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我国行政体制改革的重点及突破口选择

  [内容提要]当前我国的行政机构改革与政府职能转变已陷入到了“双重困境”。关键在于中央与地方的“纵向权力下放”与“横向权力调整”互相脱节,致使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虽经多次改革而得不到根本解决。因此,中国下一步应当依照《宪法》的规定,必须撤消职能定位模糊的“地区建制”,必须取消不符合法律规范的“地级市政府”,从“城乡合治”走向市、县分置(地级市一律改为县级建制),建立和完善实行“省直管县”或“省直辖市”的地方行政管理新体制。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始终跳不出行政机构“精简——膨胀——再精简——再膨胀”恶性循环的怪圈,也未能实现政府职能转变的根本性突破,已经陷入到了“双重困境”。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我国过去20多年的行政体制改革都是从横向调整政府的部门设置,但却没有从纵向减少政府的层级设置,中央与地方的“纵向权力下放”与“横向权力调整”互相脱节,致使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虽经多次改革而得不到根本解决。前不久,温家宝总理在全国农村税费改革工作座谈会上提出了,“具备条件的地方,可以推进‘省直管县’的试点”[1].这预示着中国政府改革将由减人、减事、合并机构的行政职能调整,开始扩展到了“减少层级”的行政体制改革。种种迹象表明,新一届中央决策层已不仅仅局限于在原有行政体制上去考虑政府改革的问题,而是更加关注从整个行政体制架构上去寻求政府改革的新突破。

  一、当前我国行政体制改革的重点是“减少层级”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相继于1982年、1988年、1993年、1998年、2003年每隔5年进行一次自上而下的政府机构改革,2005年又开始进行以乡镇机构、农村义务教育、县乡财政管理体制为主要内容的“三配套”综合改革试点工作。这种所谓的“渐进式改革”,实质是按先易后难的顺序,撇开了地、县两级这个“中间层”,而把好改的放在前面改,把不好改的放在后边改,结果使我国行政体制改革的整体效果大大折扣。截止目前,国务院部门设置已由原来的100个减少到29个[2](p82~83),人员编制也由1997年的3.4万人减少到2001年的1.7万人[3],省一级政府机构由原来的55个减少到40个,人员编制也精简了7.4万人[4](p284)。由此可见,我国在每一个改革阶段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这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相比,可谓“九牛一毛”。譬如,从1957年到1959年,全国共精简了30万名干部,其中有10万人回到工厂生产车间,有20万人下放到农村基层工作[5](p170)。从1960年到1961年,中央各部门共精简了8万名干部,在京干部人数也由24万人减少到16万人。从1962年到1964年,全国共精简了82万名干部(其中包括中央机关1万人,地方干部81万人),党政机关干部人数也由268万人减少到186万人[6](p92~93)。从1957年到1964年的短短7年间,全国共精简了120万名干部,而最近20多年的国务院和省级政府机构改革才精简9.1万名干部。更何况,这些人可享受“带职分流、定向培训”的许多优惠政策,结果使国家财政支出并没有因此而减少,相反还多支出了20%[3].

