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报】 1999/6/2

世纪之交的科索沃战争引起世人广泛关注、重重忧虑和深深思考。这场战争给即将降临的 21 世纪打上了怎样的胎记﹖和平与发展会不会被战争与战乱取而代之﹖人们恐怕更难以理解的是,美国一向不把巴尔干地区看作是生死攸关的利益所在,美国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们也深知卷入巴尔干火药桶可能带来的巨大风险,可它为什么还执意进行科索沃战争,并大有不降伏米洛舍维奇绝不罢休的劲头呢﹖实际上,这都与美国冷战后推行的「蟒蛇」战略有关。

一·美国的「蟒蛇」战略

美国历史上曾进行过三次大的战略扩张,分别以「门罗主义」、「门户开放」和「杜鲁门主义」为标志。第一次战略扩张是 18 世纪末至 19 世纪上半叶在美洲大陆的扩张,此时提出「门罗主义」,在「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的口号下,使美国扩张为一个横跨北美大陆的国家,并把整个南北美洲变成美国的后院。第二次是 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美国提出「门户开放」政策,先后霸占了菲律宾、夏威夷、关岛、威克岛,伸展到美国西海岸以西 7000 海里、距中国仅 700 海里处,从一个传统的大西洋国家变成一个两洋国家。第三次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至 60 年代,在「杜鲁门主义」的旗号下,美国取代英国成为世界霸主,通过控制德国和驻军西欧控制了欧洲桥头堡,通过控制日本、韩国等在亚洲大陆的外缘岛屿取得了立足点,但由于它在越南战争中失败,使其控制中南半岛的企图未能得逞。美国第三次战略扩张还深受以斯派克曼等人为代表的美国式地缘战略观念的影响。斯派克曼认为:「美国在地理上是被欧亚大陆以及非洲和澳洲包围着的。从面积上讲,欧亚和澳非之间地加起来比新世界(美洲)大一倍半;从人口上讲,要多十倍;从能的生产量上来说,大约相等。在我们东面的西欧,就人口密度和机械能两方面来说,是一个实力中心。在我们西面有另外一个庞大的实力中心,它的势力大半由人口密度来表现。」因此,美国「在和平时期就一定要经常注意不让任何国家或几个联盟国家以优势的力量出现在旧世界(欧亚大陆)这两个区域的任何地方,以免我们的安全受到威胁。因此,显而易见,欧亚大陆各国之间的内部实力关系,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我们的政策方向。」斯派克曼还明确地说,在欧亚大陆心脏主要是防止苏俄,在西欧主要是防止德国,在东亚主要是防止中国或日本。冷战期间美国主要是围堵苏联。

冷战后美国开始了第四次战略扩张。它成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并认为自己处于历史上最安全的时期、经济最繁荣的时期、国内问题解决得最好的时期,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国家,拥有最广泛的联盟体系;美国的力量是经济、军事等硬力量和文化、价值观念等软力量的有机结合;现在根本不存在什么多极世界,而是美国具有绝对优势的世界;美国要利用今后 20 年左右的战略机遇期,加紧控制世界和用美国的炮舰、制度和观念「塑造」世界。如果说冷战期间美国主要是通过操纵势力均衡来控制西欧和日本,进而控制欧亚大陆边缘地带的话,那么冷战后美国的全球战略则是一种「蟒蛇」战略,就是用自己粗壮的身子紧紧地箍住世界,不使任何国家具备与美国分庭抗礼的能力。这种「蟒蛇」战略仍然是把美洲作为美国的后院,把欧亚大陆作为竞争的最大的、也是主要的舞台;在欧亚大陆上通过对伊拉克和伊朗实行「双重遏制」扩大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存在,通过北约东扩把势力伸到东欧并准备向高加索和中亚延伸,通过扩大美日联盟加大对中国的防范与遏制。因此,美国这条蟒蛇对世界特别是对欧亚大陆的控制越来越紧,大有让各国窒息之势。

