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诺维也夫论列宁主义与社会主义

  提要:季诺维也夫在有关著作中正确地阐述了列宁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最终胜利的思想,阐述了列宁关于俄国不能单独一国取得社会主义最终胜利的思想。同时提出,列宁对社会主义在世界范围内取得最终胜利充满信心。可是季诺维也夫没有找到和援引列宁关于单独一国不能取得社会主义胜利(包括最终胜利)的最重要的材料,没有发现和论证列宁晚年的一个重要思想,即俄国一国建设社会主义的思想。而且他夸大了列宁主义的世界意义。

  关键词:季诺维也夫;列宁;社会主义胜利;最终胜利;“一国胜利”

  1924至1925年间,即列宁逝世不久,作为俄共(布)主要领导人和曾经长期在列宁身边工作的老布尔什维克的季诺维也夫,写作和出版《列宁主义——列宁主义研究导论》,对列宁主义的各个理论观点进行了阐释。本文研究和评析季诺维也夫论列宁主义与社会主义在一国胜利的问题。

  一

  社会主义在一国胜利的问题,是列宁逝世后联共(布)内发生严重分歧和争论的问题。季诺维也夫援引大量列宁的论断,阐述了列宁关于社会主义胜利的思想。

  第一,季诺维也夫正确地阐述了列宁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最终胜利的思想。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原理,所谓社会主义胜利,是指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即建成了社会主义制度的胜利。而且根据列宁的观点(当然列宁观点同马克思、恩格斯观点是一致的),社会主义社会没有三大差别,没有商品货币,作为阶级统治工具的国家正在消亡过程中。实现了这种社会状态,才是社会主义胜利。实际上,社会主义胜利等于社会主义制度的胜利,等于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只有从这种意义上提出社会主义胜利,才有科学意义和理论价值。对此,季诺维也夫有非常深刻的理解。他指出:工人阶级争得了八小时工作制,这是无产阶级及其政党斗争的胜利,不是社会主义的胜利。如果无产阶级在某个国家夺取了政权,这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巨大胜利,也不是社会主义的胜利。“不但如此。取得政权的无产阶级实施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社会化的法令,自然是社会主义的胜利。但这也不是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在这种场合我们想说的只是完成了走向社会主义的最坚决的步骤。宣布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归国家所有这一事实本身还不是最终胜利的社会主义制度。”[1](p230)意思是说,这仍然不是社会主义的胜利。

  季诺维也夫援引大量列宁的论断,说明什么是社会主义胜利。列宁在《伟大的创举》一文中说:“通常所说的社会主义,马克思把它称作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或低级阶段。既然生产资料已成为公有财产,那么‘共产主义’这个名词在这里也是可以用的,只要不忘记这还不是完全的共产主义。”[2](p12)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一书中援引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中的话语说,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区别,只在于社会主义指从资本主义生长起来的新社会的第一个阶段,共产主义指社会主义的下一个阶段或高级阶段。在社会主义阶段,存在着资本主义的传统和痕迹,在消费资料的分配上实行“按劳分配”的制度。“按劳分配”通行的是等量劳动换取等量产品的原则,体现了“资产阶级权利”。在共产主义社会,在生产力高度发展和社会财富的泉源充分涌流之后,社会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权利的狭隘眼界,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季诺维也夫在援引了上述列宁的论述后说:“这就是列宁继马克思恩格斯之后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所作的科学的定义。”[1](p232)他的意图在于说明,实现了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才是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

  列宁在《无产阶级专政时代的经济和政治》一文中提出:“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2](p272)他接着说,为了消灭阶级,首先必须消灭地主和资本家,这部分任务我们已经完成,但是这只是一部分任务,而且不是最困难的任务。为了消灭阶级,其次必须消灭工农之间的差别,这是一个无比困难的任务,是一个需要长时期工作的任务。列宁还说,向社会主义过渡,是一条漫长的道路,即使我们的下一代也未必能过渡到社会主义。我们现在还不能实行社会主义,希望我们的儿子辈或者孙子辈能够把这种制度建成就好了。季诺维也夫在援引了上述列宁的论断后说:可以得出结论,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至少”应理解为:消灭阶级;废除一个阶级的专政,即废除无产阶级专政。严格地说,“社会主义的完全和最终胜利是从共产主义的第一个阶段或低级阶段过渡到第二个阶段即高级阶段。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是消除分配上的缺陷和‘资产阶级权利’的不平等——并且这种消除是可靠的、稳固的、不可动摇的,是建立在基于最新科学的高度技术上的。”[1](p234—235)意思是说,由于科学和技术的发展和生产力的提高,实现了按需分配,过渡到共产主义,才是真正科学意义上的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他的这种解释符合列宁的思想。

