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谢你们

  没想到你们中有人这样快地做出了反应。你们中有人这样对我说,你写了一篇可怕的文字,你想干什么,你想把中国思想界一锅端了,你想要革命?(我想回一句,格瓦拉来的时候,你们不是都在比谁最革命吗,为什么我的几句话就又让你们惊恐万状,以为我要革命呢?)你们中有人这样对我说,你用把一种逼着大家在羞耻心问题上表态的方式否定了整个知识界,让人无言以对,但文字流于姿态,又有什么意义呢?……

  谢谢你们了。

  但我又不得不来解释。我不是想要革命,我不是想扫尽我的知识界同行们。我承认,我把大家引到人的良知羞耻的层面上来了,我承认这有伤忠厚和恕道。但我在遥远的地方说话,我没有什么具体的事情跟你们讲,我只能用比喻,用我们最初的起点说话,这些东西多半是我们立身处世还坚守的东西。既然你们承认,正说明在这种原初的意义上我们是一样的,是可以交流、合作、共处的。朋友们,这正是我们的希望。

  是的,我们不是没有希望的。我们这个共同体也不应该是没有希望的,从炎黄算起,我们这个共同体存在延续五千多年而没有中断。人们在很多方面找到了五千年的遗产,据说有些遗产是必须遵守,必须继承的,例如专制的传统,依附人格的民生主义,为民作主的民主主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民族主义。由于我们都明知一个域外的多种文明在,其中更有一个强势的文明在,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现状是有问题的,是残酷也令人恐怖的,可是我们在专制的传统和现实面前不说话,我们反而把智力资源浪费在与这片土地的当世状况少有关切的方面去了。比如,争论文革有没有合理性因素;比如,证明现代性的悖论以为是一条绝路;比如,证明美国人的霸权和自私;比如,认为一个新体制是可以偷来的;比如,认为改革不能触动既得利益;比如,认为中国下岗工人和农民都是一个负担,一个不能在此生得救的庞大的人群……

  我不愿举例下去了,我只想说,你们就把你们的话题放大放在我们这个共同体的上空,我们在空中看你们的话题,由这些话题遮盖的大地于我们已成为什么样的事物了呢?原来这样的东西就是我们思想界讨论的最重大的问题了?我们好意思吗?…… 我也正是这样才说要谢你们。我用了一种神性的方式质问你们,你们拿出你们自以为是的证据来,因为你们没有做学问,在学问的层面上,我从没有否定过你们的功绩,你们的存在。你们自己不也是心系思想吗,既然你们思想,你们必须告知你们的原因,你们在何时思,你们在何地想。因为在这片土地上,历史之手借暴君、贪官、酷吏、奸商、戏子、歌者、妓女……书写的仍是千年不变的民族罪恶与苦难的血肉文本,仍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你们怎能相信戏子们的说法儿,你们怎能承认主旋律的唱腔,以为这是进行欢乐总动员的时代,是资本和技术的时代,是上演另一套话语、另一种哲学、另一类演员了呢?

  我一直远离你们,我一直以为你们能伸出你们的手。

  你们中有人在西方思,为什么说是在为中国思呢?你们中有人在现代性的结果(全球化的阴影时候)处想,为什么说是在为前现代的当代中国想呢?当代中国确实有问题也确实急待解决,但不是你们这样的方式这样思想的结果所能解决的,甚至,从我们都承认的良知的角度讲,我们这样思想不是轻狂了一些吗?

  退一步,全球化、资本主义、美国的狂妄……真需要你们来提醒,需要你们来拯救,那么,请不要告诉我们你们在做什么,你们只需要认真地在实验室里研究实验,写出你们的“明夷待访录”好了,你们不必大声嚷嚷你们要干什么。等那一天的到来,资本主义发生危机了、美国要把我们当猴子来处置了、你们的主义有希望实现了(我们曾被告知需要几代人、十几代、几十代的时间),让那时的人们给你们荣誉吧,你们享受在那时的快感吧,但这快感不要建立在当代这片多难的土地上;据说你们是沉痛的,你们为现代性的悖论而绝望难以自持,你们无地彷徨而反抗之,你们看到了美国人的阴险而对同胞大声疾呼之,但你们的这些沉痛不要像瘟疫一样地传染到这片土地上来,毕竟这片土地上的人还很少有人得爱滋病那样高级的病症。这片土地上的人还是肺病、感冒、发烧。我们确实有病,但你们的沉痛倒像是我们的病是洋鬼子和假洋鬼子使的坏;何况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沉痛,都是一种希望和救赎。