  相比之下,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自1993年发起的一场历时8年的政府重塑计划,共裁减了42万人,节约财政开支达1360亿美元,可谓“干脆利落”[7].日本一向号称“小政府”,更是把“裁员、节支、高效”作为一项长期性的工作来抓,从1968年到1991年共进行了8次裁员计划,裁减了26.7万人。从1984年到1988年,日本又撤消了54个设在地方的中央分局,改组、整编了178个府、县的机构设置;2001年1月,政府内阁也由原来的1府22个省厅减少到1府12个省厅[8](p38)。尤其值得关注的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国家地方行政体制改革方兴未艾。“下放权力,扩大公民参与地方行政管理,使地方行政管理更加贴近公民,贴近实际,是西方国家地方行政体制改革比较普遍的做法”[4](p281):“有的西方国家还将地方行政管理纳入市场竞争当中,如果有的地方政府职能部门不能及时有效地为公民服务,而其他社会团体、甚至私人企业能够很好地提供这一服务,那么中央政府就将停止对地方政府这一职能部门的拨款,而将相应的款项拨给能够为公民提供良好服务的社会团体或私人企业”[4](p282)。因此,西方国家地方政府规模的确定,主要取决于行政资源供给能力的强弱:即对那些经济社会相对落后的地区,允许保留其适度扩大或缩小政府规模的自主权,可制定一些特殊的“弹性政策”;对那些经济社会较为发达的地区,也不能因其拥有强大的财政供给能力,放任其扩大政府的规模,而是要制定一些“强硬政策”予以遏制;各级政府对社会经济事务的管理,也主要是通过培育和发展“第三部门”的途径,使之成为国家与社会、政府与民众、市场与企业之间的桥梁和纽带。

  根据国外的经验,现代西方国家地方政府一般都是设2~3级、甚至为1级。譬如,美国地方行政层级可视为3级,一级行政区是50个州和1个哥伦比亚特区,二级行政区是19200个市和3137个县,三级行政区是19429个小市镇、16504个乡、35052个特别区和13506个学校区。但由于美国实行联邦制和地方自治,政府间上下级的行政隶属关系并不像单一制国家那样强。法国一级行政区划分为22个大区,二级行政区为96个省,三级行政区为36760个市镇。日本行政区划则为2级制,一级行政区为1都、1道、2府、43个县,二级行政区为市、町、村。总的看来,这些国家一级行政区规模较小、数量较多,管理层级较少[4](p264);一般都是中央政府规模较大、机构较多、功能齐全,而地方政府规模相对较小、结构也较为简单。以美国为例,州及州以下的地方政府是联邦政府官员的6倍,但在中国这一比例高达12倍[9](p352)。据了解,目前我国政府公务员总人数为636.9万人,中央一级约有3.5万人,仅占5%,省一级约有8万人,仅占13%,地、县、乡三级共有625.4万人,占到了82%.截止1995年底,全国事业单位职工总人数为2515.2万人,中央一级有240.8万人,仅占9.48%,省一级有244.9万人,仅占9.67%,地区一级有542.8万人,占21.43%,县一级有740.2万人,占29.23%,乡镇一级有764.8万人,占30.2%,地、县、乡三级也占到了80.86%[10](p121)。因此,当前我国行政体制改革的重点可考虑先在“中间层次突破”的大胆尝试。

  二、当前我国行政体制改革的突破口是撤消“地级建制”

  我国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就意识到了“精简——膨胀”怪圈的存在并力求克服它,但时至今日这一问题仍然在困扰着我们;党的十三大第一次提出了“转变政府职能”的概念,之后成为历次行政体制改革的又一主题,但十几年来也没有取得实质性的突破。问题的根源就在于,我国过去很少考虑管理层级与行政效率的关系问题,也忽视了政府规模与财政供给能力强弱的“刚性约束”,以至出现了“一些经济社会相对落后的地区,政府机构和行政人员依旧臃肿、庞大,导致政府财政异常困难、入不敷出,更不可能集中财力去办那些必须由政府来办的事情”[9](p106)。换言之,“作为凌驾在社会之上的公共机构,政府的各种行政支出只能从财政收入中支付,政府的规模在一般情况下,是不能超过财政供给能力的;如果在一个财政供给能力很低的地区仍然保留着庞大的政府规模,其结果只能是阻碍而不是有利于这个地区的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9](p353)。

