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靠什么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在中国,农民不仅仅是指一辈子从事农业、世代都居住在农村、占全国人口总数70%的那一部分人,而是自古以来就一直处于社会底层、大多数人不过刚刚解决了温饱、至今还有几千万绝对贫困人口的那一部分人。中国的农民和美国的农民,虽然都叫农民,却根本不是一回事,前者几乎相当于贫民甚至贱民,而后者基本上都是农场主,两者的经济和社会地位有天壤之别。

历史上中国农民的命运就无需多说了,只说建国50多年来的情况吧。农民被一纸“农村户口”禁锢在瘠薄的土地上,不能完全享受公民最基本的权利,可以说经受了当代中国最大的苦难和凌辱。因为是农民,天生就只有当农民的命,所有的政府机构或企事业单位,录用人时一律只招“城镇户口”的,除了很少几个人偶然被招了工或被转了干以外,大多数农民一生都被限制在农村。只要是农民,即使你才高八斗、技艺超群也白搭,你的农民身份决定了你一生下来,就只能和城里人属于两种不同的人。假如你不服从命运的安排,想进城靠打工养家糊口,交了许多冤枉钱受了不少窝囊气不说,万一丢了身份证或者尚未办理暂住证什么的,还有可能被警察捉住而遣送回来。有了类似这样的经历和感受之后,你才会深刻地明白在中国,农民和被欺凌与被侮辱是同义词!农民这个词直到今天为止,还常常作为一句骂人的话,被用来表示最轻蔑的含义。

农民啊,农民!之所以被苦难浸泡,甚至被时代抛弃,都是因为他们太穷了,贫困成了他们难以摆脱的梦魇。他们被长期的贫困击伤了,以至于精神麻木,对生活、对人生没有了过高的期望,最大的愿望不过就是吃饱肚子。仅仅为了这样一个简单的想法,他们几乎要耗尽一生的时光,有的人辛苦一生都不能摆脱贫困的纠缠,没有品尝过多少生命的欢乐,最后只能在屈辱中无奈地死去。究竟靠什么才能摆脱贫穷的命运?这已经成了当代中国最大的难题之一。有人说,谁能够为9亿农民的出路求解出正确的答案,谁就有资格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确,在当代中国,没有比解决9亿农民的出路更迫切的课题了。

综观中国当代农村,一个显而易见的现象是:几乎所有富裕的村都地处城郊或交通要道,区位优势使这些地方的农民有条件从事二三产业,因而他们的生活都相对比其他地方的农民好许多。但是中国的大多数村庄仍然是贫困或者比较贫困的,并且这些村都无一例外地位于边远山区,农民很少有条件搞二三产业,传统农业的收入十分微薄,许多人如果不是靠外出打工挣点钱,几乎就难以过下去。不过,就是在这些比较贫困的村庄里,仍然有一些农民家庭经济情况相对好一些,甚至也不乏冒尖户,从他们身上也许可以找到改变命运的一些启示。

在改革开放前的几十年里,农民从整体上来说生活都处于很低的水平,但是也有一些经济条件相对好一点的,这些家庭一个引人瞩目的特点是:一般都有人在外边当干部或者当工人。所以那时农村姑娘找对象,一心想找个在外边有工作的,除了地位比较显赫的干部和工人之外,还有教师、医生和其他公职人员,即使是一个在政府机关打杂的临时工,也在普通的农民羡慕和向往之列,这些人由于每月有固定的工资收入,因而可以为家庭提供十分宝贵的补贴。因而那时的农民家庭只要有人干公家事,经济条件就会相对好一些,就算是农村中的有钱人。改革开放以后,农村的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于允许农民从事二三产业了,结果农村出现了一大批进城搞建筑、做生意的人,这些农民凭借着灵活的头脑和娴熟的手艺,很快地成为农民中最富的一批人。同时,随着高考制度的恢复和教育受到全社会的重视,一批天资聪颖的农家子弟“鲤鱼跳龙(农)门”,通过掌握一定的文化知识,完成了终身命运的大转变,而这些培养了大学生或者中专生的人家,也很快地由于子女的反哺从经济上翻了身。西北有一个以高考闻名、并且出过“状元村”的贫困县,曾经提出了“供养一个学生,脱贫一户人家”的口号,他们发扬“领导苦抓、家长苦供、教师苦教、学生苦学”的“四苦”精神,把发展教育作为一个支柱产业来抓,至今已培养出2万多名大中专学生。