  对于这苦难与罪恶的民族的当世处境,最需要你们做的是要回答,有希望吗,能得救赎吗,事实上这是能回答的,而你们只顾任性地诉说你们的悲情、你们的沉痛,你们既没有回答也没有代言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你们不理睬民众,甚至要求民众等待你们的指示,而你们的指示总是与这片土地上的当下情景少有关联,因为你们自己都在为指示苦恼、绝望、争吵。你们说,只有你们能够等待戈多,能够反抗绝望,能够无地也自由,能够知道资本主义全球化也虚妄……至于民众,你们不屑于抬眼关注,似乎至少当代的中国民众,那是没有希望也不可能得救的,是没有意义没有价值的,是只能拥有恐惧不安无所归依也只能忍耐这命运的……当然,你们有时也自卑得把民众当作你们的原因和根据,你们不满于现实而要在历史里寻找制度创新,你们说民众都在怀念毛泽东哩,你们的智力原来这样易受诱惑,你们不为民众代言也就罢了,你们竟好意思借民众的名义来实施你们的私欲和你们的小智小慧。

  你们完全忘了,五千年的文明发展,并不是只有你们才明辩是非,民众也能,民众也会,只是没有机会,机会让你们剥夺了。民众并不是只会戴面纱在帐篷里跪地服伺人的奴隶,民众也不是只会在经济民主等大民主下起哄受人支使的主人,民众还不是只认死理仇外的暴民,……你们从来自以为是,要么逼着他们当家作主,要么逼着他们发家致富,要么逼着他们唱歌跳舞,要么逼着他们都成为诗人或哲学家,要么逼着他们现代化,要么吓唬他们说资源有限,他们只能解决温饱小康,要么说他们永世无希望,他们只能指望在你们的帮助下实现最大可能的就业主义,要么说他们几十代后才能幸福,现在的牺牲就要建设将来的共产主义……

  你们从来不愿深想,五千年了,民众是明辩是非,知道好歹的。如果你们真是天纵英才,请你们跟他们一起,努力让这片土地上人人做自己的主人。大家一起来维护这片土地,让每一个人意识到并习惯自己做主,自己把握并创造自己的生命。你们的感觉不要太过良好,五千年了,民众明辩是非,正像你们在我的质问里知道羞耻,这就是最大的希望;民众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虽然这好坏的标准浅显,但正像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以文学的笔所嘲笑,当有人说要为民众代言,转身而去,让民众跟随他走时,民众们哈哈大笑,因为他们看到了那人屁股后面封建的纹章。至于这片土地上的民众,目前只是因为怯懦、自私,在你们的帮凶下诚实守信的成本为人承受不起,他们才不得不也甘于堕落沉沦。你们有什么理由比别人高人一等呢?你们不觉得有愧吗?而当你们要反诘你们的同行时,你们又拿民众来作根据,你们把民众捧得很高,你们说,我们的民气就是这样,他们在怀念毛泽东哩,他们在梦回经济民主哩,请看看我们的民气。你们不觉得可笑吗?你们明明知道,在我们这片土地上,群众只是暴君和顺民的平均,只是看客的材料,哪里有什么民意和民气在,他们只是要吃饭,他们并不真的关心他们眼界之外的事,话不是都由着你们说了。你们这么辛苦地要为他们说话,为他们设计,不如你们切实地为他们争取自由,争取个人生存的权利。事实上,民众既不高也不低贱,他们不需要你们来替其谋划,只要你们自己言行一致,只要你们尊重他们,让他们获得自由和选择,他们是能够创造生活的。

  我一直远离你们,我一直以为你们能伸出你们的手来。

  我知道你们中有人创造了无人闻问的人间奇迹,我知道你们中有人成就了纯净的生命。我所要求的只是你们的当代性、你们的中国性。你们的存在绝非幸运的一个文明丰富的继承与创造的产物,而是一个具有人类意义的罪与苦之文明命运的中国承担状态。我们确实有罪,我们确实有苦,但是命运并没有抛弃我们,就像你们这么快的反应所反映的,我们有希望获救。

  我一直希望你们能伸出你们的手来,像索尔仁尼琴借用弗拉基米尔索洛维耶夫的话,就是:让我们手挽手围成一圈,完成我们沉痛的使命。

  你们愿意来吗,你们愿意走这条路吗?