  根据我国《宪法》的规定,全国行政区划共分为省、县、乡3级。但在实际运行中,目前我国“地区”一级竟然摇身一变成了“实体型政府”,大多数省份也都实行了“市管县”或“市管市(县级)”体制。截止2004年底,全国共有333个地级行政单位,其中地级市283个,占85%,尚未“撤地设市”的仅有50个(包括17个地区、30个自治州、3个盟),只占15%[11].这种绕开宪法任意增加地方政府建制的违法行政行为,不仅造成了省、县之间管理层级模糊的问题,而且还有不少地级市出现了“小马拉大车”的现象。以一个中等地级市为例,仅市一级就拥有地厅级干部30多人,县处级干部200多人,科级干部1000多人,全部财政供养人员一般都在10000人以上,每年光工资支出一项就需要财政拨款2亿左右,再加上后勤、办公经费等开支,市本级财政支出一年约需5亿左右。初步匡算下来,全国333个地级行政单位财政供养人员估计在900万人左右,平均每年需要财政支出在1300~1500亿元[12].可以说,“地区”一级目前正在演变成为一架养尊处优的“腐朽国家机器”。

  譬如,河南省信阳市和驻马店市,过去统属于原信阳地区管辖(包括罗山县、息县、固始县、淮滨县、潢川县、光山县、商城县、新县、信阳县、确山县、遂平县、西平县、上蔡县、汝南县、平舆县、正阳县、新蔡县、信阳市、驻马店镇等19个县级行政单位),总面积达到3万平方千米,总人口接近800万人。而当时,全区干部总人数仅为65410人[13](p322),地方财政收入为19950万元,地方财政支出为8000万元,基本做到了收支平衡、略有节余[14](p10)。从1965年7月起,驻马店从信阳分离出去,成立了新的地区行政公署。直到信阳“撤地设市”(1998年8月)和驻马店“撤地设市”(2000年10月)前,这2个传统农业大区长期主要靠吃国家财政补贴过日子,几乎失去了“造血功能”,对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据信阳市统计资料显示,1952年底,原信阳地区财政供养人员仅为26627人,官民负担系数为1:174;而到1965年底,全区财政供养人员增加到44392人,官民负担系数也提升到1:95.直到1995年底,原信阳地区财政供养人员已达到了10.8万人,官民负担系数为1:48[12](p322~324)。最近七八年来,信阳市财政供养人员由18万人猛增到25万人,官民负担系数也由1:43提高到1:31;但同期的地方财政收入仅从8.4亿元增长到12.2亿元,地方财政支出也由15.37亿元增加到40亿元,财政资金缺口达到了2.3倍。另据调查,目前信阳市乡、村两级负债总额高达15亿元,平均每个乡镇负债在600万元左右,平均每个村负债在100万元左右。如该市的息县近5年来共得到上级财政转移支付资金分别为6471万元、11622万元、14913万元、22321万元、28648万元,占到了全县财政支出的比例分别为37.5%、60.4%、45.5%、65.4%、72.7%.驻马店市的情况与信阳市一样,目前全市财政供养人员由1965年的2.1万人增加到24.5万人,地方财政收入仅为13.5亿元,地方财政支出竟高达37亿元,财政资金缺口也接近2倍。可见,我国搞“撤地设市”和“县改市”基本属于一种“异向化改革”,由此造成了地方行政机构臃肿、部门林立、职责交叉、人员膨胀、上下级隶属关系复杂、行政成本高、行政效率低、财政负担重等等一系列的矛盾和问题。实践已经证明了,一旦某个地区改成了“地级市政府”,马上就会有“5套班子”随之冒出来。这正像英国历史学家诺思古德·帕金森早在1957年就提出来的“帕金森定律”,即“官僚机构具有自我繁殖和持续膨胀的一般规律性”。

  综上所述,当前我国行政体制改革的重点,决不能仅仅满足于笼统地提出“转变政府职能”这一原则性要求,因为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不同层级的地方政府,其职能性质和侧重点是不一样的。因此,下一步应当依照《宪法》的规定,必须撤消职能定位模糊的“地区建制”,必须取消不符合法律规范的“地级市政府”(一律改为县级建制),逐步从“城乡合治”走向“城乡分治”,建立和完善实行“省直管县”或“省直辖市”的地方行政管理新体制。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我国行政权力结构配置高度集中与政府职能定位高度扭曲的问题。

  [参考文献]

  [1]张占斌。强县扩权与省直管县:析中国政府层级改革两思路[N].学习时报,2005-08-04(01)。

  [2]吴佩纶。当代中国政府概论[M].北京:改革出版社,1993.