同许多国家一样,美国在世界上推行的战略与它所持的意识形态观念有关。美国在世界上是个十分奇特和颇有成就的国家。这个由英国殖民者和欧洲许多国家逃避封建压迫的臣民建立起来的国家,独立后建立了比较成熟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确立了以个人至上为核心的价值观念,并在不断追求科学技术进步的过程中取得举世注目的经济成就。所有这些既令世界上许多国家钦羡模仿,又让美国自我陶醉。由之,美国在对外事务中逐渐形成了几个持之以恒的观念:第一,美利坚民族是「上帝选民」的种族等级观念。在美国独立战争中做出突出贡献的本杰明·富兰克林是美国「民主思想之父」,也是一个典型的种族主义者。他曾公开谴责印第安人是「一打仗就高兴、杀了人就自豪的野蛮人」。在以后向外扩张过程中,美国统治者形成了完整的种族等级观念,即认为「全世界的居民当中,……最优秀的种族是萨克逊人,在这个不列颠家庭中,最高贵的血统被挑选来组成我们的国家」;白种人中德国人其次,斯拉夫人则属于半欧洲、半亚洲人,白种人中等而下者是包括法国人、意大利人、西班牙人和拉丁美洲人在内的拉丁人。白种人之下是黄种人,黄种人虽然勤劳,却对要求自由的呼声置之不理,并且进入到哪个地方就毒化哪个地方。处于种族等级最底层的是「红鬼」印第安人、「黑鬼」非洲人和印第安人与非洲人的混血人。第二,推销美国式制度和价值体系。美国把自己的自由选举、多党制和代议制等看作是世界上最标准的制度,并极力向全世界推销自己的制度和价值体系。为了达到这一目的, 19 世纪上半叶美国把自己说成是一个「流动的共和国」,有权利和义务在北美大陆进行领土扩张。冷战结束前后又提出「人权高于主权」、「民主和平论」等理论和旗号,为自己推行「人权外交」、干涉别国内政寻找理论根据。第三、过于迷信武力。美国的杰佛逊总统认为,武力战争易于导致暴政,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不应过多地迷信和崇拜武力。但实际上,美国的对外政策,始终高举着大棒,有时甚至到了近似癫狂的程度。

自 1990 年至今,美国以执行联合国决议、维护和平、实施人道主义援助、反对侵略以及保护国民生命财产安全等各种借口为由,先后出兵 20 次。其中对别国进行军事干涉 9 次,包括: 1990 年至 1991 年的海湾战争、 1992 年至 1994 年在索马里的维和行动、 1993 年 1 月 13 日至 23 日为在伊拉克南部建立「禁飞区」与英法联合对伊拉克实施空袭、 1994 年至 1995 年出兵 1.5 万人强逼海地军政府下台、 1995 年空袭波黑塞族阵地并派遣 2 万余人参与组成波黑多国稳定部队、 1996 年 9 月 3 日至 4 日对伊拉克进行导弹袭击、 1998 年 8 月对阿富汗东南部的拉登营地和苏丹首都北郊进行导弹袭击、 1998 年 12 月 17 日至 20 日发动「沙漠之狐」行动和 1998 年 2 月以来干预科索沃并决定派兵 4000 人对南联盟实施军事干涉。这样频繁无节制地对别国使用武力,表明美国决策者对武力的顶礼膜拜已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二·科索沃战争是美国推行「蟒蛇」战略的重大步骤

巴尔干在历史上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奥匈帝国、沙皇俄国和意大利多国争夺之地,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重要战场。冷战期间,美苏两国曾争相拉拢南斯拉夫,今天美国何以要对南斯拉夫大动屠刀﹖这是美国推行「蟒蛇」战略的重大步骤。具体来说,美国要实现下列战略企图:试一个、挤一个、挟一个、拔一个、连一线、看一个。