上一篇:谢你们的告白

下一篇:致S:我们的知识结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中国共产党在早期执政中的宪政思想探源

摘要:中国共产党从创立“红色革命政权”时起,就受到了“俄共(布)党团——苏维埃”政制的直接影响,也开启了探索分权制衡国家主权的宪政思考与实践。列宁根据布尔什维克党与社会民主党共存于苏维埃政权之内的特殊国情,创设了“布尔什维克党团——苏维埃”政制,后来演变为“俄共(布)党团——苏维埃”政制,它发挥了巩固俄共(布)执政地位的政治作用。由于一党制条件下缺乏分权制衡国家主权的制度安排,导致了苏俄国家政治生活中曾反复出现“党”“国”不分、“以党治国”等严重后果。列宁领导下的布尔什维克党一经执政就开始了分权制衡一……去看看

重庆谈判前蒋介石、毛泽东的往来电报

蒋介石给毛泽东同志的第一封电报万急,延安毛泽东先生勋鉴:倭寇投降,世界永久和平局面,可期实现,举凡国际国内各种重要问题,亟待解决,特请先生克日惠临陪都,共同商讨,事关国家大计,幸勿吝驾,临电不胜迫切悬盼之至。蒋中正未寒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选自1945年8月16日重庆《中央日报》)毛泽东同志给蒋介石的第一封复电重庆蒋委员长勋鉴:未寒电悉。朱德总司令本日午有一电给你,陈述敝方意见,待你表示意见后,我将考虑和你会见的问题。毛泽东未铣一九四五年十月十六日(选自1945年8月21日重庆《新华日报》)蒋介石给毛泽东同志的第二封电报延安毛……去看看

入世后如何提高竞争力

著名经济学家樊纲在南京的一次演讲中,对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提出了他的一些新观点。   利率要更有弹性   樊纲指出,中国从1998年开始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几年下来,取得了积极的成果,   但是宏观经济尚未完全走出通货紧缩,政府可供选择的政策中,降息已经一用再用,扩张性的积极财政政策还会继续实行,因为中国的债务负担率还处在警戒线以内。目前,虽然利率处于谷底,但居民储蓄还以反常的速度在增长,国民财富还没有超分配。“9·11”事件的滞后效应已经开始显现,未来经济的变数会增多,中国不可能成为一个不受影响的避风港。在美元走……去看看

西方现代自由与中国古典传统

自由主义业已成为汉语学术界的论说热点。但是,任何论说热点都难以避免逻辑检验与历史清理的双重理论要求。在前者,论者需要对论述的逻辑自恰性作出保障;在后者,论者需要对论说的历史源流加以梳理。考虑到汉语语境的自由主义论说还处于理论输入的状态,因而其理论自恰性不是一个自我担保的问题,而是由西方的原创理论家负责的事情。所以,自由主义论说的历史清理变得格外重要:这既是由于汉语自由主义论说对西方理论源流的辨识,关系到理论引介的可靠性;也是由于汉语自由主义论说对自身理论源流的了解,关系到这一论述如何处理好引入理论……去看看

农村基层政权退化与农民上访

[内容提要]1990年代以来,我国农村不少地区的政治发生的内卷化现象,一方面,在增强国家能力的旗号下,各级政府对于农民经济资源的索取能力确实是增强了。但是,在资源提取增加的同时,中央政府却不能对对地方政府特别是基层政权进行有效的政治管制。本文通过问卷调查数据分析了基层政权退化与农民上访之间的关系。研究表现,农村基层政权的退化表现直接导致了农民的上访。  作者认为,导致农村基层退化的根本原因是民权式微,要有效地避免政权退化就要进行相应的政治体制改革,扩大农民的政治参与渠道。  据报道,近年来,农民上访有不断……去看看

为什么劳动力流动没有缩小城乡收入差距?

在农村劳动力向城镇转移的过程中,劳动力从农业转向非农产业,通常产生提高农业劳动的边际生产率和报酬水平,降低或抑制非农产业劳动的边际生产率和报酬水平的效果,从而缩小农村和城市之间的收入差距。因此,劳动力流动是缩小城乡收入差距的一种重要机制。然而,人们在中国的改革过程中,却观察到劳动力流动和城乡收入差距同时扩大的现象。对这种现象做出分析,可以为促进农村劳动力转移、缩小城乡收入差距提出具有针对性的政策建议。  一、流动与差距同时扩大  中国在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农村流向城市、中西部……去看看

每一个人的苦难都有我们的一份罪

我至今还总是说不清我的拒绝坐人力三轮车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我平生唯一一次坐人力三轮车是几年前在酷暑中赶着去看病。当我坐到柔软的坐垫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我看到前面的车夫,他正极力的弓着腰翘起臀部,仿佛在用尽他的生命一样,凭那再简单不过的机械启动车上的重载。那因用力而佝偻得像一样的背,那破旧的蓝色衣服,那脸旁往下淌的汗水,突然攫住我的心。纤夫!那是伏尔加河上的纤夫!那幅伟大的世界名画骤时浮上我的脑海,画中的形象和眼前的车夫交织在一起,残存的一点良知像鞭子一样狠命地抽打着我的灵魂。倘若眼前拉车的……去看看

