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大学经管学院,江苏南京210009)

  原载《中国软科学》2004年第8期

  摘要:中国和美国对双边贸易不平衡额问题的估计存在着很大的分歧,这种分歧已逐渐成为双边贸易摩擦的主要根源之一。2002年中国数据显示对美贸易顺差为427亿美元,而美国数据显示对华贸易逆差为1031亿美元,二者的差距高达604亿美元,那么哪组数据是正确的呢?我们认为二者都不完全准确。本文对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从计价方法、香港转口贸易、服务贸易、加工贸易等多个角度进行了实证分析,并在此基础上对不平衡额数据提供了估计。

  关键词:双边贸易;顺差;逆差;贸易不平衡

  *标题注释:选择该时间段进行研究的理由是,一是自1993年开始,中国对美贸易出现顺差并延续至今;二是美国学者一般认为,自1993年以后中国才对出口香港和经香港转出口美国分别进行记录,而在此前则没有考虑统计香港转口美国问题。本文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70172028)。

  作者简介:曹乾(1973-),男,山东临沂人,讲师,东南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在职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宏观经济、金融工程。

  一、引言

  中美建交以来,两国经贸关系迅速发展,呈现较强的互补性和互利性。根据中国官方的统计,1978至2002年,中美双边贸易额从10亿美元增加到972亿美元,几乎增加了100倍[1].至2003年中国已成为美国第四主要贸易伙伴国,而美国则成为中国第二贸易伙伴国。在两国贸易额快速增长的同时,中美双边贸易统计与贸易实况出现了较大的偏离。中国和美国对双边贸易不平衡问题的估计存在着很大的分歧,2002年中国数据显示对美贸易顺差为427亿美元,而美国数据显示对华贸易逆差为1031亿美元,二者的差距高达604亿美元,那么哪组数据是正确的呢?

  中美双边贸易的不平衡额问题已成为双方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并逐渐成为双边贸易摩擦的起因或根源之一。美国不但据此要求中国扩大自美进口,而且一再扬言要对中国进行制裁。例如,2003年11月,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国对美出口的针织品、胸衣和袍服三类纺织品实行新配额并启动特别保障条款;随后,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决定对从中国进口的可锻铸铁管件征收反倾销税;紧接着,美国商务部又裁定中国出口美国的彩电存在倾销行为并宣布进行制裁等等。可以说中美双方围绕贸易额所产生的矛盾与争执已成为中美贸易进一步发展的一大障碍。

  那么,中美双边贸易不平衡额真如两国官方数据统计的那样大吗?造成这种差距的原因在哪里?回答和解决上述问题在当前的两国双边贸易形势下无疑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

  表1中美双边贸易数额和平衡(单位:10亿美元)

  资料来源:中国海关统计,中国海关总署,各年;美国对外贸易统计(U1S1ForeignTrade Highlights),美国商务部,各年。

  二、中美双边贸易不平衡额的产生与发展概况

  1984年以前,中美两国贸易统计数字基本一致。之后,双边贸易统计数据差额越来越大,美国官方统计显示,在两国双边贸易中,1979至1982年美国为顺差,1983年开始出现逆差,逆差额为3亿美元,1989年为6118亿美元,1996年增至395亿美元,2002年猛增至1031亿美元;而据中国官方统计,在1979年到1992年的14年间,中国一直是对美逆差,自1993年开始转为顺差,顺差的局面一直持续到现在。具体情况如表1所示。

  从表1中美两国官方提供的贸易及其平衡数据可以看出,二者既有一致性的一面,也存在着严重分歧的一面。一致性体现在,自1993年以来中国对美贸易一直保持着顺差地位,且顺差额呈现逐年扩大的局面;分歧性体现在,一是关于中国对美出口数额,美国统计数字约是中国相应年份统计数字的2倍;二是关于中国自美进口数额,美国统计数字始终比中国数据少1/3左右;三是,上述两点的分歧和差异自然造成贸易顺差/逆差额估计数字的差距。