试一个,就是试一个北约的「新战略」。冷战后,美国推行「蟒蛇」战略,必然遭到中俄两个常任理事国的反对和阻止。所以美国对由自己倡导建立的联合国大为不满,不顾世界首富的地位和泱泱大国的风度,拒不交纳拖欠联合国的会费,企图迫使联合国成为自己的橡皮图章。现在干脆撇开联合国,力图使北约这一世界最强大的军事联盟的作用全球化,成为美国在世界上特别是在欧亚大陆上推行「蟒蛇」战略的有力工具。北约成立的最初目的,正如它的第一任秘书长伊斯梅勋爵所说的,是「赶走俄国人,请来美国人,压制德国人。」可以说,冷战结束,标志着北约已经实现了这些目标。但现在美国则要更进一步地利用北约进行全球干预。在北约成立 50 周年大会上通过的「新战略」明确宣布:北约在人道主义名义下有权在欧洲以外地区进行军事干预。科索沃战争就是北约「新战略」的试金石。

挤一个,就是进一步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前苏联垮台后,美国和西欧国家对俄罗斯仍不放心,担心其有朝一日重振大国雄风,便想乘俄虚弱之机给其拴紧辔头,使其永世不得翻身。历史上俄与西欧国家为争夺东欧这一关键地带曾进行过数世纪的较量,美国利用西欧国家对俄的传统恐惧心理积极组织北约东扩。这既可以扩大北约的战略边疆和增强西欧国家的安全感,又可以激化西欧与俄的矛盾从而为美国继续驻军欧洲寻找借口。至于俄罗斯,美国虽然表面上说要发展与俄的战略伙伴关系,但骨子里即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此时不整,更待何时﹖

挟一个,就是继续控制西欧。西欧是近代西方文明的摇篮,有着很强的自豪感和独立意识。西欧在冷战时期出于对苏联的极端恐惧而依赖美国,内心则充满了屈辱感。冷战后西欧国家通过加强政治、经济、军事合作加快了联合自强的步伐,并在前几年处理波黑冲突时一度希望撇开美国单干。虽然如亨廷顿所言「美国与英国之间的特殊关系,为对付一个统一欧洲不断崛起的力量提供了一种手段」。但英国毕竟力量有限。特别是 1999 年元月 1 日,欧元正式登台亮相,对美元的霸主地位和美国经济利益形成直接挑战,使美国甚感不安,近期的美欧贸易战明显地显示出双方矛盾的激化。挑起科索沃战争,激化西欧与俄罗斯的矛盾,一方面使日益独立的西欧不得不求助于美国军事力量的保护,另一方面战争将使本可流到欧元区的大量资金流向美国,造成美国股票一路攀升而西欧股市持续低迷。这样可能导致欧元正式流通之前就「胎死腹中」,至少也使欧元激活后步履维艰,使英国等国在加入欧元问题上望而却步。

拔一个,就是拔掉南斯拉夫这个钉子。南斯拉夫是不结盟运动的领袖之一。它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因在冷战期间奉行基本中立政策而成为美国极力争取和讨好的对象。冷战后美国无论从意识形态还是从地缘战略上都把仍奉行独立自主政策的南斯拉夫视作眼中钉。从意识形态上来说,美国急欲把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通通演变过去,争取建立清一色的资本主义世界。从地缘战略上来说,美国要推行「蟒蛇」战略,不仅要把东欧纳入北约,而且要把高加索和中亚诸国纳入其中。而南斯拉夫居然不屈服于北约的威逼利诱,所以美国必然要寻找借口将其拔掉而后快。

连一线,是指控制里海、高加索、黑海、地中海一带。控制住这条线,既可有助于北约对付来自欧洲内部和周边地区的民族、宗教、边界冲突和恐怖主义等跨国、跨地区威胁,同时又可保障西方的能源供应。北约主要抓四个关键部位:

抓里海的油气资源,在那里与俄罗斯和伊朗展开竞争; 

试图建立一个「民主而强大的土耳其」,使之成为地跨欧亚的强大国家,成为西方大国扩张势力的有利一环; 

加强地中海的军事部署,因为地中海是欧洲、北非和中东安全问题纷繁交错之地,是西方的能源供应信道; 

抓住中亚国家,因为中亚国家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又紧靠中国西部边境。北约已与高加索和中亚的一些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建立了和平伙伴关系,并准备在时机成熟时将这些国家纳入北约。如果实现上述目标,北约就可以从东面和南面围堵俄罗斯,并从西面威胁和干扰中国。 

