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新疆独立荆棘路

  主张新疆独立的人士可以说,汉人不同意给新疆独立,我们也不指望他们恩赐,那就靠我们自己的斗争去实现新疆独立。

  世界历史上虽有不少通过战争打出民族独立的先例,但是在中国却基本没有这种可能。因为中国的少数民族与汉族在人口、实力上相差实在太过悬殊。即使中国所有少数民族加在一起,也不足汉人的十分之一;全新疆的少数民族加在一起,不足汉人的百分之一;单独一个维吾尔族则只是汉人的百分之零点几,如何打得赢呢?

  在专制权力稳固之时,新疆独立无论采取什么形式,政治反对派也好,地下组织也好,恐怖活动也好,除了表达反抗姿态,给当局制造一些麻烦,都不会有实际进展。现代国家机器拥有的能力是反对派无法抗衡的。不仅少数民族如此,汉人反对派运动不也照样一事无成?虽然中国的社会矛盾被形容为遍地干柴,只等出现陈胜吴广就会揭竿而起。但陈胜吴广就是出不来。有人推论,若是有今天这种机动能力,当年武昌兵变的最初一刻能把忠于朝廷的军队空投到武昌,就不会导致后来的辛亥革命,中国历史就可能和今天的道路有很大不同。在冷兵器年代,国家武装力量尽管有较高组织和训练水平,武器水平却比民间高不了太多,无非都是铁匠铺打造的大刀长矛,因此民间力量有起事和割据的可能。而今天的国家和民间的武力水平相差之大,怎么形容都不会过分,以武装斗争对抗国家政权已经很少可能,并且完全无法指望获胜。

  如前所说,新疆独立力量真正能够起事的时机,只有在中国进入民主转型,中央政权控制力大幅衰减,整个中国社会陷入动荡和纷争之时。那时中国自顾不暇,新疆本地政权也会随共产党的垮台而陷入混乱。专制政权的特点就是这样,一切大权集于中枢,中枢稳固时可以无孔不入地管制一切,一旦中枢出了问题,整个体制就会丧失功能。对于中国这种"党领导一切"的体制,问题会更严重,党垮则整个体制就随之垮,原本积累的社会矛盾就会因为镇制失灵一同爆发,导致一个不断趋向崩溃的循环。

  新疆肯定会有形形色色的民族分离者利用混乱在那时打出"东土耳其斯坦"的旗号,成立或大或小的地方权力机构、政党组织乃至武力集团。但因为事先没有足够的准备和培养期,多数都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力量,不过是趁乱起事,就地扩大实力而已。真正搞出名堂,取决于是否能把各个山头整合在一起,形成有领袖、有纲领、有组织、有行动能力的统一阵营,并且被当地多数民众所拥戴。新疆分离势力的弱处就在这里,没有达赖喇嘛那样万众归心的领袖,也没有类似西藏流亡政府那种权威的中枢机构。即使是目前在中国境外从事分离活动的维吾尔人,也是组织林立,无法实现整合。未来一旦在新疆本地各自有了权力和地盘,整合就会更难实现。中国出现乱局只意味给新疆独立提供了起事的机会,并不意味一定就会成事。如果那时的新疆陷入当年阿富汗游击队那种内讧不休,即使完全不考虑中国和新疆汉人的因素,新疆独立也无从可谈,只不过是在中国的乱局上再多添一些乱而已。未来新疆出现这样的前景,可能性不是很小。

  再来考虑中国和汉人的因素。中国内地如果出现严重的动乱,一时无法顾及新疆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新疆和西藏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新疆有750万汉人。他们占据了新疆大部分城市,其中还有二百多万汉人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半军事化组织分布在新疆大部分区域。汉人控制著新疆的油田、企业、铁路、机场、金融和口岸,现代社会的所有主要环节,几乎全部由汉人掌控。还有军队、警察和武器也都被汉人控制。因此我相信不管中国内地怎么乱,即使是共产党政权垮掉,新疆的汉人也会在军队、兵团,以及城市市政当局的领导下与新疆分离势力开战。他们中间相当一部分人早就把新疆当作家园,已经别无去处,同时他们一直受著这样的恐吓,也一直有这样的看法--只要让维吾尔人占了上风,汉人就会被全部杀光。因此对他们而言,反对新疆独立就成了为保卫自己和亲人生命的战斗。那种背水而战的压力足以让他们抛开通常情况下汉人的党争和夺利,一致对敌。

  新疆汉人不仅会有战斗决心,也有打赢的可能。新疆是一个适于发挥现代化优势的地方,广阔的地域需要机动性,平坦的地形适于大部队作战和重武器施展,这种优势正是在新疆汉人的一边。同时新疆有丰富的资源和相对完整的生产体系,可以就地筹措燃料、给养与后勤保证,而不至于像西藏那样,内地供应一断,军队就失去机动性,只能缩在军营里自保。因此,即使完全中国内地一时顾不上支援新疆,仅靠新疆的750万汉人,都有可能阻止新疆独立的实现。

