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大坝能否被恐怖袭击摧毁

——911启示录(8)

  以往对三峡大坝安全性的论证主要针对的是正规战争,一旦考虑恐怖袭击,以前的论证就有了疑问。911恐怖袭击改写以往战争规则,表明进行打击的能力与强度不再取决于实力。中国社会矛盾积累接近极限,三峡被摧毁将导致整个中国"溃坝"

  三峡大坝能否被恐怖袭击摧毁

  以往对三峡大坝安全性的争论,主要针对的是正规战争。认为可以保证安全的理由,一是战争会有预兆,可以提前降低大坝内的水位以保证安全;二是常规打击难以破坏三峡大坝;三是中国具有核威慑能力,敌方因此不敢使用核武器打击大坝。三峡大坝通过安全论证,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那时的论证对恐怖袭击基本没有认真考虑,因为对三峡大坝的规模而言,以往所知道的恐怖袭击都不在一个数量级,造成不了真正威胁。

  911之前,如果有人说恐怖分子可以让世贸中心双塔同时坍塌,一定会被认为是妄想。911之后,对恐怖分子可能做到什么,人们的想象力不得不扩展很多,因此对三峡大坝的安全,恐怖袭击就必须被当作一个需要面对的威胁。而一旦开始考虑恐怖主义活动,以前对三峡大坝安全性的论证就有了疑问。首先恐怖袭击是完全没有预兆的,而且总是会选择水库高水位,洪水流量大的时候进行;其次核威慑对恐怖主义完全不起作用,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恐怖分子在哪里。

  剩下的问题就只是恐怖分子有没有能力摧毁三峡大坝了。对此,仅仅用911做简单的类比,就论定恐怖分子能够摧毁三峡大坝还不能充分说服人。三峡大坝毕竟是用2700万吨混凝土和55万吨钢材铸成的,比世贸大厦大很多倍,即使是成吨炸药扔到上面,可能也不过让大坝破点皮,无碍大局。

  不过恐怖分子专门搞的就是人们意想不到的袭击,就跟从来没有人想到世贸大厦会坍塌一样。我考虑这个问题时,让自己设身处地从恐怖分子角度琢磨如何摧毁三峡大坝,但我下的功夫肯定及不上恐怖分子的万分之一。因此我想出的招数只能是最初级的,作用只在于看到三峡大坝有被恐怖袭击摧毁的可能。

  我考虑的角度是这样的,在大坝表面炸毁三峡大坝,有的计算认为需要五千万吨的爆炸当量9,恐怖分子因而无能为力。但如果不是在表面去炸,而是到大坝深处去炸,摧毁大坝的爆炸当量就会减少很多。三峡大坝不是一个死心的实体,为了泄洪和排淤,坝身上开了很多贯串的洞孔。一篇专业性的水工文章这样介绍三峡大坝:

  坝身孔数之多、尺寸之大实属罕见,泄洪坝段23个,总长度为483m,分表孔、深孔、底孔3层布置。表孔22个,单孔尺寸8m×17m,挑流消能,最大流速 37.9m/s;23个深孔布置在坝段中间,尺寸为7m×9m,设计水头85m,挑流最大流速39.5m/s;22个底孔,尺寸为6m×8.5m,设计水头为84m……10

  如果爆炸是在这67个泄洪孔内发生(越靠底部效果越好),根据我认识的那位前美军炸弹专家计算,只需要五千吨爆炸当量就可以摧毁大坝,也就是说,比在表面爆炸所需要的当量减少了一万倍。

  那位专家告诉我,五千吨当量的战术核武器,直径只如小汽车的方向盘,长短只有几十公分,一个人可以抱著就走。除了战术核武器,美军还发展出各种可单人背负的大当量炸弹,供伞兵降落携带,专门用于炸大坝大桥等大型建筑。这些武器被恐怖分子偷走或买去的可能是存在的。苏联解体后他曾在前苏联的中亚地区搞过一个时期核武销毁与监察,深知那里漏洞很多,黑幕重重。而新疆分离主义者在中亚关系密切,活动频繁,因此不是没有获得这类武器的可能。