  归纳列宁的思想以及季诺维也夫对列宁思想的阐释,所谓社会主义胜利,也即社会主义制度的胜利,也即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至少”要达到的条件是:消灭了阶级,废除了无产阶级专政。真正合格的条件是社会过渡到了共产主义的高级阶段,即实行“按需分配”的阶段。

  第二,季诺维也夫正确地阐述了列宁关于俄国不能单独一国取得社会主义最终胜利的思想。新经济政策初期,列宁在有关会议上的报告中说:“在俄国这样的国家里,社会主义革命只有具备两个条件才能获得最终胜利。第一个条件是及时得到一个或几个先进国家社会主义革命的支援。”“另一个条件,就是实现自己专政的或者说掌握国家政权的无产阶级和大多数农民之间达成妥协。”“我们知道,在其他国家的革命还没有到来之前,只有同农民妥协,才能拯救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3](p50—51)意思是说,俄国无产阶级的力量有限,要把革命发展下去并取得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一是要求西方许多国家很快发生社会主义革命,俄国无产阶级能够得到西方社会主义革命的支援。二是要求俄国无产阶级在国内同农民“妥协”,即满足农民的利益要求,同农民结成联盟,使无产阶级专政能够得以巩固,使无产阶级的事业能够坚持到世界革命胜利的那一天。这说明,在列宁的思想上,俄国一国取得社会主义最终胜利是不可能的。季诺维也夫就此说:“列宁在俄共第十次代表大会上的报告就是这样说的。就实质而言,在这些话里我们已经有了论断社会主义在一国胜利问题上列宁主义的真正观点的全部主要之点。”[1](p237)他的这一论断,肯定了列宁关于俄国不能单独一国取得社会主义最终胜利的思想。

  接着,季诺维也夫考察了列宁上述思想的形成过程。1915年,列宁在《论欧洲联邦口号》一文中说:“经济和政治发展的不平衡是资本主义的绝对规律。由此就应得出结论:社会主义可能首先在少数甚至在单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内获得胜利。”[4](p367)1916年,列宁在《无产阶级革命的军事纲领》中再次提出:“资本主义的发展在各个国家是极不平衡的。而且在商品生产下也只能是这样。由此得出一个必然的结论:社会主义不能在所有国家内同时获得胜利。它将首先在一个或者几个国家内获得胜利,而其余的国家在一段时间内将仍然是资产阶级的或资产阶级以前的国家。”[5](p88)以上列宁两段话的意思是说,从世界范围看,资本主义经济和政治发展不平衡,既有西方先进资本主义国家,又有其他地区比较落后和十分落后的国家,根据马克思主义关于只有资本主义充分发展的地方才能取得社会主义胜利的原理,社会主义革命将首先在西方“少数”先进资本主义国家取得胜利。

上一篇:建立中国特色的农村自治制度

下一篇:俄罗斯经济转轨的路径选择与转型性经济危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当代农民利益表达形式的转型

原载《二十一世纪》双月刊2005年10月号/总第九十一期  官僚帝国与小农个体的不平等博弈  历史上,中国是一个行政权力主导一切的国家。自秦帝国大一统局面形成以来,超强行政权力在此后两千余年对整个社会的控制和渗透虽偶有松弛,如魏晋南北朝时期士族大家的兴盛及与国家政权的对抗,但在绝大数时间里,国家维持了对整个社会生活的绝对控制,农村社会当然也不例外。但对於这一问题,长期以来国内外学术界却形成了这样一种认识范式,即:「在中国,三代之始,虽无地方自治之名,然却有地方自治之实。自隋朝中叶以降,直到清代,国家实行郡县制,……去看看

刺猬的温顺(中)

雅典哲人与民众的政治-神学冲突   在说过古典哲学的所谓"自然性"后,施特劳斯从柏拉图最后的著作《法律篇》开始解经。   《法律篇》记叙的是,一位雅典哲人跑到克里特岛,与两位当地长老(一为克里特人、一为斯巴达人)讨论法律的起源──谁是"立法者"。克里特和斯巴达的法律是神法──神赐的,与雅典政制不同,那里根本没有什幺"立法"的事情。可想而知,雅典哲人与两位长老在法的正当性(立法抑或神赐的法)这一问题上,难免产生价值冲突。事实上,施特劳斯解释说,雅典哲人跑去克里特岛的实际目的,很可能是想向他们引进雅典式的立法──这等……去看看