  对于中美双边贸易不平衡两国统计问题,国内外学者已从多个角度进行了成因分析,这些因素包括进出口统计的产销国原则、进出口计价因素、香港转口贸易因素、服务贸易因素等等[2-5].但这些分析多属于描述性的定性分析。美国学者Lau ,L.J 和Fung,K.C 对此问题的研究虽是定量研究,但也存在着缺陷,主要体现在对中国出口额的处理上,他们简单地把中国大陆经香港转出口美国的数据直接累加在直接出口美国的数据之上,这无疑存在着严重的"双重累计"风险和错误[5-6].因此,一方面我们借鉴这些原因分析的路径,另一方面也修正了他们在处理该问题上的缺陷。

  三、计价方法不同的因素及调整后的比较

  目前世界各国海关统计和报告出口商品的价格均按照"船上交易价"(f1o1b ,f reeon board),惟独美国除外,美国出口按"船边交易价"(f1a1s ,f ree along side)计价。船上交易价与船边交易价的差别在于前者包括装船费用,这项费用的比重不大,一般估计为船边交易价(f1a1s )的1%.对于进口商品而言,世界各国海关一般按"成本、运费及保险费价"(c1i1f ,cost,insurance and f reight),中国和美国均如此,不存在差别。成本、运费及保险费价(c1i1f )与船上交易价(f1o1b )的区别在于,前者包括商品自出口国到进口国的保险费和运杂费,该项费用一般估计为船上交易价(f1o1b )的1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就采用这种估计和处理方法。

  尽管一国对出口和进口的商品采取不同计价方法的理由很多,例如为了便于国民首途核算、便于衡量国际收支平衡以及便于计征关税等等,但这种出口和进口采取不同的计价方法却夸大了双方不平衡问题。

  举一个例子说明,假设中国和美国各自向对方出口100亿美元的商品(暂不考虑f1a1s和f1o1b 的区别),那么从会计原理上,中美两国贸易是平衡的,也就是说无论中国还是美国都不存在贸易盈余或赤字问题。但是,事实如此现实却并非如此,现实的情况是,对于美国而言,它认为向中国出口100亿美元,却进口了110亿美元,美国贸易逆差10亿美元!相同的推理,中国也认为出口100亿美元但进口110亿美元,中国也出现贸易逆差10亿美元!而且这一逆差额会随着贸易额的增大而增大。

  ①虽然香港1999年回归中国,但在"一国两制"的制度下,香港仍然是一个独立的海关区域,香港进口、出口和转口贸易仍单独由香港海关统计,因此,香港转口贸易问题在目前中美双边贸易中仍然存在。

  表2中美双边贸易数额和平衡:以f1o1b 价计量(单位:10亿美元)


  资料来源:表1和作者的计算。

  如此以来就出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中美都宣称贸易逆差10亿美元——从两国各自统计处理来看无疑都正确。由上述例子可以看出由于出口和进口计价方法的不同,事实上的贸易平衡却变成了现实中的贸易不平衡。那么怎样有效解决这一问题?我们认为,为了真实衡量两国贸易平衡问题,进口和出口的计价方法需要进行如下调整,要么都采取f1o1b 价,要么都采取c1i1f 价。

  更进一步,我们认为进口和出口都采取f1o1b 价衡量更为适宜,因为c1i1f 价包含的运输和保险费用通常被来自第三国的第三方所得,即使运输和保险是由当事国即美国或中国提供,该项费用也应计入服务贸易账户内。

  在表2中,我们将表1中官方提供的数据转换成以f1o1b 价为计价基础的数据,具体调整如下:由于中国出口按f1o1b 价,因此无需调整(第2栏);美国出口因按f1a1s 价,所以在此基础上加成1%转换成f1o1b 价(第5栏);中国和美国进口因按c1i1f 价,故需折扣10%,即c1i1f/(l +10%),从而转换成f1o1b 价(第4栏和第3栏);中国平衡(第6栏)为中国出口(第2栏)和中国进口(第4栏)的差额;美国平衡(第7栏)为美国出口(第5栏)和美国进口(第3栏)的差额。

  由表2可以看出,经过这样的一个简单调整,2002年中国贸易对美国的顺差就成为453亿美元(中国数据)、915亿美元(美国数据),差额由官方报告的604亿美元缩减到462(=915-453)亿美元,缩减了2513%.