  那位专家的计算在我看来是比较保守的。对他而言,大坝被爆炸摧毁的概念是爆炸的能量足够把几十米长的一段大坝整体抬起若干米,才算导致大坝的崩垮。其实水库上百米的水深,等于在每平方米坝体上都施加著上百吨的压力。2335米长、175米高的大坝在整体上承受著几千万吨的压力,因此只要在坝体底部炸出哪怕是不大的开裂,上千万吨的压力也会导致那些开裂迅速扩大,继而导致大坝发生崩塌。如果从这样的角度看,摧毁大坝真正需要的爆炸当量也许可以大大少于五千吨。那么恐怖分子即使得不到高科技的小型核武器或高当量炸弹,用比较低的技术也是有可能摧垮大坝的。

  比如说,用一船普通炸药(炸药当量会随技术发展不断提高),把船改造成半潜水状态,利用大坝开闸泄洪或冲淤之机,从上游接近大坝,开进大坝底部的泄洪孔,然后在孔内引爆炸药,很可能同样导致大坝崩垮。而那样一种袭击,几乎没有任何困难的技术。最难的也许就是控制爆炸时间。贯串大坝的洞孔长度只有一百多米(三峡大坝底部宽121米),水流在其中的最大流速可以达到39.5m/s,也就是说装载炸药的船三秒钟内就会被冲出大坝。爆炸必须在这几秒钟内引发,而且应该在最有效的位置。这个控制如果是由技术来实现,那是很难的,对技术水平要求很高,相当于尖端的巡航导弹。然而由人来实现,就变得很简单,只需一个与炸药共被封在船内的人到时按一下按钮,技术仅是几根电线而已。

  前面说的小型核弹也是这样,没有精密的导弹往大坝洞孔中送核弹头,就只能以人来代替。那会比用炸药要求的条件更简单一些,连船都不要,目标极小,只需一个自杀者背负核弹随水流潜进泄洪隧道,然后做一个引爆动作。

  我相信有人看到这里会发笑,太像故事了。对此我不否认,我已经说了我是在使用构思小说的想象力,其中一些细节也是胡编乱造。然而并不妨碍这构思中大的方面是具有可行性的。如果有人在911之前讲世贸大厦消失,那不也是会被当作故事?等到911发生后人们才会发现,现实有时会远远超出最丰富的想象力。

  三峡大坝如果被炸溃坝,带来的灾难到底有多大,我对此不能定量,但看到有的文章这样描述:

  溃坝洪峰的最大流量将达到100~237万立方米/秒,下泄洪峰将以每小时100公里的速度到达葛洲坝水利枢纽,届时洪峰仍将达到31万立方米/秒,洪水损坏葛洲坝大坝后进入宜昌市区,洪水在宜昌城内的流速仍然有每小时65公里,溃坝4~5小时后,宜昌城的水位将高达海拔64~71米。

  ……宜昌城已在水下20米处。在三峡大坝发生溃坝后,宜昌市的居民几乎没有机会逃生,因为在溃坝后的半个小时,洪峰已经就到达宜昌市。仅宜昌一市的人员损失将高达50万。

  ……当三峡水库里装满水,自然水流在60000立方米/秒时的溃坝情况将是怎样的,393亿立方米的水量,是个什么概念?就相当于黄河一年的水量,黄河一年的水量,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溃泄下来,将是一场什么样的灾难?