“政治发展更要软着陆”

作者:《大公报》记者外间传说,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是接近中共最高权力层的“文胆”。我们带着探访“文胆”的心情来到中央编译局,操着一口浙江普通话的俞可平在他明亮的办公室接待了我们。他明确否认自己是“文胆”,且不认同现代的民主政治体制还有存在师爷、“文胆”的必要。他说:“师爷啊、‘文胆’啊,我认为是中国传统的政治产物,应当慢慢通过中国现代的民主决策体制来替代,决策不应当依靠几个‘文胆’的个人行为。那样才对呢!”他的话让我们心生感动,进而感到这位身材瘦削、书卷气十足的学者的可爱。大公报记者就中国政治……去看看

国家赋税与宪政转型

國家的稅收就是國家。——柏克《法國革命反思錄》  自朱镕基公开批评富人不纳税,到亿万富姐刘晓庆的涉税案传闻不断,税收问题引发公众对于税负公平的议论,尤其是对目前个人所得税征收“杀贫济富”倾向的指责,使问题引向了对政府公共选择在利益分化格局中到底“屁股”坐在哪一边的质疑。在此意义上,刘晓庆案具有杀鸡给客看的效果,为当局道貌岸然下的失信争回了一次发球权。然而此次事件揭示出的并不止于此。在此文中,我试图将以此案为焦点的加强个税征管的运动,放在一个更加宏大的背景下进行观照。即国家税收尤其是个人所得税……去看看

嬗变、缺位和弥补:政治安排中私营企业主利益表达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博士后,北京100871  原载《社会科学研究》2004年第6期  「标题注释」本文涉及的皖南宣城市七县市区社会调查,系笔者赴宣城市做田野调查期间(2002年1月至2003年1月),在市委、市人大、市政协等相关部门和七县区委(含市开发区工委)的大力支持下完成的。其间,在长达一年的时间内,以上单位协助笔者与100多位在不同类型、层次制度内政治参与的私营企业主进行过面对面的对话和沟通,组织了10多场相关人士参加的座谈会,有针对性地现场发放并回收了32份调查问卷,提供了及时有效的相关文献资料。特此一并致以谢忱(文中人名……去看看

和平解决朝鲜核问题的“吕加平方案”

朝鲜政府继4月23日再次宣布已拥有核武器,并在5月12日正式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这表明金正日政权要在朝核问题上与主张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美国、甚至中、俄、日、韩等国及国际社会挑战下去。如果中国只是口头上反对朝鲜拥有核武,而事实上听其任之,不予介入,或者只是"苦口婆心"地规劝金正日放弃核武器,实现半岛无核化,也劝告美国不要对朝动武,和平解决朝核问题;如果战略重点在欧洲的俄罗斯也只是在姿态上强烈要求和警告美国不要进攻朝鲜,实际上却像对待伊拉克萨达姆政权那样心有余而力不足地不予干涉。局势发展下去必定是美……去看看

当“三农”遭遇WTO

“北大讲坛精品讲座系列-WTO与中国”第四讲  时间:2001年12月4日(星期二)19:00  地点:电教报告厅  主讲人:温铁军研究员,中国体改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改革杂志社总编辑兼常务副社长。中国宏观经济信息网首席经济学家,中国改革研究基金会学术委员,中国经济信息网高级经济顾问、“中国经济50人论坛”成员,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特聘专家,天则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讲座内容:  大家好,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到底是应该讲十年试验的反思,还是入世后农业遇到的挑战。如果讲我十年试验的反思,我其实并不认为中国在入世的条件下会有什……去看看

政策时滞、制度博弈与信任赤字

原载《天津市委党校学报》2009年第5期  [摘要]中国社会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大转型的时代,公共政策的变革都必须从转轨语境和中国国情出发。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与市场经济的发展、公共领域的扩大和市民社会的形成,当下人事档案制度已无法适应时代转型和社会进步的要求,政策时滞引发的制度博弈不可避免。“弃档死档”、“人档脱节”、“人质档案”、“档案克隆”、“注水档案”现象的普遍存在以及各种档案官司的出现,有力地昭示着“人事档案制度的黄昏”已经到……去看看

