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内蒙古旅行时的随想

  中国历史上经历过的崩溃时期,大部份情况是政权解体以后,社会上立起形形色色的山头,拉起大大小小的杆子,虽然打著各种名号,但本质上都是一些军阀土匪。那些小土匪之间就互相征战,打来打去,打到最后打出一个大土匪,他就登基做皇帝,就成了正统。刘邦、朱元璋那样的流氓、偷牛盗狗之辈,一当上皇帝也就神圣了,就成了历史上的头面人物。圣旨一下,威加四方。那以后社会就重新恢复法律和秩序。他们再重新把老百姓拢到一块儿,还是一个社会。无非是倒退了一些年,人口死亡一批。但是没关系,再继续发展就是了。

  过去之所以能这样,就是因为最终有一个生态底座托著。如果是人满为患,个个都活不下去,土匪们还打什么呀?哪还有东西供他们抢?扩大地盘不也是多余和自找负担吗?本世纪中叶以前,中国人口最多也就四亿五千万,大部份时间不超过二、三亿人。也就是只相当于今天中国人口总数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而那时中国的领土不比现在小,甚至清朝的几百年比现在还多一个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外蒙古。

  何况那时的生态状况比现在要好得多。以蒙古草原为例,牧民说,也就是30年前,他们放牧的时候,最怕的就是牛羊钻到草里头找不到。草太高了,牛钻进去外面就看不著了。那让我想起“风吹草低见牛羊”场景。可现在呢?一个兔子跑过去——别说兔子,就是一个耗子跑过草原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啊!草就那么一点儿高,稀稀拉拉。草原人回忆20年前的文革时期,小学生每天早晨骑马上学的时候,靴子上都要被露水打湿。小学生个头小,腿短,脚只伸到马肚子。那就是说草原上的草还有马肚子那样高。可是现在早上骑马,露水能打湿的顶多是马蹄子。

  我夏天开车去内蒙,走了几个盟,途经二十多个旗。真正能保留一些原来生态面貌的,只剩内蒙和外蒙的国境线一带。的确,在那里才能体会什么是真正的自然生态。用体会这个词是准确的。脚踏上那儿的草地,就会感到踩在厚厚的一堆活的物质上。你要是在你踩下的那个脚印上去观察,那一个脚印的面积里我觉得有上百种植物和昆虫。那么多不同的物种纠缠在一起,又密又厚,几乎就没有重样的。有些厥类、灌木什么的,是要上百年时间才能形成它们的根系的。什么叫生物多样化啊?那就是。那是在几百年的自然状态中生长起来的。看著那样的环境,你真是会切身地感受对它的破坏是什么样的罪孽。

  可是现在,能保持那样生态的仅仅是沿著国境线的窄窄一条。稍微往中国内地走一点,就看到大片大片的草原被开垦成耕地种上了庄稼。草原的面貌立刻变成了完全不同的样子。上面覆盖的植物变成了单一物种,或是麦子,或是油菜,看上去显得整齐、单纯,毛茸茸一片,颜色全是一样的。那儿的土地非常肥沃,庄稼长得特别好。但草原上千年时间里形成的腐殖质只有一尺多厚,开垦者先是一把火一烧,把需要百年才能长成的植被烧得干乾净净。然后把腐殖质犁开,土肥得只需要撒种,别的什么都不用管,秋天肯定大丰收。但甜头就是三年,三年以后就是苦果。一尺厚的腐殖质下面都是沙子,破坏了原来的植被和根系,失去了固定,再加上犁来翻去,表面那层土松得不得了,草原上的大风一吹,土就吹跑了,沙子就暴露出来,那就是通常所说的沙化。