看一个,就是为将来把「蟒蛇」战略的重点集中到亚太和对中国进行东西夹击预作战略部署。中俄两国是欧亚大陆的主体,两国幅员辽阔,是美国无法砍掉的柱石,成为美推行「蟒蛇」战略的主要障碍。俄国由于处于美国为首的北约半包围状态,且面临严重的内部危机特别是经济危机,不得不有求于美国,短期内对美国的霸权行径难于作出有效的反应。美国已把中国看作是它 21 世纪面临的主要威胁,但美国只在朝鲜半岛南部和日本列岛保持着前沿军事存在,并通过打「台湾牌」干扰中国,而这些都不足以遏制中国。所以美国希望把北约的战略边疆扩展到新疆一线,从而把西欧诸强国拖入与中国的冲突,从西面威胁中国,为 21 世纪可能与中国发生的冲突先走出重要的一步棋。

三·科索沃战争可能的结局与影响

科索沃战争打响后,重视技术的军事家们认为南联盟与北约的实力差距过于悬殊,战争很快会以北约大获全胜、米洛舍维奇屈服而告结束。重视南联盟统帅意志、民族精神和俄罗斯等外部支持因素的军事专家们认为不能排除战争变成第二场越南战争的可能性。第三种意见认为战争会以双方妥协的方式而告结束。

现在战争已经进行了近两个月,北约的战争目的一个也没有达到,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虽然态度强硬,但不得不同意在联合国主持下通过政治方式结束战争。以北约迅速大获全胜的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那么科索沃战争会不会演变成第二场越南战争呢﹖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因为目前北约和南联盟在向科索沃派驻的国际部队组成上仍然存在尖锐分歧,北约野蛮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后,中俄强烈要求把北约立即停止轰炸作为在联合国主持下政治解决危机的前提,而北约仍然不理睬中俄的主张,从而使围绕科索沃战争的大国关系复杂化。北约单靠轰炸难以使南联盟屈服,在面临大量难民问题和国际社会反战压力的情况下,加速战争进程的最好办法是出动地面部队。但出动地面部队即使能迅速击溃南军主力,也难以避免陷入游击战争泥潭。北约如果把在科索沃的空袭扩大为对整个南联盟的地面战争,就有可能引起俄罗斯的军事干预,增大战争持久化的因素。战争最可能的结局是双方妥协,在联合国主持下通过政治谈判结束战争。这就需要北约放弃对武力的顶礼膜拜和恃强凌弱的蛮横做法,少一点面子观念、多一点务实态度。

无论这场战争最终的结局如何,它都对世界形势和美国「蟒蛇」战略的实施造成了重大影响:

它使多极化发展趋势受到挫折。在美、俄、中、欧、日五大战略力量中,美国把欧日纳入其领导下,中俄作为两极实力较弱。多极化的形成将需要更长时间。 

它加剧了集团对抗和军备竞赛。北约对一个主权国家大打出手,必然促使非北约国家加强合作甚至联盟,从而增加了集团对抗的可能性。这场战争还会使许多国家增加国防投入,加速从工业时代战争向信息时代战争的过渡。而一些没有参加军备竞赛的第三世界国家,可能竞相发展和获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它导致了世界「碎化」。美国为首的北约公然支持科索沃阿族武装的分裂活动,将使世界许多国家的民族分裂分子受到鼓舞,其中有些分裂行动可能取得成功,导致世界进一步「碎化」,一个日益「碎化」的世界不仅有悖于全球化和区域化的潮流,而且会增加许多热点地区。 

它使主权国家至上为基础的现行国际关系准则受到严重冲击,使联合国为主的国际组织的调节功能受到削弱,导致强权横行、礼崩乐坏的局面,给即将到来的新世纪投下一层厚重的阴影。 

它使世界增强了对美国霸权主义及其要实施的「蟒蛇」战略的警惕和抵制。美国在科索沃战争中的蛮横使许多国家看清了,没有制约的「超级大国」将变成世界的「凯撒」,导致国际暴政和专制。特别是如果科索沃演变为第二个越南的话,将导致美国国力下降、国内矛盾尖锐和自信心受挫,迫使其在未来对外实行军事干涉和武装侵略时将变得较为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