  当地民族争取新疆独立的斗争能否取得进展,一是取决于自身是不是可以结成坚强的阵营,二是能否获得周边国家和伊斯兰世界的支持。前者已经说了并不容易,后者也不那么简单。无疑,新疆周边国家和新疆当地民族有著千丝万缕的联系,伊斯兰世界也会有各种势力援助新疆的"圣战",但那些支持可能主要来自民间力量。其中也许不乏本拉登或塔利班一类有能量的组织,也会有不少单枪匹马的善战之士,但却不太会有国家介入,不管是新疆周边国家,还是伊斯兰世界的其他国家。因为那些国家大都是世俗政府,不会仅仅因为民族和宗教原因轻易介入别国--尤其是一个大国--的事务。即使中国陷入混乱,总有重新稳定下来的时候,那时还是得做邻居或打交道。乘人之危导致为自己树立一个将来的强敌可能并不值得。况且那些政府大都对自己国家内部的宗教极端势力采取镇压,也不一定希望相邻的新疆由极端势力控制。

  除非在一种情况下新疆脱离中国有可能成功,那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决定利用中国动乱肢解中国,并为此提供实际支持。我不知道美国现在有没有这样的打算和将来会不会产生这样的决定。某些角度看肢解中国也许对美国有利,从此不会再出现一个强大的、具有威胁性的中国。但如果眼光看得宽阔一些,中国的失衡可能对整个世界带来更大的威胁,最终也会危及到西方世界自身。但我们暂且假设有一天西方真地对中国进行肢解,那时会发生什么情况。

  美国和西方肢解中国,一方面可以利用各种手段对当时处于软弱状态而急需国际支持的中国当局施加压力,使其步步退让;一方面则扶持新疆本地的分离势力,为其提供资源,帮助其组建阵营,扩大控制范围;同时再用民族自决、全民公决、人权高于主权说、国际组织的认可、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进驻等给分离创造条件,提供合法性。在那种情况下,新疆周边国家、泛伊斯兰势力、泛突厥势力等都会趁机插手,给新疆分离势力提供资源,寻找和培养自己的代理人。一旦大量资源滚滚而来,新疆分离势力就可以迅速壮大。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曾经拥有过苏联装备的5万正规军,未来则可能有美式装备的更大规模军队,足以与新疆汉人的军队作战。假使再能出现明智而具高超手腕的政治家,采取理性务实政策,给新疆汉人生命财产以安全保证,给愿意撤回中国内地的汉人让开通路,并给他们大方的财产补偿等,瓦解汉人斗志,促使尽可能多的汉人返回中国内地。汉人走得越多,新疆独立的障碍也就越小。只有在这些条件都具备的时候,新疆从中国分离才有可能。

  不能说这种前景完全没有可能,但是从概率而论,不会太大。

  但我们不妨假定最终在新疆就是这种前景,新疆真地和中国分离,实现了独立,那时会面临什么呢?新疆内部那时可能发生的问题放在下一节谈,新疆对外面临的首要问题仍然还是中国。因为新疆的土地不能搬走,只要和中国土地连在一起,就不可能逃避中国的影响。中国无非有两种前景,一是逐渐摆脱动荡局面重新稳定下来。尽管被肢解后的中国无法再去追求世界强国地位,但其对新疆而言仍是庞然大物。一方面国家被肢解给汉人造成的心理创伤总会伺机反弹;另一方面领土的缩减使汉人生存空间遭到过分挤压,反而会导致其扩张性增强,因为十几亿汉人挤在肢解后的空间是难以发展起来的。美国和西方充当的世界警察只能在一时防范中国,却不能永远让中国不去体现自己的意志。中国是不会放弃重新收回新疆的,因此我相信独立后的新疆不会有安宁的日子。未来的新疆要想保持住独立,也不得不把大部分精力和财力用于对付中国威胁。

  中国的另一种前景是动荡不断,最终陷入社会崩溃。虽然那时中国作为国家而言可能不再有威胁,但是另一种威胁对新疆照样可怕--不得不自己寻找生路的汉人流民,将会像洪水一样流向四面八方。而中国的东南有大海,西南有汉人无法适应的西藏高原,北面是俄罗斯难以逾越的严冬,因此流民洪水会自然地西向,沿著古老的丝绸之路去"走西口"。面对那样的洪流,新疆将如同螳臂当车一样无奈。因此让我去设身处地想像新疆独立后的领导人应该怎么办,我是会感到一筹莫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