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是民主过程的核心,透过选举中的投票过程 , 政府取得了被统治者的同意 , 而建立起其正当性的地位 , 政府官员也因为民意基础 , 而得以放胆去推动其政策 , 并要求人民服从政策的约束。但民主另一面的意义却在于人民可以用选票将不胜任或不合适的政府官员赶下台 , 这就是西方谚语所谓的「 turn the rascals out !」的精髓。也就是在这层意义下 , 人民的权益受到了保障 , 人民的尊严也得到了满足;更重要的是 , 经由民主社会中的选举程序 , 人民有了真正选择的权利。人类实行民主的经验虽然并不太久 , 最多不过近一百多年 , 但是苏联共产帝国的解体以及东欧共产政权崩溃的结果 , 却使民主制度在短短几年间跃居世界主流的地位。特别是从一九七○年代中叶开始进行的第三波民主化的许多国家 , 更受到这股主流气氛的影响 , 而纷纷迈向巩固民主化的关键性阶段 , 跃过了以往在民主转型期所常出现的政治衰退的危机,使南欧的葡萄牙及西班牙 , 到非洲的南非 , 到亚洲的南韩、菲律宾以及在台湾的中华民国 , 都是第三波民主化成功的具体例证。

  民主的运作离不开选举。选举虽然有许多值得肯定的好处 , 但是却同样也出现许多令人扼腕的缺点。以我国来说 , 台湾选举的过程与民主化的完成 , 二者间的关系密不可分。但是给人的印象却似乎是民主化程度愈彻底 , 选举的弊端越亳无保留地呈现出来。在一片批判声中 , 与台湾民主化过程休戚相关的选举 , 究竟扮演着何等的角色 , 似乎显得相当模糊。本文拟从几个不同的角度 , 来探索台湾选举在整体宏观的格局中 , 究竟扮演了那些易被疏忽的角色。

   l 台湾选举的过程与缺失 l 

  台湾选举的历史至少有近半个世纪的时间,但是随着经济发展 , 社会结构及政治情势的演变 , 台湾选举的内容及风气也跟着出现质的变化,这是我们在探讨台湾选举的过程与缺失时 , 所必须注意到的事实。

  首先台湾的选举在中央民代机关的资深代表还没有全面退职前 , 是一个由下而上的民主运作。除了地方上的县市长、乡镇长、村里长以及县市议会议员、乡镇民代表是道地由人民选举出来之外 , 早期最高层次的选举只及于省议会议员 , 后来才有立法院立法委员及国大代表的增补选。这种选举层次从不及于整个立法院及国民大会的全面改选的现象 , 曾经受到国内外政界及媒体的猛烈抨击 , 但是也由于省级以下的民意代表及行政首长民选的结果 , 使基层政治菁英政治参与的管道不致完全被封闭 , 人民政治参与的欲望得到适当的满足 , 在相当程度内有助于台湾在威权体系下维持了政治的稳定 , 也奠定经济发展的基础。这种控制住的政治参与与由下而上的民主运作 , 都是台湾在政治民主化之前的不完全民主下的两种特征。

  选举风气的转变与恶质化 , 也是台湾选举过程中 , 常受到批判的一面。但是事实上这却又跟台湾的经济发展有其一定的因果关系。民国四十年代的选举参选人 , 主要是各县市传统的地方菁英 , 包括地主、医生及少数的乡绅 , 他们在地方上由于接触面及于基层民众 , 容易建立起地方性的声望 , 在选举时自然有广大的支持群 , 顺理成章地这类的社会菁英也就变成地方上的政治菁英。在传统乡绅菁英与民众之间存在着上下敬畏关系的情况下 , 选民对地方菁英的选票支持 , 是一种情感的表达 , 也是对平时菁英所给予民众的照顾的一件回馈与感激之情的反映 , 因此选举时的文化是传统上民众对地方乡坤菁英交心的延伸 , 不会有任何物质或金钱交易的丑陋面 , 来污染选举的神圣意义。

