而且还渗透「红」(无产阶级专政机构),主持「白」(运毒贩毒),控制「黄」(色情业)。

  在中国曾经销声匿迹几十年的黑社会组织,近十多年来又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零散化到组织化。全国各省、区都有黑社会组织,广东、广西、云南、四川、山西等省尤为活跃。

  在十馀年打黑、反黑的基础上,广东省人大经过几年的深入调查、草拟、论证和反覆修改,终於在 1993 年 11 月 16 日,通过了中国首部反黑社会地方性法规《广东省惩处黑社会组织活动规定》。该条例规定,对黑社会组织一律予以取缔;  对黑社会组织犯罪活动中的首要分子依法从重处罚;  等等。近几年来中央政府更是不断颁布「打黑、反黑」命令和通知,可见情况已非常严重。

          ◆ 黑社会高级组织已企业化经营

  这是黑社会组织中比较成熟的高级形态,目前还不太多,但已有苗头。这些人与社会权力机构有较好关系,其组织成员已打破血缘、地缘,一些头目还受过良好教育并有一定社会身份。其主要财源有三种:

  一是成立公司,如追债公司或「某某资产重组公司」,让人还觉得这是现代企业制度改革的产物。 1995 年 3 月 5 日在沈阳破获的「航天清款股份有限公司」,就是由一些黑社会成员组织的所谓「经济实体」。二是跻身於一些新兴行业,如啤酒屋、健身行业。或由自己直接经营,或与别人共同经营,或参股。三是向「妈咪」(即老鸨)收费。

          ◆ 以暴力为资本型是主流形态

  黑社会组织的主流还是传统的以暴力为资本型,进行诸如走私、贩卖枪支、偷运毒品、组织非法偷渡、伪造各种证件,欺行霸市等活动。这类团伙一般为紧密型,多以地缘或血缘为结合纽带。如活动在广东 S 城的潮汕帮,主要是由揭阳、海陆丰一带人组成。这些组织最初主要是在菜肉海鲜批发市场欺行霸市,形成恶势力,然後走向娱乐业。尔後在公安系统也结纳了一定关系,渐渐走向「正规化」,打打杀杀逐渐干得少一点了。其主要收入来自酒楼娱乐业的「保护费」及向其「保护」场地的妈咪收「场费」,有些也参股娱乐业。

  这些以暴力为资本的黑社会组织,正采用各种形式介入社会正常经济生活,比较典型的例子有海南的「南霸天」一案。

  「南霸天」王英汉是海南省澄迈县金江镇王宅村人。 80 年代初,王英汉凭藉自己会两招武术,以开武馆教授武功为名,网罗门徒。 1985 年至 1989 年,他凭藉多种手段当上了王宅村村长,进一步网罗流氓烂仔,为其充当打手和保镖。 1988 年海南办经济特区後,王英汉马上变「武教头」为「包工头」,利用他纠集的黑社会帮会势力,强占工程项目。凡金江镇内的建筑工程,绝大多数得由他做,不做也得挂名分利,由此一举成为暴发户。这个带有宗教、行帮性质的黑势力,其骨干成员都是「两抓两放」或「三抓三放」的刑事犯罪分子。几年来,这个团伙共打死 2 人,打残 13 人,遭其侮辱、殴打、抢劫、敲诈者不计其数。一位主持正义的县公安局局长想依法处理王家的一起刑事犯罪案件,就被莫名其妙地免了职,罪犯也在 15 天後获释。

  这个团伙在其鼎盛时期,对当地一些企业的负责人和政府的某些部门也进行公开威胁和敲诈勒索。 1993 年 12 月,海南顺安实业公司经理李某某与县政府签订了一个修路合同,修建县政府门前至电视塔一段水泥路面。王英汉得知後要求分一部分工程做,遭拒绝後竟用武力威胁工人停工,李最後被迫送了 18 万元钱给王,才将此事了结。

           ◆ 黑白双轨黑白勾结

  这种例子在目前绝对不是个别。如 1996 年福建惠安县侦破一个专门发放高利贷,并操纵民间帮会并引发多起刑事案件的团伙,其头面人物连希圣认该县公安局局长郑妈魁为义父,姐夫任水津又是县公安局巡警大队长。这一团伙仗着有这些铁杆人物撑腰,平日欺男霸女,横行霸道,大发横财,无恶不作。