  四、香港转口因素①及调整后的比较

  中美双方贸易统计目前采用的都是"产销国"原则。所谓"产"就是以商品的原产国作为进口统计归属的依据,所谓"销"就是以商品的最终消费国作为出口的依据。从商品的原产国确定来看,世界各国目前尚无统一的原产地标准,因此在如何确定某商品的原产国的问题上各国差异很大,而就消费国的确定而言,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如果商品的进出口是与该商品的生产与消费国双方直接进行的,那么统计上一般不会出现很大的差异,但若该商品的进出口是经第三方进行,尤其是第三方又在商品的最终价值形成中发挥比较大的作用时,贸易双方统计上的差异就容易产生。这一点在中美双边贸易统计中表现得尤为突出,这就是香港的转口贸易问题,即无论中国对美出口还是美国对中国出口,大量商品都是经过香港转口的。由表3和表4可以看出,香港转口贸易在中美双边贸易中的地位和作用:1993-2002年间,香港将美国转出口中国的金额平均为53亿美元/年,占美国对中国出口额比重为39.3%,香港将中国商品转出口美国的金额平均为303亿美元,占中国对美出口比重的90%以上;从商品在转口过程中的增值程度看,美国商品平均增值8%,而中国商品增值幅度则高达26.40%.可见,香港转口贸易问题使中国和美国的贸易数据统计都变得复杂化了。

  ①注意:如此处理是一种"折中"的做法,这其实是假设中国官方统计香港转出口美国的数据的准确程度只有50%,显然若实际情况高于50%,仍然存在着"双重累计"的风险。

  对美国而言,从出口的角度看,美国低估了出口中国的数额,因为美国出口以消费国为记录标准,一般根据出口商的海关申报记录,因此,美国对香港的出口,无论是否经香港再转口中国,则一律看作是对香港的出口。这样美国官方统计的美国出口中国的数额实际上只是对华直接出口数据,这显然漏算了美国商品经香港转出口(间接出口)中国的数额。这一点中美学者的观点是一致的[2-6].从进口的角度看,国内学者和美国学者出现了分歧:美国学者认为,美国进口严格遵守了原产地原则,因此美国从中国进口的数据已经包括了直接进口和香港转口部分,不需要调整[5-6];而中国学者认为美国进口中国商品时,将香港转口中国大陆的增加值也统计成自中国的进口,因而高估了进口额度[3].我们在此采信国内学者的观点,理由是中国出口统计对香港转口美国的增值部分未统计在内,理论上也不应统计在内。

  对中国而言,从出口的角度看,美国学者尽管认为,自1993年以来,中国已对出口香港和经香港转出口美国分别进行记录,但他们不相信中国对此统计的精确程度,因此在对中国出口美国总额的处理上,通常简单地把中国大陆经香港转出口美国的数据直接累加在直接出口美国的数据之上[5-6],这无疑存在着严重的"双重累计"风险和错误。我们在本文中对中国出口的处理采取直接两种方式:一种方法是直接采信中国官方数据;第二种方法是考虑到美国学者的质疑,我们将中国大陆经香港转出口美国的数据进行处理后再累加到"直接出口"美国的数据之上。

  考虑到以上因素,我们将最终调整的结果列示于表5.表5调整结果的由来,关于"中国出口"(第5栏)和"美国出口"(第6栏)的数据:首先将表3中"美国商品经香港转口中国额(香港数据)"调整为为以f1o1b 计价,即折扣10%;然后利用表4中"美国商品增值"数据,剔除增值的份额;经过这两步调整就得到美国经香港转出口中国的以f1o1b 计价的净值;最后相应累加到表2中中国进口和美国出口相应的数据。关于"中国出口"(第1栏),我们采信中国官方的数据。关于"中国出口3(第2栏)",首先将表3中"中国商品经香港转口美国额(香港数据)"调整为为以f1o1b 计价,即折扣10%,然后利用表4中"中国商品增值"数据,剔除增值的份额;经过这两步调整就得到中国经香港转出口美国的以f1o1b 计价的净值,将该净值乘以0.5累加到表2中的中国出口数额即得到表中的结果①。