对转型期中国犯罪实际发案情况的估测

原载《社会科学》2006年第1期  摘要:本文以联合国犯罪受害调查和公安部的立案不实调查为依据,对我国1978年以来犯罪的实际发案情况进行了估测。考虑到有许多犯罪案件发生后受害人没有报案以及立案不实顽症的客观存在,我国的犯罪问题实际上比以立案数为标准的统计值所反映的情况要严重得多。2004年全国犯罪发案数、犯罪率分别达到约2548万起、1800起/10万人,分别比同年犯罪立案数统计值(471.8万起)和犯罪率统计值(363起/10万人)高4倍。不过,我国的犯罪率仍然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关键词:犯罪;犯罪率;中国;转型期  收稿日期:2005-1……去看看

我的老朋友德隆打工记

据说,北京的所谓雅痞里,很多人都有几位老外朋友。男男女女认识一两位老外,有些什么好处,似乎也只是听说:语言啦、出国啦、担保啦,最不济,是有些钱财实物之惠之类的,进入了三里屯等另一种上等人的圈子,有些因此就像做了老外的经纪人一样,担当了老外在华的一切活动,后来者即使认识,也无那份交情了。   这传说似乎是真的。我虽不雅,却也有幸有一位法国的朋友。不幸的是我的法国朋友在北京已混了十多年了,他认识的中国人比我认识的中国人还要多。他的能力和资源已被中国人淘金一样淘尽了。据我所知,我的好几个朋友都在他的帮助下,去法国……去看看

鲍曼思想研究:探索新的分析范式

一 问题的提出   齐格蒙特·鲍曼被认为是当今用英语写作的最伟大的社会理论家之一,是现代性与后现代性研究最著名的思想家之一。对于他在国际学术界的影响力,我们不妨以另一位更为国内学者所熟知的社会理论家吉登斯作为参照物来比较:吉登斯在1992年就称之为「出类拔萃的后现代理论家」(Anthony Giddens,1992:21-22);鲍曼研究专家贝尔哈兹指出,在当前讨论参与现代性问题的欧洲社会理论家中,最具冲击力的「三驾马车」是:吉登斯、贝克和鲍曼,三人各有千秋,分别从各自的知识世界来理解新的欧洲社会,推动并探索社会政治理论发展的新空……去看看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与村庄治理转型

原载《政治学研究》2009年第6期  内容提要: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改革开放以来农村的基本经济制度,农村社会治理体制以此为基础。土地作为农民的生存保障,承包经营权的流转涉及到农村社会利益的分配和调整。在政府、市场等多种力量推动下,一些地方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市场开始形成。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使农户家庭收入、劳动力流动、农村社会结构、社区公共需求等发生了变化,这些变化对村庄治理的内容、方向、目标乃至模式形成了一定的冲击。  关键词: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村庄治理;转型  基金项目:2009年教育部……去看看

贺茅家琦先生七十大寿

我在文革结束恢复高考制度后于1978年秋考入南京大学历史系。在这之前,我就闻知茅家琦先生是著名的中国近代史专家。1975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南京大学外语系一俄裔女教授和她的先生,以后与这对可亲的老人有了来往,并经常在假日拜访他们。老夫妇知道我喜欢中国近现代史,曾主动提出要帮我和他们的朋友及邻居茅家琦先生联系。但我自感浅陋,未敢贸然造访。进入南大历史系后,我有机会聆听茅先生的报告和讲座,却一直未有个人来往。1979年南大校庆,历史系举办首届大学生学术报告会,我作了一个题为《杰佛逊和他的独立宣言》的报告……去看看

论企业跨国经营中的知识管理

摘要:传统跨国经营理论体现出来的单向的阶梯性的以输出为主的知识管理模式已经过时了。事实上知识经济和全球化竞争的进一步发展使得全球经营所需要的知识并不偏于一隅,跨国公司必须学会识别分散在全球的知识,加以整合和创新,在此基础上创造出适合全球的产品和服务,在全球市场上推广和销售。而这正是全球化经营战略的核心。  关键词:跨国公司,知识管理  20世纪末全球化的趋势已不可阻挡,新世纪跨国公司都把如何更好地全球化作为自己的经营战略。在全球化过程中,知识管理显得越来越为重要,以前跨国公司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往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