  最值得注意的是这样一种倾向:

  在经济信用严重失常的情况下,一些经商者和政府基层单位因用正常手段保证不了自己的应得利益,竟启用一些地方流氓来帮助自己收欠款甚至税费。如江西漳树市淦阳街财政所和鹿汇街财政所於 1996 年 4 月分别聘请了 3 名社会无业人员(其中有劳改释放後劣迹累累不思悔改者),向来往的三轮车收税费,据说是因为人们税法意识淡薄,有人偷税漏税,赖税不交,故需藉助这些地痞的力量,以「毒」攻「毒」。据说这些人物讨债「成效显着」,只要他们一上门,不仅欠债赖债者会分文不少地送上欠款,连一些多年的「死帐」也被他们讨回。

  有的黑社会帮会头目对地方的控制较之上述人物还要厉害得多,如山西临汾的老百姓流传一句话 : 临汾有两个市长,一个是白道市长,一个是黑道市长,即黑社会组织的龙头大哥安小根。据披露,这个「安市长」是个城府很深、谋略智慧型的犯罪行家,他没有自己的地盘,却能在平阳府里任何一个区吃香喝辣,可以统领整个临汾八大黑帮的行动。这位「安市长」不管在临汾的哪一个歌舞厅里出现,老板都要出门迎接,歌手要专门献歌献艺,所到之处,群呼「万岁」。他看中一个村子的地,村民们响应市政府「绿色计划」而辛苦栽种的 3000 株树苗,顷刻之间就被他手下的爪牙用推土机铲掉。设局赌博吃大户更是他的拿手好戏。有人因听别人呼他为「市长」,出於好奇多看了他一眼,竟惨遭杀身之祸,杀人者却逍遥法外。他一位手下的妻子因有几分姿色被他霸占,只因说了一两句不满的活,便被其另外几位手下打残。在这个小小临汾市,黑帮势力「鼎盛」,一般民众难以聊生。

           ◆ 有黑社会组织就有高犯罪率

  大多数黑社会组织从事与黄、赌、毒及拐卖人口有关的违法活动,有些组织且有自己的武装。据公安部公布,从 1991 年至 1995 年,全国公安机构共破获拐卖人口案件 9.5 万起,查获拐卖人口犯罪团伙 1.9 万个,抓获人贩子 14.3 万人,解救被拐卖的妇女儿童 8.8 万馀名。共查获卖淫嫖娼人员 153.3 万人,查获卖淫团伙 3.2 万个,摧毁卖淫窝点 3 万个。自 1996 年 4 月「严打」以来,已收缴各类非法枪支 56 万支。犯罪率现在仍以每年 60 %的比率上升,从各类传媒披露来看,黑社会组织的大量存在与刑事犯罪率上升、社会治安形势日益严峻有密切关系。

  近几年来,中国的走私贩毒已成为一大社会公害。仅是公安部门掌握的吸毒人数, 1991 年为 14.8 万人,而到 1996 年增为 52 万人,其中 80 %以上为青少年。 1991 年到 1994 年,共破获各类毒品违法犯罪案件 8.7 万起,查获涉案违法人员 13.9 万名。在这四年中,中国共强制戒毒 18 万人次。广东、福建、北京、上海等地公安部门相继破获了一批制贩冰毒大案,查出 20 多个地下加工点。而到 1996 年,这种贩卖毒品的犯罪活动继续呈上升趋势,仅是第一季度,全国共破获毒品违法犯罪案件 11832 起,比去年同期增加 37 %;  缴获海洛因 575 公斤,鸦片 234 公斤,分别比去年同期增加 73 %和 10 %。云南、广西、广东等是吸毒案发率较高的地区。据吸毒者交待,其犯罪最开始都是出於好奇或为了排遣 愁等。但往往一开始吸,就能造成家庭分裂,人生不幸,最後走上毁灭之途。毒品市场的迅速扩大,对社会造成了极大的威胁。