  不但宜昌保不住,沙市保不住,江汉平原保不住,武汉也保不住,京广、京九铁路也保不住,洪水影响范围一直到南京。11

  中国顶尖级的科学家钱伟长对此描述是:"长江下游六省市将成泽国,几亿人将陷入绝境"。

  有人批评钱的说法过于夸张,但我宁愿重视这种悲观论调,也不愿轻信那些对灾难的轻描淡写。即使达不到几亿人陷入绝境,只死几十万人难道就可以忽略不计吗?三峡溃坝即使淹不到南京,淹到武汉不也足够可怕?对于社会矛盾积累接近极限的中国,照样可能引起愈演愈烈的连锁反应,成为致命的一击,导致整个中国发生"溃坝"。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描述这样一个前景,用意不在渲染这件尚属于幻想的事情本身,而是希望进行一种提醒,911式的恐怖袭击改变了以往的战争规则,它表明进行打击的能力与强度不再一定取决于实力。911是美国的梦魇,然而对很多感受自己遭受压迫的族群,却在某种程度上成了辉煌的榜样和信心的来源。他们不一定是为911本身叫好,也不是仇恨美国,他们只从911中看到了弱者可能达到的力量。说911使世界发生了变化,主要应该就是在这里,强弱不再是过去的概念。在这个时代解决族群之争,如果强势族群还是把实力当作一切,说不定哪天就会使911的梦魇落到自己头上。

  而在我们中国,新疆问题最有可能成为恐怖主义之源。恐怖主义在那里已经发生,并且在发展。多年的强硬镇压没有使其被消灭,反而日益严重。对此,在思考中国的新疆政策时,我认为应该排在最前面的一个考虑就是,911离我们到底还有多远?以及怎样才能永远不让911在中国发生?

  注释:

  9《从人民防空角度看三峡大坝的安全》, http://www.ccad.org.cn/thjs/new_page_3.htm

  10邴凤山,《我国坝工技术成就》,

  11王维洛,《三峡大坝攸关台海战事》。

上一篇:新疆有没有恐怖主义组织?

下一篇:新疆移民与种族冲突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关于巴别尔的《骑兵军》

王蒙:我最近总算看完《骑兵军》的大部,当然,它写得很精彩,他能够把生与死,血与痛,勇敢与蛮横,仇恨与残忍,信仰与迷狂,卑鄙与聪明,善良与软弱审美化,把人性中最野蛮的与最不可思议的东西写得如此精练和正当正常,如此令人目瞪口呆,如此难以置信却又难以不信,这是很不寻常的。   它暗合我的一贯主张,人性绝对不是一个单一的东西,也不都是善良的东西,人性本身就充满着悖谬与分裂,不论是只承认阶级性不承认人性,或者小资式地把人性搞得那样酸的馒头——sentimental,都是可笑的。   在中国有一阵不许谈人性,后来又什么都是人性,还搞出了个“人性……去看看

“共享式改革”:改革转型与改革新政?

温家宝总理在这一届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了“全民共享改革成果”,这一理念被一些学者和媒体表述为“共享式改革”。这说明这一理念已经进入了政府的决策。“共享式改革”的重要特征就是全民参与,并以“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分享改革的成果。这势必将为改革赢得新的动力,更准确地说,是恢复改革的原动力,只不过这种原动力将以更成熟、更深刻甚至更为激动人心的形式表现出来。但是,如何将全民都纳入改革的共享对象之中,却不是件容易的事。要使得全民共享改革成果,至少必须要有以下几个根本的保证:一是看改革决策的制……去看看

高校收费对教育机会均等的负面影响及反思

原载《复旦教育论坛》2006年第2期  「英文标题」The Negative Influences and Considerations for the Charges of UniversityEducation  「作者简介」武毅英/吴连海,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福建厦门361005  武毅英,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高教发展研究中心教授;  吴连海,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2004级硕士研究生。  「内容提要」我国高校普遍存在高收费及收费依据相对模糊的状况,这一现象已极大地冲击了高等教育的资源配置,并对学生择校和专业选择产生了负面影响,使得高等教育的公平公正性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针对这一状况,本……去看看