  除了风,还有夏天的雨水冲刷。所有那些有坡度的地方,只要是被开垦的,你就可以看到成千上万吨的泥土在坡下堆成的稀泥滩。那都是最肥沃的土啊!那不是仅仅一个水土流失就能概括的,那流失的是珍宝,是我们人类生存的命根啊!可是只要是没被开垦的地方,坡度不管怎么大,雨水怎么猛,流下来的水都是清清亮亮,一点土都不带。你不能不感叹,大自然自身的安排是那样奇妙与合理。

  我们曾说我们用占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22%的人口,我们也活得很好,我们现在粮食多得吃不了!也许没错,这些年粮食过剩,但粮食是怎么来的?这些“吃不了的粮食”又有多少是以那丰饶的草原变成沙漠为代价打出来的?这种代价可能意味著将来要有更多的“粮食不够吃”。政府曾反复地禁令不许开垦草原,但为什么就是有人不停地开垦?在那些逐利者眼中,撒下种子就能丰收的草原自然就成了他们垂涎的肥肉。他们有的是办法。其实也很简单,无非就是花钱,给个人一些好处。既然都是以利为先,只要有足够的利,就能一路绿灯。那些管事的基层机构,乡里区里,财政收入没有来源,你上级让他们自己创收,他们的奖金福利都得自己搞,如果来一个人说我开多少土地,每年交你几万块钱,几万块钱对他们就是一个大数啊。他们知道,那都是荒山僻野,上边的人根本看不到。就是偶然看到了,圆活圆活也就过去了。就是这样,一开就是几万亩甚至几十万亩。

  千年形成的草原,只开垦三年就被毁掉,随后就既没有农田,也没有草原,而只剩沙漠。那沙漠还不是原地不动,它要蔓延,它注定要以沙进人退的结局惩罚人。

  从那些正在被开垦的草原再往内地方向走,用不了多远就可以看到几年后那些正在开垦地区将要变成的模样。那些地方当年也都是内蒙草原,是牧区,都是那种一个脚印里有上百种生物的生态,然而现在只有光秃秃的山坡,露著大大小小的石头,到处是沙丘,几脚踩下去都不一定踩得著一根草。接著往内地走,到了人类活动比较频繁的地区。那里有一些水利,有一些农田,还有一些人工林带,大概是“三北”防护林工程。但那真地能改变生态吗?当你以对比的眼光审视它的时候,那不过是一些孤孤零零的树,刷子一般地在那儿立著。树种是单一的,树下光秃秃。周围耕地种的是一些适合人类食用的单一作物,除此以外就是沙子。那难道能和那一脚可以踩到上百种生物的生态相提并论吗?

  中国的生态状况怎么样,每个人从自己生活的局部都可以感受得很清楚。我在东蒙所见是有代表性的。东蒙应该算是中国仅存不多的生态好的地方,它的状况如此,别的地方可想而知。而且我刚描述的生态变化系列,囊括在几百公里的行程内,一览无余,就像一个天然的展览馆一样。它可以说明整个中国,过去的生态是什么样,怎么破坏了它,而它的惩罚又是什么。

  现在连黄河都干了,那可是中华民族的摇篮,咱不说迷信的预兆,至少它足以表明中国生态系统被破坏的程度。仔细想一想,咱们这块土地上,茂密的森林还有多少,乾净的河流还有多少?林子里还有几只动物,河里还有几条鱼?在我们的周围,你可以看到一个现象,所有有活物的地方,几乎都有人撅著屁股在那儿往外抠。我家旁边那条引水渠,一天到晚都有人拿著各种各样的工具从那水里和水底的泥里往外弄,什么玩艺儿都给你弄出来,一点不拉,然后不是吃就是卖。河边卖鱼的分门别类,已经没大鱼了,从几两重的到一指长的,那都是卖给人吃的。最后是一厘米长的小鱼崽子也要分堆卖,给那些养宠物的人喂猫或喂鸟。你说那水里还能有什么东西剩下吗?