  中国对毒品的量刑不可谓不重:贩毒 50 克以上,情节特别严重的毒贩判处死刑。但由於高利润的吸引,还是有不少人陆续加入这一行列。从 90 年代初开始,广东的贩毒分子呈明显的团伙化趋势,其中粤东又以家庭团伙贩毒的特点,明显区别於广东其它地区。 1996 年 3 月 29 日破获的一桩跨国跨省大毒案,就是由广东普宁沈氏三兄弟及其他家族成员组成的贩毒集团所为。贩卖毒品的利润一般高达百分之百,号称 1995 年世界第六大毒案、中国第一毒案的主角王世鉴,其在金三角地区以 4.3 万元价格买下的海洛因,一到广州就能以 9 万元的价格出手。而这里只是批发价,零售价格还要比批发价格高出百分之百以上。其间差额,就成了贩毒的黑社会团伙的收入来源。

          ◆ 黄色行业後面是黑社会组织

  近十多年来,中国的「黄色」行业发展得很快。这种「快」後面实际隐藏着一种价值伦理观念的变迁。这一点可以从这些黄色行业的从业者的动机可证:据调查,这些人当中没有多少人是出於生活所迫,而主要是认为这一行业挣钱快且多,且无需投入资本,只要年青就行。中国的黄色行业中的女性,在 80 年代还大多处於自由状态,没有黑社会涉足其中。但由於这一阶层基本处於无助状态,涉娼凶杀案逐渐增多,她们比较倾向於找「保护人」,这就是广东俗称「鸡头」产生的部分原因。另一方面,由於色情行业获利巨大,许多黑社会势力也逐渐介入。到了 90 年代以後,色情行业渐为黑社会控制。 1996 年 1 月 15 日大连破获的「三女神」酒吧一案,就是一个由黑社会组织控制的卖淫集团。该酒吧秘设暗道,齐备淫秽物品,形成了一整套管理制度和利益分配规则,并豢养大批维护妓院规则的打手。在这类妓院里,卖淫女已失去「自由竞争」时代的自由和经济收益,嫖资大部分被黑社会组织榨取。

  在全国范围内,黑社会组织介入娱乐业已不是秘密。以着名的 S 城为例,该地的啤酒屋、歌舞厅基本上都有黑社会组织介入。据调查,该城各辖区的派出所都设有内保科,要求宾馆、歌舞厅、啤酒屋之类进行治安联网,缴纳治安费。如不加入联防网络的单位,派出所对其治安问题就不负责。而这些地方向派出所交纳,不一定能买到平安,因为派出所无法分出警力坐镇该娱乐场所。而向黑社会组织交纳,黑社会组织会派人看场子。故此这些娱乐场所的老板,一般都需「黑白」两道能混得开。 S 市 1995 年 11 月 16 日查获的「金台湾」娱乐城,经常在该处出现的「三陪女」等类从事色情行业的人,就有 200 人之多。这些地方一般都有黑社会组织收取「保护费」,如 S 市 X 瓜岭 X 田食街,就有海丰与陆丰两起黑社会组织成员强行向各酒家和服务小姐收取保护费,每家酒楼每月交 200 元,服务小姐每晚交 10 元,最後发展到向各酒楼每位食客收取 10 元做「保护费」。 

上一篇:中国基层政权的政治病

下一篇:世界性的思考:重振政府活力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成长中的公共空间之社会基础

中文提要  上海的纠纷案例反映了中国城市社会正在经历重要的社会变迁:一种新型的公民组织正在出现,它产生于居民选举,服务于居民的财产保护和权利救济,它试图以对等的身份、以合约形式建构社会关系秩序。自然地,它同政府单方面授权的原基层管理组织形成权力竞争。这种变化对基层治理构成了明显的挑战,挑战的关键之处在于,是管理公共(群众)、还是公共(实施)管理,二者的差异体现在──公共管理领域的准入、公共代表的权利、公共管理组织的权威来源、它们的行为依据及其主张的基本原则──等方面。这一挑战的潜在影响是,公共治理?quo……去看看

落空的权法

汉武帝死前十来年,由于四处开边、挥霍无度,文景时期积累的财富已经消耗殆尽,一遇天灾,各地便多流民,先是乞讨,后是聚集抢劫,天下于是盗贼滋生。武帝时的酷吏,如义纵、王温舒等,都崇尚峻急刑法,狂捕滥杀,境内倒也门不闭户、道不拾遗。但后来,高压政策毕竟敌不过口腹之欲,流民蜂拥而起,较有名的有南阳的梅免、百政,楚地的段中、杜少,齐地的徐勃与燕赵之间的坚卢、范主。大的数千人,自立旗号,攻掠城邑,抢夺兵器,释放罪人,俘获杀害地方长官 ; 少的几百人,掳掠乡里,这样的多到不可胜数。汉武帝于是派高级秘书外出督察剿灭事务,没什么效果;于是再派高……去看看