锻造激情的木偶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政治学系博士研究生  作为“文化大革命”(以下简称“文革”)研究的重要组成部份,“红卫兵”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对“红卫兵”一代的政治社会化及其政治文化的形成与变迁的研究尚不多见。在“文革”前期充满激情和狂热的“红卫兵”在当时的社会政治动荡中发挥了非常重要而又独特的作用。为什么在那一代人中会产生这样的行为呢?青少年的社会化过程主要有三个途径,即家庭影响、学校教育和同伴影响。对“红卫兵”这一代人政治社会化过程的分析不仅有助于认识支配他们当时行为的价值观和社会规范,也……去看看

宗族与村干部

乡村治理的核心问题是权力问题,即什幺人、以什幺方式取得治理权,并以何种方式行使治理权。因此,研究宗族在乡村治理中的实际角色,就不能不重点分析它与治理精英的关系。如前所述,宗族之所以成为传统中国乡村治理中的重要角色,除了享有对族民的全面管理权外,还因为宗族与乡村治理精英有着十分紧密的关系,治理精英中的主要成分同时又是宗族精英,后者直接掌握着乡村治理权,而另一部分精英虽然未必是宗族精英,但他们的产生及其治理行为却受着宗族的强烈影响。前面对10个个案村在50—70年代间村干部的调查分析已表明,当时有的村(如古竹、……去看看

中国没有眼泪

Arthur Waldron: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历史系教授  这是一篇反事实推理文章。文中假设,如果不是因为一个人固执下赌,以及另一人、一位真正的美国英雄糟糕的判断,冷战最坏的局面有可能不会出现;那就不会有朝鲜战争、印度支那战争、越南战争、柬埔寨和台湾海峡危机,也不会有美国的红色恐惧;十余万美国人以及不计其数的亚洲人的生命将得到挽救。这位赌博者是中国国民党领导人蒋介石。他在二战结束之际,决心彻底消灭在满洲的中共势力。蒋不顾美国的劝告,投入了最精锐的部队,并且在1946年春季几乎取得全面的胜利。突然,蒋介石在马歇尔将……去看看

关于社会经济转轨的国际比较的对话

热话题与冷思考──关于社会经济转轨的国际比较的对话金雁: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大规模推行向市场经济过渡的改革,成为包括中国和前苏联东欧地区在内的绝大多数前计划经济国家的“时髦”。到如今,东欧改革已走过10年的历程,俄国的“叶利钦时代”已降下帏幕;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逐步建立起来,成就斐然,但仍有不少困难。由于各国国情不同,具体的路径和措施异彩纷呈,因而各国社会经济转轨的成效和存在的问题也不一样。尽管“转轨”进程仍在继续,但通过一段时间的实践,我们不妨做一下初步的尝试性的比较研究……去看看

[作者惠赐]前辈志在抗争后辈职在建设

李慎之先生辞世,标志中国大陆一个时代的结束。这个时代可以从1949年祘起,它的主要特征是自由民主对专制制度的抗争。  从专制制度方面说,以毛泽东为代表。他的马克思加秦始皇,把君权至上,无法无天的中国封建专制制度发展到无以复加的极致,残酷镇压民主自由运动,严重阻断了中国大陆社会向前发展,给大陆中国人造成空前惨重的灾难。而像郭沫若,冯友兰这样的学者文人,虽也有外国留学的经历,接触过不少的西方思想,但他们主要发扬的是君臣纲常的老传统,逢迎君主之恶,贪恋爵禄富贵,其实是围剿自由民主的帮工。德国人可以批评二战中为纳粹张……去看看