从上面列举的例子来看,农村中比较富裕的家庭,无论是有人做公事的,还是从事非农产业的,以及培养出大中专学生的,一个共同或者相似的特点是:都把目光投向了外面的世界,都有人从农村中走出去,都不再单纯地从事农业,都从非农产业中获得了较大的收入。相对于其他农民,这些人一般都有一定的文化,或者都有一技之长,头脑比较灵活,善于从事经营活动,有着强烈的发展愿望。在外面工作或者谋生的人,除了能够给家庭提供经济补贴之外,最大的好处是眼界比较开阔,观念比较新颖,可以把各类信息源源不断地传送回来,对家庭成员以及亲戚邻居产生深刻的影响。在长期的生产和生活实践中,尤其是在贫穷和富裕的鲜明对比中,这些家庭都深深地认识到,要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必须让孩子享受良好的教育。只有获得了文化知识的人,才能到外面更广阔的世界里去发展,才能真正摆脱贫困的追逐,教育是改变命运最关键和最根本的途径。因而,这些对教育有了深刻认识的家庭,都把教育作为家中最大的投资来抓,都想通过教育给孩子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想经过掌握文化知识来实现几代人的梦想。

为什么农民会长期处于无法摆脱的贫困之中?现在包括农民自己在内,大家都看得比较清楚了,除了环境、条件、传统和观念等因素之外,根本的原因是农民一直缺少足够的知识,没有掌握先进的文化和先进的生产力,文化的贫困导致了他们精神和物质的双重贫困。的确,农民要脱贫致富,要改变自身的命运,最基本的途径就是重视子女的教育,让他们成为拥有知识和依靠知识创造未来的人。目前,大多数农民要脱贫致富,除了缺少资金、技术和信息等必要的条件之外,最缺少的就是知识以及运用知识的能力。没有丰富的知识做基础,没有以知识为核心的智力来支持,即使有了很多的资金和技术,也会由于不能正确地运作而难以取得巨大的成功。在国民素质从整体上来说还十分低下的大背景下,农民又是素质最低的一个阶层,而文化是素质最核心的因素,文化素质的低下成了制约农民整体素质提高的关键算在。因此,农民要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除了接受教育、获取知识和提高素质之外,几乎没有第二条宽广的路可走。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观念的更新,越来越多的农民已经认识到了教育的重要性,认定只有让孩子享受良好的教育,才是脱贫致富和改变命运的根本途径。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农村僵硬的教育体制不能满足农民的需要,不仅学校的基础设施还十分简陋,而且至今仍然有大批的学龄儿童辍学,年年看涨的学费让大多数农民家庭望而却步。在西部大部分贫困地区,一个农家孩子只能勉强地上完小学,总有为数不少的孩子因为家庭贫困上不了初中,大部分农村学生无缘上高中,而有条件有机会上大学的农村学生就更少了。由于还没有摆脱贫困或者刚刚解决了温饱,大多数农民家庭的收入都很微薄,维持简单再生产尚有很大的困难,要让他们供孩子上中学难度就更大了,至于筹集五六万元供子女上大学,那是绝大多数农民家庭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长期以来影响农民致富的最大的因素是文化,现在制约农民掌握文化的最大的因素是钞票;农民因为贫困而丧失了获得文化的机会,又因为没有掌握文化而进一步陷入了更大的贫困。

如何才能让农村孩子享受到良好的教育,使农民获得足够的知识资源,彻底从政治上、经济上和文化上翻身呢?在目前农民收入普遍低下、负担实在不轻而出路又十分艰难的情况下,光靠农民自己的力量是无法完全解放眼前的困难的,国家必须出台一系列让农民能够真正享受完全教育的政策。比如针对农村孩子上学难、费用高的突出问题,切实加大对农村教育的资金投入,大幅度降低农村孩子上学的费用,千方百计地让他们首先从文化上彻底脱贫。只有直面目前农村教育存在的一系列突出问题,真正为解决9亿农民的教育问题着想,下决心扫清农民享受完全教育的一系列障碍,彻底解开农村教育的死结,农民才有可能掌握先进的文化知识,才会把先进的文化转化为先进的生产力,以此来实现自身命运的历史性转变。

上一篇:创造农民在城里就业的机会

下一篇:如何实现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租金激励、行动团体与土地产权演化

原载《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06年第2期  「作者简介」赵丙奇,宁波大学商学院宁波315211/钟庭军,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北京100836  赵丙奇(1972—),男,宁夏中卫人,宁波大学商学院副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研究方向:发展经济学;钟庭军(1974—),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2003级博士生,研究方向:产业经济学。  「内容提要」本文认为租金是推动土地产权制度变迁的根本动力,正是由于各种租金的存在,使地方政府成为了初级行动团体。本文在对传统的土地产权特征作初步分析的基础上,指出传统土地产权就蕴含了改革自身的矛盾。在……去看看