中美暗盘交易始末

根据《基辛格》和《大转向》两书所披露的秘密档案,世人发现了一系列中美之间的秘密外交和暗盘交易。   第一,是有关国际战略方面的总体交易和利益冲突。1972年2月18日,尼克松在首次访华的中途休息地夏威夷,手写了一段世人不知的文字,作为与中方交易的提纲:“他们(中方)要什么:1、建立世界对他们的信任;2、台湾;3、美国离开亚洲”。同时,尼克松写道:“我们(美国)要什么:1、印度支那(?);2、共产主义──限制中共在亚洲的扩张;3、未来──减少与超级大国中国的对立所带来的威胁”。然后,尼克松的结论是:“什么是我们共同需要的:1、减少由对立和……去看看

简论人民公社初期的分配制度

1958年,中国大地上兴起了「大跃进」狂澜,刮起了一阵「共产主义」的旋风。这一年秋,人民公社便如同雨后春笋般地在全国兴起。人民公社一成立,就普遍实行工资制与供给制相结合的分配制度。当时,供给制被作为「共产主义因素」而倍受赞扬。正是基于这一认识,工资制与供给制相结合的分配制度因具有「共产主义萌芽」得以固守了四年之久。但是,这一分配制度并没有引向人们走向共产主义,反而加剧了农村的困难局面。一 新的分配制度的出现   随着1957年整风和反右派斗争的迅猛发展,以及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提前完成,党内「左」倾思想明显……去看看

CHINA‘S RURAL EDUCATION REFORM

Rural education reform was marked by ongoing crisis and controversy throughoutthe 1990s.Symptoms were most severe during the early years of the decade and wereverified by countless local surveys conducted not just in poor regions but nationwide.The most common indicators of crisis were also widely publicized in terms of risingstudent drop-out rates,child labor,exorbitant school fees ,unpaid teachers‘salaries,hazardous school buildings ,and growing inequality between educationalop……去看看

破四旧:几多文物付之一炬

◎毛泽东发明「文化专政」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中共中央下达的关于「文化革命」的通知(简称《五.一六通知》)中,「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在上层建筑其中包括在各个文化领域的专政」几句话,是毛泽东加上的。这「文化领域的专政」,是毛泽东的发明,以反对「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名义,清算排斥外来文化、摧毁古代文化。西方的叫「资」,古代的叫「封」,共产党国家的叫「修」:苏联是「苏修」,外蒙古是「蒙修」,朝鲜是「朝修」等等。那「封、资、修」便是毛泽东「文化专政」的对象。   不过,「封……去看看

中国外汇和汇率体制改革和发展的目标和前景

中国外汇管理和汇率体制经过1994年改革及其随后的一系列措施,正在朝着成熟的现代管理体制方向迈进。1996年底,中国实现了人民币经常项目可兑换。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的两年多时间内,中国又较为成功地抵御了外来冲击,保持了国内宏观经济的稳定,人民币汇率稳中有升,为今后的外汇和汇率管理体制的进一步改革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随着经济体制转型和对外经济关系的发展,中国的外汇和汇率体制发展正面临新的环境。 以下探讨中国外汇管理体制的政策目标、现实问题和前景展望。   一、中国外汇管理体制改革和发展的政策目标  ……去看看

民主和平论及其对冷战后美国外交战略的影响

《美国研究》1999年第2期   1991年苏联解体标志着持续40余年的冷战告终。在冷战后时代的世界格局中,美国一方面处于一种“没有敌手的霸权”地位;另一方面,一度为冷战所掩盖和压抑的种族冲突、宗教争端、边界纠纷等问题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纷纷涌出。美国视野中的世界似乎又正在“失控”(美国的这种失控感被一些学者描述为“新悲观主义”(NewPessimism)。  面对这种前所未有的国际政治态势,冷战后美国对外战略如何定位成为近年来美国国际关系理论界用力尤勤的主题之一,各种理论和“模式”层出不穷,其中有代表性的有“……去看看

