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义者的仇恨经济学

人们都会用"仿佛电影"来形容9月11日发生在美国的恐怖事件。但遗憾的是,"仿佛"一词无情地隔开了虚构和现实,美学终究无法僭越伦理学的位置。我们无法把肉体炸弹的行为,仅仅当作一场电影或一个绝妙的行为艺术创意,藉此来使人类受到的伤害减轻千万分之一。事实上,恐怖主义者的行为并未结束。这样说不会引起很大争议,那些"蒙面"的恐怖主义者确实正在美国继续制造着各种暴力行动。但我关心的并不是这种头条新闻,因为打击恐怖主义主要属于美国政府的职责,一个普通的异国公民对此几乎毫无能力。而身边博士后的莫名亢奋以至遥远的巴勒斯坦街头的狂欢,才让我真正感觉到自己陷于恐怖主义的四面楚歌之中。在这篇短文中,我不想严格区分恐怖主义支持者与恐怖主义行动者。在我看来,前者的将来时就是后者,只不过现在还处于"未完成"的状态。

恐怖主义支持者对袭击美国的通用借口是美国长期推行霸权主义,而中国的恐怖主义支持者更会一一列举出美国轰炸中国大使馆之类的"血债"。就这样,在他们遵循的"因为美国轰炸过中国大使馆所以恐怖主义者袭击纽约世贸中心是正义的"逻辑里,前一种罪恶戏剧性地成为后一种罪恶的消毒剂。对中国受害者的"同情",使得他们面对异国受害者分外地"冷漠"乃至"无情"。汉娜·阿伦特对法国大革命的总结,更像对现在和未来的精确的预言。她认为仇恨的能量恰恰来自某种"同情"--"对于民间的同情、对于不幸者和贫困者的同情彼时成了政治道德,而同情只是在针对某一个个人时才可能,针对大众时它就变成了抽象的、在政治上产生灾难性影响的东西。可以说,整个民族的苦难破坏了对于同情的克制能力,由此产生了一种想要以极端手段铲除极端不幸的倾向,也即暴力。因此一个奇怪的悖论出现了:有人出于同情和对同类的爱而随时准备滥杀无辜。" (【德】阿洛伊斯·普临茨《爱这个世界--汉娜·阿伦特传》,焦洱 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年,第226页)

在阿伦特的眼中,"同情"有两种不同方式:一种是针对"某一个个人"的,一种是针对"大众"的。在中国的宣传机制中,国际事件中的不幸者往往被塑造成民族苦难的"优选受难者"。他们昔日私人空间里的家庭生活和书信日记之类将成为公共遗产,并且迅速被"圣雄"化。作为"某一个个人"的不幸者的家庭成员,则会被授予各种荣誉并在读书工作上受到各种照顾,变形为一种奇怪的"幸福者"。在这种情况下,在中国针对"某一个个人"的同情就尤为困难。即使表面上看起来我们面对的是某某具体姓氏,但这些凋谢的面孔早已成为意识形态下"大众"的面具。当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同情"(以及"悲悯""关怀")与极端民族主义搅拌在一起,就立即生产出致力于推动死亡贸易顺差的"仇恨经济学"。它仿佛那种叫做"伟哥"的淡蓝色药片,让人陶醉于仇恨带来的暴力快感之中。不同的是,在"仇恨经济学"的外面还裹了一层"爱国主义"的道德糖衣。它通过对大众的同情,给人一种"讲道德的经济学"的假象。但它实际遵循的,不过是"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的交换价值规律。

这些恐怖主义者们,似乎熟谙"仇恨经济学"的秘密配方。他们垄断了作为原材料的"抽象同情",大量生产着"抽象仇恨"。在互联网的各个论坛上,他们回击谴责恐怖主义者的一个常规武器是:"当初伊拉克、南联盟等国家被美国轰炸时你们没有作出反应,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来同情美国遇难者?"让我们先假设"仇恨经济学"对"大众"的抽象同情规则成立。这就需要重新廓清"战争"与"屠杀"的边界,虽然这两个词语在新闻报导中经常互相替换。美国军队对伊拉克等国的轰炸属于战争,战争的双方都拥有武装,它有着自己的正义规则,同情并不总是针对弱势群体的;恐怖主义对纽约世贸中心的轰炸则是一场屠杀,屠杀的双方分别是拥有武装力量的一方和没有抵抗能力的另一方,同情势必要倾向于弱势群体。更何况,事实上同情只有针对某一个个人时才有效,它无须对所谓的弱势群体负责。"不同情A,就不能同情B"这种审批程序,恰恰只把合格证书颁发给那种会"在政治上产生灾难性影响"的抽象同情。与抽象同情配套的抽象仇恨,则表现在一种叫做"连坐"的思维方式上。它拒绝区分一个个个体,却把作为整体的美国假想成自己的敌人。不能否认,美国军队曾经造成战争中平民的伤亡。一些极端者,因此认为遇难者要为美国政府过去的暴力行为承担责任,并把谴责恐怖主义者等同于"美国走狗"。让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美国平民来承担美国战斗机的责任,意味着现代社会中已经被取消的"连坐"制度,其实一直在人们的内心隐蔽地生长着。"谴责恐怖主义即等于支持美国霸权主义"的逻辑,恰恰是推向极端的抽象仇恨的敌我二元论。