  内蒙国境线有一条国防公路,在宝格达山的森林里穿行,我开车走过那里时,亮著车灯走在窄窄的路上,暮色中不时看到野生动物穿过公路。有野猪,我从来没见过那么肥的大野猪,领著小野猪从路上穿过去;成群的鹿,穿过去了;獐子,穿过去了;闪著漂亮皮毛的狐狸,穿过去了。但是非常奇特的是:所有的动物都是向著一个方向,就是往外蒙古的方向跑。就是说,连动物都已经明白,只要一受到惊扰,就宁可穿过公路,暴露在你的灯光下,也要拼命地跑到对面国家去。动物也知道哪个地方安全。外蒙古160万平方公里,人口只有300多万。而这边是13亿人,都在琢磨著怎么把它们吃进肚子。之所以它们还敢到中国这边来一下,是因为那是边境线,一般的中国人不让去。而一旦有什么危险,它们一抬脚就能出国不回了。

  中国的家文化为中国制造了太多的人口,“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多子多福,妻妾成群,中国女人因此都成了生育机器。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生态毁坏的帐最终要算在家文化上,但是从这种家文化生出的伦理,过去又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保护生态的作用。举一个小例子,我亲见过一老人按照老辈传下的方法吃鱼。鱼身红烧,头尾做汤,鱼内脏做成一盘可口小菜,就连鱼鳞都不扔,小火炖足后冷却的汤可以凝成冻,又多一道菜。撇出来的鱼鳞和吃剩的鱼刺鱼骨一道,用油炸酥后,下顿饭的下酒菜也有了。那种节俭让人看得目瞪口呆。你也就能理解,过去中国人对生态的消耗和索取是多么少。中国传统文化里没有西方个人主义中那种“人定胜天”的狂妄和利润最大化的资本主义精神,而是天人合一、安贫乐道、知足者常乐那些在家文化中产生的伦理。所以,尽管家文化制造了过多的人口,如果一直维持传统伦理,几十个人的消耗不如西方一个人,也不是不能平衡。

  怕的就是在已经制造出来这么多人口以后,约束人欲望的传统文化却就此解体,中国从此转上西方物质文明的轨道,每个人都以无限追求财富为目标,那就会把中国的生态环境迅速地推到毁灭境地。

  综合考虑社会与生态的关系,应该同时考虑三个因素:人口、资源、欲望。如果人口少,人均资源自然多;如果欲望不同,人均资源的意义也不同。这三个因素,最人为的变量就是欲望。

上一篇:灵魂纪念馆

下一篇:过一个有“中国特色”的2000年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小农经济与机会主义

[内容提要]:中国机会主义的产生,与传统小农经济的特性有着直接的渊源,也与当前社会转型的现实有关,因为转型期秩序稀缺的一般规律增大了机会主义的活动空间和诱惑力。所以,在中国,消除机会主义,将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全面转型,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  [关键词]:小农经济 机会主义  机会主义是建设现代化中国的顽敌。而机会主义意识的产生总有其特定的经济基础背景。马克思恩格斯认为,“不是意识决定生活,而是生活决定意识”(《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73页),“占统治地位的思想不过是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关系在观念上……去看看

为什么民主必须是自由的?

二十世纪可以说是民主的世纪。各种类型的民主层出不穷、五花八门,如人民民主、大众民主、极权民主、精英民主、程序民主、实体民主、真民主、假民主、多元民主、参与民主、社会民主、经济民主、车间民主、电子民主、专政民主、宪政民主、集中制民主、直接民主、间接民主、代议民主、××阶级民主、XX主义民主。它们中间有冲突、有交叉、有重合。上述名目繁多的前缀往往容易给人造成这样的印象:各种民主是等量齐观的,它们之间无甚本质的区别。管它什么类型,只要追求的是民主就没有错。本文要说明的是不同类型的民主之间往往有……去看看