  但是随着台湾的经济发展 , 传统的社会结构逐渐为工业化所冲击 , 选举中的参与主角也由以往的地方乡绅 , 为新兴起的地方财力之士所取代。受到台湾现代化的影响 , 这些地方上的多财之士 , 开始要以金钱来追求他们所缺欠的社会及政治地位。选举的主角改变了 , 选举风气的问题也就正式成为大家所关注的焦点。金钱及财团介入政治选举,在买票的选举文化下 , 大家慢慢地注意到真正才能之士难以出头的严重性。

   l 选举与政治人才的培植 l 

  选举风气的恶质化导致多数民意代表的素质低落 , 特别是立法委员水准参差不齐 , 问政文化粗糙的结果 , 更造成民众对立法院缺乏信心与好感 , 使立法院至少在目前无法形成我国政治上凝聚民心的体制 , 未能在必要时扮演化解重大政治危机的中流砥柱。但是凭心而论 , 台湾四十多年的选举过程 , 却也培植出许多在朝在野的政治人才 , 能够为国所用 , 也为社会大众所尊崇。

  民主社会中的选举本来就是拔擢政治人才的重要管道,美国漫长的总统初选会考验着候选人的意志力 , 也试探候选人面对压力时维持心理稳定及平衡的能力 , 当然最后在初选会中脱颖而出的两党统统候选人提名人 , 通常也就是具备组织长才及具危机处理能力的政治人物 , 选举的政治历练其意义在此。我国的选举活动并不长 , 但是选举前的竞选准备期 , 却是相当的长 , 需要相当程度的投入 , 当然也考验着候选人的能力、耐力及组织能力;在竞选期间的表现则可看出候选人本身的群众魅力和政治天份。在这样的多方面条件的配合下 , 最后能够获得胜选的候选人 , 多数是具备相当不错的政治素质。当然近年来由于选风的败坏 , 金钱的泛滥 , 以及我国选举制度上的种种缺失 , 使得选举胜利与政治人才未必能够划上等号。但是不可否认的是 , 选举确实为朝野各政党培植了许多优秀的政治人才。特别是县市长的选举 , 确实是地方优秀人才往上升迁的重要管道。这些受过民意洗礼的县市长 , 在任职期间展现他们的行政能力 , 使他们在任期届满后 , 立刻成为省级及中央政府的政治新秀。在这层意义上 , 选举所发挥政治人才甄补的功能实在不容置疑。今天中央及省级政治菁英 , 有许多就是选举中所培植出来的。特别在反对党阵营中 , 部份的反对菁英 , 更都是从各项选举中所历练出来的。这些现象都说明台湾的选举 , 已经跟西方国家一样发挥拔擢政治人才的功能。

   l 选举与民主的成长 l 

  选举的另一种功能是它带动台湾的民主成长 , 具体表现在选民自主性的提升及反对政治的茁壮上面。早期的台湾选举 , 敬畏式及动员性的投票成份很浓,选民是基于对乡绅的尊敬而投票或被动员支持某特定的候选人;但是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 , 人民教育水准的提高 , 选民自主性大为提高 , 一种候选人取向的投票行为成为选举时的主流。除了比较偏僻或派系竞争较激烈的县市或乡镇 , 可能仍存在着派系动员或买票的陋规之外 , 条件优越的候选人 , 通常总是能够在选举中获胜。

  民主政治的重要内涵之一 , 是反对党的存在与监督。台湾的反对政治早在戒严时期的地方选举中就已经存在 , 并且随着中产阶级的壮大 , 代表反对势力的「党外」成员 , 总能在县市长的单一性选举中 , 给予国民党的候选人很大的威胁。竞争激烈的地方选举 , 成为台湾尚未走向全面民主化之前的一项特色 , 也为解严后政党政治的成形奠下了稳健的基础。没有选举的定期举行 , 反对政治将缺乏成形的空间 , 也就谈不上反对党的成长。

   l 选举秩序的增进与结语 l 

  选举是民主竞争的重要手段 , 但是选举秩序的健全与否 , 却关系民主的安定与成长至钜。影响选举秩序的关键在于选举行政上投开票的公平与否 , 以及候选人对选举结果能否尊重。台湾自从经历过中坜事件的风暴之后 , 选举投开票的作业 , 一次比一次的进步 , 也一次比一次地受到国际人士的肯定与称道 , 候选人也因此都能尊重在既存的竞赛规则下的前提下 , 接受选举结果的规范。到今天 , 选举过程虽然激烈甚至火爆 , 但是却绝无选举秩序失控的撼事发生。

  台湾的选举就如同任何民主先进国家一样 , 仍然存在着缺失 , 但是在我们回顾往昔的岁月时 , 却会发现 : 随着社会的进步 , 我们的选举所发挥的功能 , 也日益彰显 , 对台湾民主政治的发展与前景 , 助益甚大。也只有从选举的缺失中 , 我们才能更体会到选举所产生的正面意义 , 更值得我们珍惜 , 也会更庆幸我们的选举一直不间歇地在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