  关于美国进口(第4栏)的数据,为表2中美国进口数据减去在香港转口时的增值额而得到。

  由表5可以看出,经过计价方法调整、香港转口贸易调整后,2002年中美双边贸易中国顺差为402亿美元(中国数据)、美国逆差780亿美元(美国数据),差额由官方报告的604亿美元缩减为378亿美元,缩减了37.4%;如果按"折中"(见脚注3)的调整方法,则差额由官方报告的604亿美元进一步缩减为255亿美元,缩减了57.8%.

  表5中美双边贸易额和平衡:以f1o1b 计价和调整转出口因素后的数据(单位:10亿美元)

  说明:此表中的中国出口数据有两列,相应地中国平衡的数据也有两列;未标有"3"的"中国出口"数据是基于直接采信中国官方的数据;标有"3"的"中国出口"数据是经过调整后的数据。

  资料来源:表2、表3、表4和作者的计算

  五、进一步的讨论

  在前面的分析中,我们通过对计价因素、香港转口因素的调整,对两国贸易不平衡额的差距缩减了约40%-50%,但仍有约250亿-380亿美元的差额未得到解释。我们认为,加工贸易在其中又能解释很大一部分。实际上,中美双边贸易有两个显著特征,一是转口贸易,前文已论述;另外一个就是以加工贸易为主。中国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对美国出口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加工贸易出口的扩大。据统计,在对美出口贸易中,加工贸易出口占出口总额的比重约为50%-70%[3].加工贸易多是美、日、新加坡、台湾等国家或地区在华投资发展起来的,这些加工贸易的产品基本依赖原有销售渠道经第三方(如香港)转口美国等传统市场。由于货物在中国大陆发生了"实质性改变",美国在按原产地原则进行统计出口时,便将中国列为原产地国,产品的出口因此从上述国家和地区转移到了中国。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分析主要集中在中美商品(货物)贸易不平衡问题上,没有考虑到服务贸易的问题。事实上,美国作为服务贸易的净出口国,在服务贸易上存在着顺差。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在服务贸易上一直保持着对中国的顺差地位,顺差约为10亿-20亿美元,具体情形见表6.由表1-表6可以看出,经过价格调整、香港转口贸易调整以及服务贸易额的调整,2002年美国对中国逆差已由官方报告的1031亿美元缩减到757亿美元,缩减了26.6%.

  六、结论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和美国对双边贸易不平衡问题的估计存在着很大的分歧,2002年两国官方报告的差距高达604亿美元,而且可以预见,这一差距仍将逐年扩大,除非中国和美国海关统计方法发生显著变化或者两国对外贸易政策以及经济结构发生重大变化,显然这种可能性很小。造成这种差距的主要原因是计算价格的方法、香港转口贸易等因素的影响,对这些因素进行调整后可以解释差距的50%以上部分。

  表6美国商品和服务贸易额和平衡(单位:10亿美元)

  资料来源:美国服务贸易数据引自Fung and Lau,2003.其中,2002年的数据未获得假设等同于2001年;美国商品贸易平衡来自表5,美国综合(商品和服务)平衡为笔者计算。

  参考文献:

  [1]中国商务部网站(www.mof.com.gov.cn)。

  [2]李卓。对中美双边贸易收支不平衡现状的分析[J ].国际经济合作,1996,(6):10-13.

  [3]高中军。中美双边贸易统计差距成因及对策[J ].统计与决策,1998,(1):13-14.

  [4]马亚华,刘光卫。论中美关于贸易不平衡规模的争议[J ].世界经济研究,2002,(6):55-60.

  [5]Fung,K.C ,&Lau ,L.J.New Estimates of U.S.-China Bilateral TradeBalances [J ].Journal of Japanese and International Economics,2001,(15):102-130.

  [6]Fung ,K.C.,&Lau ,L.J.Adjusted Estimates of United States -China BilateralTrade Balances:1995-2002[J ].Journal of Asian Economics ,2003,(14):489-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