  [3]毛寿龙。中国政府体制改革的过去与未来[Z].http//www.sxzyd.com 2005-10-07.

  [4]李贵鲜。公共行政概论[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

  [5]洪承华,郭秀芝。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体制大事记[M].北京:春秋出版社,1987.

  [6]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行政管理体制与机构改革问答[M].北京:中国人事出版社,1992.

  [7]中国行政管理学会课题组。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理论与实践[J].中国行政管理,2003,(03):4~7.

  [8]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各国政府行政管理与改革[Z].联合国项目评审资料(内部交流),1995.

  [9]汪玉凯。中国行政体制改革20年[M].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8.

  [10]张志坚。中国行政管理体制与机构改革[M].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4.

  [11]民政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区划简册(2005年)[M].北京:中国地图出版社,2005.

  [12]张新光。撤地、强县、精乡、实村:构建农村行政管理新体制[J].中国改革,2005,(12):40~42.

  [13]信阳地委组织部,党史委,档案局。信阳地区组织史资料(1925~1987)[M].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92.

  [14]信阳市统计局。信阳50年[Z].1999.

  [作者简介]张新光(1964-),男,汉族,河南邓州人,信阳师范学院经济与管理科学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信阳基地项目主持人,长期主要从事《资本论》教学与“三农”问题研究工作。

上一篇: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党内民主,抑或宪政民主?

下一篇:民主政治的动力:国际经验与中国现实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中国历代官制演变之方式

跋:“中国历代官制演变之方式”乃先父在浙江大学史地系任教时所作。为浙大主办之学术刊物。此时抗战已近六年,浙大迁在贵州遵义之湄潭,物质条件极为艰苦,然师生精神振奋,学术空气浓厚,张晓峰先生主持之史地系,人才荟萃,更极一时之盛。先父此文概括两千年来中国官制之演变,并揭示其核心乃为巩固帝王个人独裁之权力,盖非通古今之变并有感於当世,不能发此论也。而此与当时浙大民主思想比较活跃盖亦有关。先父时新交研究民主宪政之专家费巩先生,极为投契,其后费先生不幸遇害而当局以失踪称之,先父痛惜不已,曾为诗文以悼之。文即“我所知道……去看看

名誉权纠纷中的评论与侮辱性言辞问题

一、 何谓评论与侮辱性言辞?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40条规定:“以书面、口头等方式宣扬他人隐私,或者捏造事实公然丑化他人人格,以及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他人名誉,造成一定影响的,应当认定为侵害公民名誉权的行为。”[1]这表明,诽谤和侮辱是侵害名誉的两种方式。该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9条涉及到“评论”问题:“新闻单位对生产者、经营者、销售者的产品质量或者服务质量进行批评、评论,内容基本属实,没有侮辱内容的,不应当认定为侵害其名誉权;主要……去看看

中国选举法修改的研究报告

内容提要:本文较全面分析了中国选举法的修改之于法治的意义,探讨了当代中国法治之路的若干尝试,如司法改革、违宪审查、机构改革、党政分开、基层民主、人大制度改革等,认为中国法治的启动有赖于人民民主,没有人民的力量,法治所需要的一系列制度没有办法建立或者建立了也很难实现。当前,应当重视作为人民民主制度基石之一的选举制度的改革,应当抛弃一切其他不切实际的幻想,从小处入手,力促进行真实的选举,至少要设立一个程序严密的选举规范。翘首以待的2004年选举法修改,没有回应广大中国公民对真实而有意义的选举的渴望。中国立法……去看看