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2003年四月下旬,正是北京的SARS疫情最为严重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去“众志成城”,一切在现时发生的其他事件,似乎都不曾发生过。朋友师长之间不敢会面,平时除非必要,都不会走到大街上去。因此十天来我一直生活在消息闭塞的境况下。5月1日是法定的假日,我在家翻检旧书,预备编一部文学史料集,忽然接到蔡仲德先生的电话,他告诉我李慎之先生去世了,我一下子就呆住了,好半天说不出话来。尽管在半个月以前,周笃文教授就告诉我李慎之先生因肺炎在医院抢救,但是我总以为他很快就能痊愈,因为当时我特意询问,李先生是不是得了SARS,在得到否定的……去看看

文化比法律更有尊严

刚刚过去的春节,你快乐吗?春节,是中国人全家团圆的日子,一家人聚在一起,北方包饺子,南方裹团圆、做春卷,入夜了,小孩大人一起放鞭炮,将新一年的美丽梦想借助一窜而起的爆竹,送入除夕的天穹。过去的春节,有这么多的花样,真正是一个快乐的节日。  然而,如今的春节,还剩下什么?饺子、汤团、春卷,通通不用自己动手,大卖场、便利店里,已经为你准备了现成的冷冻食品,甚至连煮这道手续也可以免去――我在电视里看到一则广告:“今年的汤团不用煮”!那么放鞭炮罢,不见得“今年的烟花不用点”吧。上海等地的市民还算福气,可以自由放鞭炮,但包括北京在……去看看

政治文化与社会结构对政治参与的影响

原载《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4期  摘要:政治参与问题是政治学研究的重要问题,而处于现代化过程中的发展中国家公民的政治参与,不单单是政治权利的体现,而且对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都具有重大意义。从中国古代阶级社会、民国、1949—1977年、1978—1990年等四个不同阶段民众政治参与的态度、方式以及不同群体在参与影响力上的差别看,以影响中国民众政治参与的两个重要影响因素———政治文化和社会结构为解释变量,以古观今,全面分析20世纪90年代以来由政治文化与社会结构的变化引起的参与危机。一方面社会上存……去看看

国资委角色之辩

2005-04-21  □本报记者柳剑能  编者按: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26年推进过程中,关于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问题始终令人困扰。党的十六大曾特别指出,要通过立法、通过法律授权设立国有资产管理机构;十六届二中全会作出决定,国务院先成立国资委,国资法出台后地方再根据国资法设立地方国有资产管理机构。然而,作为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行动指南的国资法却在争论声中孕育12年仍未出台。  今年初以来,一方面是针对过去数年以改制为名导致国资流失的社会讨论仍绵绵不绝,一方面是超大型国企急剧扩张利润剧增,如何把这些巨量国有资产……去看看

2001年欧盟经济发展和2002年经济前景

内容提要:欧盟经济自2000年下半年开始放慢,2001年以来继续呈现下降趋势,全年经济增长率预计为1.6%,比上年下降1.8个百分点,大大低于年初普遍预计的2.8%的增长速度。部分成员国如德国出现衰退。2000年的国际石油价格暴涨以及疯牛病和口蹄疫接连爆发使物价水平高企,超过了欧央行规定的2%的警戒目标,欧元在跌宕起伏中走低。欧盟有自己的经济优势,首先,欧盟经济的一体化优势减缓了外部不利因素的冲击。其次,欧元对欧盟经济起到了保护的作用。再次,货币政策趋于宽松。第四,通过增加失业补助金和增加转移支付等措施,发挥财政政策自动稳定……去看看

俳优与中国知识分子的命运

导读:困扰中国知识分子的问题一直就是,在中国,面对强大的专制机器,作一个知识分子如何可能?孟子豪迈地说:“无恒产而有恒心,唯士为能!”士果能乎?   一  《红楼梦》是部大书,大书中有个小人物刘姥姥,小人物被写进大书,因此就有了大道理。  刘姥姥不简单。一介村妇,胸无点墨,满口村言,却能在门户森严的贾府中三进三出,且被邀为大观园的座上宾,没有点看家本领是办不到的。  刘姥姥的本领实在很象古代的俳优。东方朔、枚皋们以一介布衣、身无尺寸之功,置身于巍巍帝座之下,周旋于衮衮诸公之中,社会地位的巨大反差所导致的精神压力,全靠……去看看