中国怎样在2008年前后避免经济大萧条

国家发改委宏观院   原载《经济前沿》2005年第4期  「内容提要」奥地利学派早期代表曾经提出的“美国大萧条预言”变成了现实,这一次作为奥地利学派新信徒佩佐夫的“中国大萧条预言”是否会变成为现实?它提醒我们,应当采取更好的措施加以防范。大萧条预言表象虽相似,但历史前提变了,政府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政府又是万万不能的,中国经济还是—个正在逐步完善的市场经济,还处在转型过程之中,它的政府干预力要比美、欧等成熟市场经济国家更强一些,而这正是避免萧条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力量。自由放任,出现大萧条倒真有可能,政府干预……去看看

论司法权的中央化

一、司法权地方化的现象及其危害 我国是一个单一制国家,从中央与地方的关系上看,司法权应当是一种中央权力。这就是说,地方各级人民法院都是国家设在地方的法院,代表国家行使司法权,适用统一的法律规范,平等地保护各方当事人的利益,保障国家法制的统一。然而目前在我国实际的司法实践活动中却存在着严重的司法权地方化的倾向。这表现为,设在地方的国家司法机关,在行使国家司法权力的过程中受地方党政权力机关的不当影响、干预乃至控制,不能独立、公正地行使其权力,以致司法公正难以实现,国家的法制统一不能得到保证。在一些情况严……去看看

不同语境下的乡村关系

在近年来有关乡村政治的研究中,乡村关系称得上是一个引人注目的焦点性关系,前不久,京外某高校举办乡镇体制改革的学术研讨会,除了学者与会,还引来不少农村基层第一线的县乡干部。双方各抒己见,观点因职业而泾渭分明,其中争得不可开交的一个问题,也就是这见仁见智的乡村关系。其实,就我国地方各级政治与行政机制的运作而言,可以称得上是关系,并且可以独立立题研究的东西很多,除了乡村关系,诸如县乡关系、县(区)市关系、省市关系等等,也都是可以研究的重大课题,然而,当下能够有幸进入学术视野,构成地方政治的一项显要研究,并被炒得如此热的,却……去看看

土地承包经营权与角色表现

原载《中国农村观察》2007年第2期p38-45  内容提要:本文以四宗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诉讼案件为例,从承包经营、合同解除和司法救济三个方面对相关主体的角色表现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当前承包方所获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保障程度较低,发包方的强势地位十分显著,《农村土地承包法》对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保障作用非常有限。  在此基础上,本文主张应分别以"发包权"和"占有权"为基石来构建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和承包经营权的法定内容,并就完善相关制度提出了建议。  关键词: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村土地所有权;权利分配  本文将土地……去看看

“长沙案例”:国企改革的十字路口

惊人的“长沙案例”: “界定”式改革创造的“奇迹”《财经》杂志9月号上刊出了《长沙:挥别国企》一文,介绍了去冬今春的“长沙案例”及其引起的议论。据说这批案例是近期国企改革的一大突破,“无论是所谓‘国有资产’与‘企业资产’的划界问题,还是股权在员工与管理层之间的安排问题,”长沙的做法都是迄今最为大胆的案例之一。其实这些年来的国有企业(或者更广义地讲,各种类型的公共资产)产权改革在许多地方“只做不说”的实践中不乏更“大胆”的案例。十五大之后不久某大报关于国企改革的通栏文章题曰《可以,可以,也可以》,就是这……去看看

生命自由主义,抑或一种新自由主义?

任何一个思想者都会遇到三个问题:人性、族性和神性(可以想象别尔嘉耶夫相关的三部著作,我认为秦晖先生对别氏的"唯物主义"批判有失"公正")。我在90年代的有关著述中多少接触了神性和族性的问题,那么这里主要关注人性的问题。我的看法是,人是生命现象,生命的本质是自由。10多年来,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当20世纪的黄昏缓缓降临之际,我们迎接的是一个自由主义的落日,还是一个新自由主义的黎明?"中国自由主义"面临着双重任务:自由的汉语化和汉语自由的世界化。第一个任务刚刚开始,第二个任务又不期而至。  "把个体作为社会理论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