中美文化的冲突与中国的新民族主义

1999年春发生在南斯拉夫的北约轰炸中国使馆事件,引发了中国新民族主义浪潮。这一事件不但对于中美关系产生重大的冲击,而且,由它所引发的民族主义很可能成为一种持续的重要政治因素,对21世纪前期中国的政治选择与国际战略均会发生深远的影响。本文试图从后冷战时期中美关系的固有矛盾、中美两国的政治文化差异、南斯拉夫局势引发的中美之间的信任危机这些基本因素出发,进而研究中国新民族主义特点与发展趋势,以及中美文化差异对两国关系的影响。科索沃危机虽然已经过去数年。但通过这一研究来考察中美关系中的一些文……去看看

中国人口年龄结构和居民消费:1989-2004

   2010/06/18
原载《经济研究》2008年第7期  内容提要:本文利用中国1989-2004年的省际面板数据和动态面板GMM 估计方法,考察了中国人口年龄结构(儿童和老年抚养系数)变化对居民消费的影响。结果发现,中国儿童抚养系数对居民消费具有负的影响,即中国儿童抚养系数的下降反而提高了居民消费率,但这种影响并不大;中国老年抚养系数变化对居民消费的影响并不显著。因此,中国人口年龄结构变化并不是中国目前居民消费率过低的原因。本文还发现,中国居民消费习惯非常稳定,因此,经济快速增长伴随着居民消费率的下降。  关键词:中国人口年龄结构;抚养系数……去看看

休谟与现代自由主义

前面我们全面论述了休谟政治哲学的基本内容,在本章我们把休谟的政治哲学放在一个自由主义的框架之内,考察休谟的政治哲学与近现代政治自由主义的关系,试图在自由主义的语境中,从近现代自由主义的发展与演变及其所面临的问题的角度,特别是从现代中国的社会政治理论所参照的的西方背景这样一个角度,重新考量和分析休谟的政治哲学,考察其对于现代自由主义的意义和价值,特别是对于正处在转折时期的中国自由主义的社会政治理论所可能具有的启发性意义。1  一、现代自由主义及其危机  我们知道,自由主义从近代以来,特别是从英国的……去看看

五十年足够了!

几大主要世界经济机构,尤其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关贸总协定,它们的所作所为已经遭到许多研究者的批评。其中许多研究无论在资料的精确性还是在分析的正确性上都十分出色,以致使人感到几乎不需要再补充什么了。然而,引人注目的是,直到 1980 年左右绝大多数的批评仍然是比较中庸的。当然,批评家们指出,这些机构追求的政策是资本扩张逻辑的一个部份,为跨国公司的利益服务,不关心环境(此问题才刚刚开始得到估量),不加怀疑地认为“发展”有其“财富从上向下流淌使下层受益”的效应而会减少“局部小块的贫困”。然而,另一方面,开……去看看

公共正义的基础

自由主义在当代世界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以致于美籍日本学者福山断言“历史已经终结”。然而,当一种主义“终结”了历史的时候,实际上它也背负起一个职责:试图解决人类社会中所有的问题,而且在一个无矛盾的框架之中。显然,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当代自由主义面临的挑战是多方面的,最大的挑战也许来自于多元价值与公共整合之间的紧张:按照自由主义的基本看法,在现代世俗社会,文化价值是多元的,不同的宗教、哲学和道德之间所追求的价值都有其各自的合理性标准,我们无法找到一个超越其上的终极标准来裁决它们。然而,一个社会要形成……去看看

重新审视我国行政再审制度的法律规定

法制日报2002-5-12  行政再审制度法律设计上的四个悖论   我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二条规定:“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认为确有错误的,可以向原审人民法院或者上一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但判决、裁定不停止执行。”第六十三条规定:“人民法院院长对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发现违反法律、法规规定认为需要再审的,应当提交审判委员会决定是否再审。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发现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的,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第六十四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对……去看看