学术与语言─告别文人角色

作者注释:此文主要内容曾以《学术与语言》为题发在《哲学研究》上,但被删了一些地方,总让我觉得不透彻,现寄去的是全文,另加了一副标题。  学术有学术的方法,学术有学术的使命,因而,学术有学术的语言与规范。这本来是一个无庸置疑的问题。  但是,在太多文人冒充学者的时候,在太多没有学者使命意识的人占据着学者职位的时候,学术应不应该有学术的语言与规范,却成为大问题。于是,正当一些学者在呼吁学术规范的同时,另一些“学者”却更加理直气壮地大喊:“学术应当随笔化”,稍微委婉者,或说,学术应当向日常语言靠拢,因为,日常语言是最易理……去看看

马尔萨斯模式和中国的现实:中国1700~2000年的人口体系

原载《中国人口科学》2000年第2期  「标题注释」因原文较长,译者作了适当删节。  「作者简介」李中清,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王丰,美国加州大学。  「译者」纪南  「内容提要」本文对三百年来中国人口的发展机制和变动特征作了全面分析,并与西欧同时期人口发展模式作了比较,指出马尔萨斯理论中对中国人口行为的认识有与实际不相符合之处。  在过去的300年间,世界人口增加了近10倍。在1700年,世界人口不足7亿。而在21世纪前夕,世界人口已接近60亿。近来,尽管人口增长率在全世界大部分地区开始下降,但是预计人口在2100年后期……去看看

自由选择与选择自由

中国正处于由一切依靠于政府的计划经济向经济人自主决策的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之中。中国人也越来越看到,市场经济的最大好处说到底就是人们选择的多样化成为可能。因而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选择了可以自由选择的市场经济制度,也就是选择了自由。    严格来说,在经济思想史上,《自由选择》一书其实不是学术著作。它是在一个电视片的解说词基础之上扩充而成,并与老弗里德曼同期在美国《新闻周刊》上发表的一系列专栏文章一起,作为货币主义学派代表人物弗里德曼父子向公众宣传自由主义经济学主张的通俗读本。但这丝毫不意味着这……去看看

重访修道院

1. Trappist, 苦修派修道院自从八年前,我们和弗兰西斯修士成为朋友以后,就渐渐了解了一个我们从 未有机会涉足过的神秘领域,修道院。我们接触的修道院碰巧是其中最严谨刻己 的一支,Trappist,人称苦修派。在美国,即使对修院生活知之不多的人,甚至是对天主教有成见的人,提到 Trappist,多少都会肃然起敬。大家别的不知道,至少知道他们从17世纪建立这 个修行制度开始,修士除了与上帝对话,是终生不说话的。面对这样的苦修决心, 确实不服不行。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30多年前。60年代第二次梵底冈大公会议解 禁之后,他们在自己的修院内部生活……去看看

个人权利的优先性

自由主义大致可以分为两大流派,一派是古典自由主义,另一派是现代自由主义。流行于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初的古典自由主义认为,国家的唯一作用就是保护公民的一些基本权利,特别是公民个人的自由权、生命权和私有财产权。在当代有重大影响的古典自由主义中,诺齐克是其中极其重要的一位。十九世纪末期出现的现代自由主义认为,国家即使以公民的自由和财产权为代价也要关心分配不均、贫困等现代社会问题。罗尔斯便是现代自由主义的一个重要代表人物。与《正义论》在现代自由主义中的地位一样,诺齐克的《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是战后……去看看

“三农”问题困扰下的中国乡村治理

原载《战略与管理》2003年第4期   一、村民自治、地方权威与利益共同体   自80年代人民公社解体以来,中国乡村治理基本上实行了乡级基层政府加村级自治和民主选举的治理模式。一种长期流行的观点认为,乡村自治和基层民主选举推动了乡村民主化的进程,并对中国政治民主化和农村政治稳定有着积极的影响。最近有学者仍然认为,由于宪法和法律有关村民自治的制度安排,国家的行政权力被限制在乡镇一级政府,村民委员会授权主体由乡镇政府转向村级社区的选民,这意味着以“命令—服从”为特征的传统国家与农村社会的关系模式开始瓦……去看看

产权改革与工人参与

——波兰特大国企克拉科夫钢铁联合企业改造的案例分析  一、 重建“新钢城” 位于波兰东南部的该国第三大城市克拉科夫是座风景如画的历史古都。它在10世纪成为波兰主教区首府,1320年矮子弗瓦迪斯瓦夫统一波兰后即定都于此,直至1609年西格蒙德三世迁都华沙为止,它作为古老的波兰王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历时达300余年。城内古堡巍然,教堂林立,13世纪的雷涅克格罗尼广场、故宫瓦维尔堡与古老的圣玛利亚大教堂,游人如织,而1364年建校的中欧最古老大学——雅盖隆大学至今仍是波兰学术中心之一。然而自50年代起,克拉科夫作为古……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