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等“5·20”这个日子。除了看这边的强权如何给自己的大话收场,也想看看争选票的陈水扁和争得了选票的陈水扁究竟“有种”还是没种、究竟真诚还是虚伪、究竟是政客还是政治家。

  就职演讲很漂亮。可以说,这演讲如果由宋楚喻或许信良来发表,也是大致如此吧。那大体相同的言辞(和言辞后边表达的深远意义),如果出自前面两位之口,我这样的大陆人可能会感到温暖、会为之激动甚至自豪——因为世界上毕竟有一部分历2000年专制之苦的中国人通过和平与法制的路径走向了民主社会,证明了中国人不是天生的专制奴隶……但是,当这漂亮话从靠高喊台独而一路拼打出来的陈水扁之口发出,就让人——确切地说,让我这样的中国人——相当不舒服。

  首先那句“各位亲爱的海内外同胞”。不知这“同胞”里有没有我,看起来没有。而突然间我与《汉声》、与《天下》、与慈济功德会及高雄环保斗士们就这么隔离了,很是不习惯也很难舍;接着陈总统提到的“前仆後继无畏牺牲的民主前辈们”,也不知有没有殷海光、雷震,有没有傅斯年、张君劢,有没有黄炎培、罗隆基。如果有人骂我别这么小心眼,那么当他提到“推动(台湾)民主改革”之光荣的时候,为什么只有“李登辉先生过去十二年主政期间卓越政绩”,却没有了以专制而结束专制、首开党禁报禁的蒋经国?那潜台词是不是将李登辉推上“台湾民主之父”宝座垫底?

  总统接着冒出“台湾的本土文化与华人文化接轨”论。我不知道他所谓的“本土文化”是什么,高山原住民文化?福建漳州泉州文化?荷据时期和日据时期的“ 福尔摩沙”文化?反抗国民党专制腐败的“二二八”精神?让我弄不明白的是,就在此时此刻,用方块汉字起草这篇演讲稿、用闽腔国语演说的陈总统,从哪里和从什么时候与华人文化断了路?如此矫情,想撇清的又是什么?

  再往下读,那要撇的就不难发现了,原来“因为长期的隔离,使得双方(大陆人和台湾人)发展出截然不同的政治制度和生活方式”,似乎是,现今中国人无日无时不在与之抗争的党指挥枪、言论控制、四个坚持……都是我们志愿的选择和发展,而在民主的征途上先走了一步的台湾只有客客气气地划出“阳关道”与“独木桥”。好,既然如此,你就别再说什么“华人社会的里程碑”,别再引用孔孟,因为我们听众真是很难弄明白,当你把这叫做“中国人的智慧”的时候,指的是对方还是也包括了你自己。

  如此表里不一、如此前倨而后恭,从好的方面看似乎是在运用政治智慧、不轻捋虎须,给台湾以安定平和,但高风亮节政治家的变通与委琐政客的翻脸是有质的区别的。“当不当中国人”成了陈水扁想怎么翻就怎么翻的一张牌,而翻的原则和时机,只看权柄操作的需要。

  这“翻”没法不让人联想起日本的“脱亚论”和“兴亚论”。脱亚论把中国人、朝鲜人、南洋人贬为劣等而它大日本卓然独立;兴亚论则一次次用来为掠夺邻国制造借口。两论看来相抵牾,实互为表里。陈水扁今天又玩起了这一手,大概是从恩师×××郎(李登辉的日本名字)那里继承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