五六十年代党内斗争的基本范式与特点

50年代初期,党和全国工会系统内开展的一场旨在肃清李立三工会错误路线的政治运动,可谓建国后的第一场党内斗争。这次党内斗争在沿承延安时期整肃模式之时,又被赋予鲜明的时代特征,因而成为五、六十年代党内斗争的缩影,并为随之展开的一系列党内斗争和群众运动提供了基本范式。  一、党内斗争的基本范式  始于1951年底的这场揭批李立三工会错误路线的政治运动,与随后的一系列党内斗争(如1953-1955年反对高、饶分裂党的活动、1959年错误批判彭德怀的"反右倾"运动)相比,从官方解释系统看虽然性质有异,但程式上如出一辙。这一程……去看看

网络脱生:创业过程的社会学分析

原载《社会学研究》2006年第6期  提要:本文探讨了企业从社会网络的脱生过程。对珠三角企业家的访谈表明,创建企业需要的商业情报、创业资金、首份订单三项资源均来自创业者的社会网络。作者提出市场-网络互动关系的理论模型以解释上述过程,并用830家企业的调查数据对该模型的研究假设作了实证检验。  关键词:企业组织;社会网络;转型经济  企业主的社会网络对创业过程至关重要。这是珠三角企业创建过程研究的总体结论。建立私人企业需要商业情报、创业资金、首份订单,三者缺一不可,而这三项经济资源都深深地嵌入于创业者……去看看

安全阀:四清运动的潜功能

原载《开放时代》2005年第1期  「内容提要」四清运动是介于大跃进与文化大革命之间的一场政治运动,其起因与大跃进时期基层干部的恶劣行为有关。在这场运动中,大批农村基层干部受到冲击,同时也让饱受疾苦的农民出了怨气,因此降低了文化大革命中农民对基层干部的批判强度,客观上稳定了农村社会。四清运动中重新划分成份的做法,在扩大打击面的同时,也消除了一些潜在的反对力量。  改革开放前中国的社会控制是非常有效的,在经历了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两场巨大的社会动荡之后,依然能够迅速恢复稳定,这是值得深入讨论的问题。本文……去看看

叙事危机中的崛起

在中国,身为女权主义者并且敢于承认自己是女权主义者的女性寥寥无几,哪怕“女权主义”已逐渐被“女性主义”这样一个温和的字眼所取代。由于数千年的被压制和数十年的被忽略,女性问题在中国至今成不了“问题”。奇怪的是,这样的社会却孕育了几位真正的女性写作者:陈染、林白、海男、赵玫,经由她们发展壮大的女性个人话语是90年代中国小说界的奇葩,一时之间令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的男性写作者和他们所操持的话语黯然失色。  女性个人话语指的是以女性的个人立场关注女性的个体生存的文学话语,它的形成对于竭力要摆脱意识形态话语……去看看

新自由主义思潮:一个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格格不入的意识形态

什么是新自由主义  新自由主义作为当代资本主义主流意识形态,作为国际垄断资本集团的核心理论体系和价值观念,必须坚决地反对和抵制。  杨承训(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河南财经学院资深教授。以下简称“杨”):胡锦涛总书记最近强调:“切实做好意识形态工作。”我想起3年前您发表的《对经济学教学和研究中一些问题的看法》一文,您当时就清楚地指出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的问题,引起一场争论:在我国改革开放中什么是经济学的主流?到底是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还是新自由主义的西方经济学?经过3年多的实践……去看看

浅谈腐败的政治心理原因及其对策

[摘要] 腐败已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许多学者从经济、政治、制度等不同的侧面对腐败产生的原因进行了理论分析,并提出了种种观点。本文尝试着从政治行为体的政治心理来分析腐败的产生,并希望从中找到腐败产生的根源,进而寻求医治腐败的有效方法.   [关键词] 腐败 政治心理 原因 对策      腐败是指国家公职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或他人谋取私利的行为。对于腐败的成因,许多学者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理论分析,提出了种种观点,比较有代表性的有“公共权利派生说”、“经济寻租理论”、“成本——收益理论”等。应当承……去看看

政府规模、市场化与地区腐败问题研究

原载《经济研究》2009年第1期  内容提要:本文运用中国省级水平1989年至2004年的面板数据,系统考察了地区政府规模、民营化、经济开放程度、教育水平等社会经济因素对官员腐败的影响。通过运用固定效应模型和工具变量方法,我们发现,政府规模的扩大会增加地区腐败案件的发生率,而核心政府部门规模的影响更为明显,党政部门规模上升1%至少会带动腐败犯罪案件提高0.68%-1%.FDI 比例的提高会增加地区的官员腐败水平,而进出口比例的提高却有助于降低地区的腐败水平。民营化程度的影响则不确定。我们还发现政府支出规模和结构也对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