2003年德国经济形势与政策选择分析

[摘要] 当前德国经济状况正处于1993年以来最为艰难的时期。其难点主要表现在:2002年经济复苏目标已然落空,增长率仅为0.2%,居欧盟各国之末;失业规模居高不下,全年失业人数月均在406万规模上徘徊;财政赤字达772亿欧元,占GDP比重3.7%,突破《马约》标准;德国DAX股市动荡不止,市值缩水达44%。宏观经济指标中相对乐观一点的是,维持去年0.2%微弱增长主要靠外贸贡献率独撑,此外,全年物价上涨率较低,全年平均为1.3%。从去年末至今,德政府不断调整和出台若干政策措施。政策目标排序是:以刺激经济增长为基本导向,主动创造就业需求和适时增加财政收……去看看

村干部的双重角色:代理人与当家人

《二十一世纪》网络版二○○二年十月号  自中国大陆农村实行村民自治以来,有关的争论就一直未曾停止。如果说80年代的争论主要是落在关於要不要实行村民自治的政策选择层面的话,那么90年代的争论则主要围绕村民自治的实施及其评估上。有关意见常常大相迳庭。有的对村民自治给予较高评价1,有的却认为事实并非如此2;有的主张村委会政权化或准政权化3,有的则认为不能因为村民自治尚不尽人意便简单认为中国农村现阶段不宜实行村民自治,而应将村民自治放到90年代的宏观背景下考察4.本文认为,村民自治在实施进程中之所以引发出截……去看看

监狱知识分子

I.  阿瑟·凯斯特勒(Arthur Koestler)的《中午的黑暗》开头几页读起来令人恐怖。作者用了几句话的篇幅把过去两个世纪以来神秘的宏大的哲学主题之一揽入怀中,用他娴熟的诗歌技巧把他的宏大主题简化浓缩成几个简单的形象:  牢门在 罗贝修福身后呯的一声关上了。  他仍然靠着墙呆了几秒钟,点上香烟。在他右手边的床上有两个比较干净的毯子,稻草床垫看起来是新铺的。左手边的洗脸池有塞子,不过水龙头还管用。水池旁边的盒子刚刚消过毒,并没有发出难闻的气味。两边的墙壁都是坚硬的砖头,可吸收水龙头的声音,在暖气和排水……去看看

改革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系列谈

国有资产也要“有进有退”   今后,我们可能不再需要太多地直接管理国企了,但还要管理国有资产。现有的这些国有资产也要尽可能地管理好,使其用到应该用的地方,使其保值增值。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就要对以下的种种关系,尽快有一个明确的和正确的认识。   首先,资产有多种存在形式。国有资产不仅仅是“国有企业资产”这一种形式,而是至少可以有三种形式存在。一种是企业的资产或者是企业的股份;二是政府持有的现金;三是公共设施,也就是公共财富。政府花钱搞的公共基础设施,它是不直接赢利的,但为全社会的赢利服务,它也是一种国有资产……去看看

谁可以为他人婚姻作主

两位丧偶老人经人介绍产生感情准备再婚,却因双方子女干涉,不能亲自办理婚姻登记手续,只好托熟人在女方原籍办了结婚证。六年后,男方病逝;死者生前通过公证遗嘱决定由再婚妻子继承自己遗产。为遗产继承纠纷,死者子女举报继母与亡父在结婚登记时提供虚假户籍证明,骗取登记;乡政府以未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登记手续、提供户籍证明不实,决定撤销两位已领取结婚证并共同生活多年的再婚老人的婚姻登记;县政府复议认为被举报人结婚符合结婚的实质要件,结婚程序虽有瑕疵但不影响婚姻本身合法性,乡政府行政行为明显不当,从而决定予以撤销;死……去看看