现代文明与古代野蛮在后现代的荒谬共存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的那场政治悲剧促使我提前四年开笔,于一九九○ 年写下了我的第一部作品《通天塔》。不料《通天塔》所预言的未来战争模式,很快就被次年的海湾战争所证实。由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引发的一九九一年海湾战争,彻底改变了传统的战争模式:一、美国首次使用精确制导武器,极大地避免了战争对战区平民的误伤。二、经由卫星传输,远离战区的全球民众首次通过电视安全地观看了战争直播,战争从此成了一项局部地区的高科技游戏和全球范围的大众娱乐。这两点都被《通天塔》的反讽不幸言中:  "战争游戏将成为人类征服不可征服……去看看

再谈中国文化保守主义的没落

2004年初,我经一位朋友介绍,开始登陆《原道》主编陈明先生创办的原道网站www.yuandao.com。不久,我发现该网站论坛上的一些帖子正把纪念《原道》创办十周年的事情炒得沸沸扬扬,其中有论者将《原道》称为「中国文化保守主义之旗」,将陈明先生称为「大陆新生代新儒家代表」,将原道网站称为「全球最火暴的儒学论坛」。  上述标签,自信堂堂,当是原道网友们的自娱自乐,不宜置论。但我却发现《原道》辑刊和陈明先生有以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以儒家文化来论衡并整合当下各种文化思潮的雄心。我不忍见《原道》和陈明先生自陷盲乱而不知,……去看看

2004年我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展望

2003年,中国经济经受住了“非典”和伊拉克战争的两大冲击,依然保持了较快的发展速度。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完成79114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8.5%,比去年同期加快0.6个百分点。其中,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长9.1%,基本恢复到“非典”前的快速增长水平。我们运用月度宏观经济计量分析模型预测,四季度经济增长率会继续提高,全年GDP增长率可以达到8.6%。这表明新一届政府有很强的应对危机和宏观调控能力,也说明我国经济自主增长的能力在不断提高。考虑到明年世界经济可能会有所好转,国内总需求也将保持稳中有升的趋势,我们判断2004年……去看看

“排满”革命与国史重建

二十世纪初现代「民族国家」观念传入中国,从历史的角度出发,也就存在着一个民族国家再造的过程。正如有的学者认为的那样:现代民族国家都有对国史上年代悠久的史迹之纪念,但它们往往是晚近产品1。辛亥革命时期,革命派提出「排满」,要求建立汉民族的共和国,对于「国史」的重新缔造也成为革命派的时代任务。因此,他们书写的历史均以汉族族体为中心:除了寻求汉族的起源、歌颂汉族的始祖之外,还宣扬汉族与其他少数民族的辉煌斗争史、涌现的英雄豪杰、以及汉族悠久灿烂的文化,等等。本文着重以史料来重现当时的「国史」,以期对辛亥革命……去看看

文学权力:文学的文化资本

内容提要:本文旨在通过文学在社会历史语境中所具有的文化资本来论证文学的话语权力属性。作者从分析文学的符号资本的条件即文化稀缺性(包括文化能力、文化习性和文化产品三方面)以及考察文学的符号资本的实现方式即垄断表征领域这两方面对此进行了论证。基于上述观点,作者认为,文学权力在当代语境中的衰落与大众媒介的兴起密切相关。  关键词:文学权力 文化资本 稀缺性 表征领域    假如我们可以确认文学自身具有话语权力的性质,那么,要对此进行论证,我们就必须研究考察任何一种权力的根本条件即资本(这里主要采用了布……去看看

工农有反抗非法侵害的权利

2005年11月17日,于建嵘作为美国密西根大学密西根中国学社(Michigan China Fellows)年度讲座学者,对中外学者和留学生进行了以“Social Conflicts in the Transforming China”为题的演讲。下面是根据演讲录音整理的部分内容。      一、中国社会已经进入到了“风险社会”  目前中国社会可以说已经进入到了所谓“风险社会”的发展时期。这主要有两个方面的标志:第一,近十年来中国社会的群体性突发事件发生的频率以及参加人数和规模都呈现不断快速增长的趋势。根据有关门的统计,从1993年……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