“孩子银行”+市场

在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的会议桌上,市场经济只占据着“边缘”的位置。不仅 在中国,基于我在夏威夷东西方中心人口所多年的学习和工作经验,在世界各国的 人口计划官员的办公桌上,市场经济也只占据着边缘的位置。理由也很简单:人口 问题的动态调整过程长达百年,各种社会经济后果的预测(如果“预测”仍然可能 的话)高度复杂,确确实实是“基本国策”。而“市场”的特征之一便是“短视”, 如果存在任何“市场失灵”的话,那么在“优化人口”的问题上,市场失灵的可能 性最大。尽管如此,我仍然认为:恰恰是在这样一个高度复杂的长周期问题上,计 ……去看看

灾难是民族和国家进步的加速器

文章原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08年第7期  【内容提要】民族崛起的过程往往也是经受磨砺的过程;大灾难能荡涤人性的虚荣,使人迅速找到真理;灾难是民族和国家进步的加速器。从2008年的抗灾实践中,我们可总结如下经验:第一,中华民族从近代以来百川汇海,最终选择的社会主义道路是完全正确的。第二,中国国防建设在新军事变革中不能失去传统。第三,在经济开发的同时不能忽视中国长江的国防价值。第四,国家在重视政治民主建设的同时,更要强调党的领导和全国人民的组织纪律性。第五,中国外交要在更大的范围内体现人民性。第六,《反分裂国……去看看

关系视角下的权力实践:21年春节联欢晚会的社会学解析

献给我的母亲  权力关系本身并不是什么坏的、人们应该从中解放出来的东西……问题并不在于试图在一种完全透明的实践中消解它们,而在于将法制、管理技术以及在伦理学、气质、自我的实践中赋予自我,这些东西将使这些权力实践得以在最低限度的支配下进行。——福柯[1]  内容提要  本文以一个奇怪的“春节晚会现象”作为分析的起点:对于春节联欢晚会,人们为什么“年年骂来年年看”甚至“边骂边看”?这是一个观众在多大程度上接受春节晚会的问题春节晚会是由国家电……去看看

现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内在缺陷

与此同时,对北大的自由主义传统作正面的肯定,并不意味着这一传统已经十全十美、不可改动、不可逾越。对这一传统持绝对化的态度是有悖于自由主义精神的。相反,若是对这一传统持一种建设性的反思态度可能更有助于加深对这一传统的理解,有助于我们认真消化这一传统在形成过程中的经验得失。   剖析北大传统,我们不能不注意其中存在着若干重大的紧张关系。我这里之所以称之为“紧张”,而非“矛盾”,意味着我无意去断定谁是正方、谁是反方,谁对谁错。在一对紧张关系中,也许每一方都有一定的道理。按照多元真理观,特别是在价值领域,……去看看

海德格尔的爱情与写作

深谙爱情的法国小说家巴尔扎克说:“真正伟大的爱情就像文学杰作一样不同寻常。”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德国著名思想家汉娜·阿伦特与她的老师马丁·海德格尔的恋情开始为中国人所关注。从现有的资料看,这两位持不同观念的思想者之间保持终生的独特爱情,牵涉到哲学、政治、种族等诸多方面。人们纳闷:爱,何以有如此巨大的能量,竟使一个思想者包容并且原谅与爱截然相反的性格与行为?单世联先生从写作的意义上撰写这两位思想者的传奇故事,对爱情与写作的深刻关系作了探讨,同时也扩展人们对写作行为的理解。   几十年来,阿伦特与海……去看看

二轮承包后的中国农村土地行政性调整

   2010/09/01
原载《中国农村观察》2009年第10期  内容提要:基于2008年进行的全国6省119个村庄的大样本调查数据,本文研究了二轮承包以来中央稳定农地承包权政策的执行情况。研究发现,在中央大力推行稳定农地承包权的大环境下,二轮承包后各地发生土地大调整和小调整的次数显著下降,但一些地方依然在进行土地调整,其中又以小调整为主。研究还发现,仍有超过60%的被访者、特别是二轮承包以来家庭人口增加的被访者以及以非农业收入为主的被访者,不太认同农地承包权长久不变的政策,认为应该按人口变动进行土地调整。因此,要解决中国现有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