亚洲金融合作

亚洲金融危机已经平息,但留给各国的教训是深刻的。亚洲金融危机的迅速扩散以及亚洲货币的竞争性贬值,唤起了亚洲各国对区域金融合作的关注。事实上,近年来亚洲金融合作的步伐正在加快。作为本区域内的一个大国,中国应积极参与亚洲金融合作,并在这一合作的发展过程中发挥相应的作用。为了正确制定有关亚洲金融合作的方针、政策,我们有必要首先系统了解亚洲金融合作的背景、理论基础、发展进程并对可能的发展前景做出具体的判断。     一、亚洲金融合作的背景    1、东亚金融危机的教训--金融危机的传染性;原有的救援机……去看看

社区公共服务设施分类及其配置:城乡比较

原载《华中师范大学学报》2008年第1期  摘要社区公共服务设施可以分为生活服务设施、社会管理设施和社会福利设施三类。根据社区公共服务设施的辐射率、拥有率和覆盖率等主要指标,目前,我国社区公共服务设施配置在城乡之间存在不均衡现象。完善社区公共服务设施,实现城乡统筹均等发展,在规划上,乡村应该借鉴城市配建经验,选择适当的设施项目和建设指标、适度的投资主体和建设方式,同时,还要考虑实施单元、服务半径、服务当量等相关性要素。  关键词社区;公共服务设施;城乡比较;均等化  一、问题的提出  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去看看

论农村集体产权

一·公有制:概念与现实  公有制内涵  “集体产权(Collective property right )”或“集体所有制”这样的概念在主流经济学那里几乎是看不到的,它出自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在中国又伴随意识形态的强制力而深入人心。然而,这是一个没有得到严格定义的概念,在我国事实上是许多产权结构形式的统称。因此,讨论这个问题不仅需要枯燥的学理性分析,还要涉及语义学的问题。  在传统社会主义理论中,集体所有制被当作公有制的一种形式。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公有制”这一概念的准确内涵远未被看作一个常识在经济学领域得到普及。从实践看……去看看

冷战起源刍议

载《历史研究》1999年第4 期   提要:" 冷战" 这一概念并不能涵盖战后世界历史,它只强调了军备竞赛对峙的一面,忽略了和平这一时代主流,应该说" 冷和平" 或" 核和平" 可能更贴近于现实。冷战的产生并不是某一方某个人的作用或过错,而是诸多因素和条件所促成的,具有某种历史必然性,国家利益以及由此形成的国家关系态势起着根本作用。   在东西方对峙中,意识形态的对立和原子武器的威慑作用也是不应忽视的重要因素。   世界各国都已公认,所谓的冷战已经结束,但是冷战思维及氛围至今仍未彻底消散,并且争论半个世纪的所谓冷战问……去看看

地方保护主义和地区间贸易壁垒的检验性分析

「作者简介」雷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北京100871)  刘敬波,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北京100871)  「内容提要」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贸易作为经济运行中的一个环节,其重要性越来越凸现出来,而阻碍贸易正常进行的地方保护主义和贸易壁垒对宏观经济的良性发展起到了消极的作用。准确把握我国地方保护主义和地区间贸易壁垒的现状意义重大。本文基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所作的“地区间经济联系障碍的调查问卷”,对前期回收的有效样本,运用统计检验分析的方法,就当前地方保护和……去看看

中国粮食安全的现实与未来

来源:2008年4月17日三联生活周刊2008014封面故事   ◎李鸿谷  每天每人限购3公斤大米,买完你的这一定量,手指上将点上墨水做出标记,以防重复排队——这是菲律宾马尼拉市街头的售粮现实。  比马尼拉更严重的是,全球有8个国家因为粮食短缺而发生骚乱事件。粮食尤其是大米的恐慌,越来越像一桩全球性的社会事件。  与粮食进口国菲律宾对应,出口国泰国的现实则是,3月28日,泰国将其大米报价提升到每吨760美元,比前一日提高了30%.即使稍稍拉长一点时间段,这一价格亦比今年1月份的价格翻了一番。  很难只将菲律宾与泰国的故事当……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