就这样,对中国、伊拉克、南斯拉夫之类弱势群体的抽象同情,与对美国的抽象仇恨形成了密不透风的道德包围圈,一个个生命为致力于死亡贸易顺差的"仇恨经济学"而献身。在对恐怖行动的欢呼声中,一个个血脉像树叶一样脆弱的生命,又一次变成了各国报纸上黑色的阿拉伯数字。

(2001年9月13日晨,上海)

上一篇:纽约世贸中心灾难的经历与思考

下一篇:美国遭袭猜想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乡镇自治:根据和路径

目前有关我国乡镇体制的改革有两种基本的政策主张。其一是强化乡镇体制。主张者认为,应该强化国家对农村社会的主导作用,大力加强乡镇体制建设,在规范乡镇各政权机构相互之间的关系同时,采取有力措施提高乡镇干部的素质并努力使其行为制度化,特别是县级政权要简政放权,下放各部门在乡镇的下设机构,以改变目前乡镇体制上条块分割的状况而提高乡镇政府的工作效率(1) 。有研究者进一步指出,要强化乡镇体制,还需要将社会体制的下线伸入到村(2) ,实行"乡治、村政、社有"(3) ,也就是将村级组织的行政功能扩大并制度化,在村一级建立行政化……去看看

“大共同体本位论”质疑

秦晖先生在〈从大共同体本位到公民社会--传统中国社会及其现代演进的再认识〉1一文中,「试图」跳出「两大认识范式」,即强调「生产方式」的「封建社会论」和强调宗法伦理、整体和谐与非个性化的「儒家文明」论,提出了「传统中国社会即不是被租佃制严重分裂的两极社会,也不是和谐而自治的内聚性小共同体,而是大共同体本位的『伪个人主义』社会」2的新的「认识模式」,由此来探究近代中国没能顺利走向「公民社会」的原因。然而,秦先生所谓以「国家主义」为特征的「大共同体本位」的观点是否能成立,却是一个值得深入讨论的问题。 ……去看看

反霸权与反民主

恐怖主义与霸权主义,在关于911事件的热烈讨论中,被普遍视为因果孽生的孪生胎。并在对于"因"的霸权的难以消除的怀恨下,对于作为"业果"的恐怖行径甚至滋生出淡化乃至美化的极端姿态。个别言论动辄以荆轲、侠客和大无畏勇士美其名曰。或以"为什么偏偏是美国"来验证恐怖选择的合理性。Sieg在网上点评乔姆斯基对于大爆炸的发言时指出,乔姆斯基对于恐怖与霸权的叙述,没有采取因果式的,而是并列式的逻辑。体现了对于灾难的尊重。在我看来,并列式的叙事并不单单是对受难的尊重,也是在因果考证上的一种谨慎。"业果报应"的观念在佛教的……去看看

政策制定中的价值冲突:来自中国医疗卫生改革的经验

原载《管理世界》2008年第10期  [摘要]中国医疗卫生改革政策的决策过程体现了一种过去难得出现的集体互动机制,这种广泛的社会互动机制不仅对医疗卫生改革政策的决策与制定过程产生了积极的影响,而且也为政策执行创造了良好的氛围。在中国医疗卫生改革政策的价值争论过程中,意识形态是以各种形式或机制对政策过程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但是,值得关注的是,意识形态常常并不是孤立的发生作用,而是和利益集团官僚部门之间的权力斗争以及公共舆论等各种因素交互在一起共同发生作用的。  [关键词]医疗卫生;政策决策;价值争论;政策共同……去看看

中国资本外逃的规模测算:1988-2004

原载《经济学研究(湖北经济学院学报)》2005年第3期  「作者简介」吴少新,湖北经济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湖北武汉430205;  马勇,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湖北武汉430060.  “资本外逃”亦称资本转移或资本逃避,它描述的是一种特殊的资本跨国流动的经济现象。资本外逃具有两个特征:一是资本外逃是一种非官方资本,即私人资本的外流;二是这种外流是“非正常的”,它超出了政府的控制范围,与政府宏观调控的目标相悖。这种“非正常的”资本流动可能是出于担心国内政治的不稳定,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投资环境的恶化、货币的贬值、没收性税收、战……去看看

甘阳《联合早报》天下事专栏文选六篇

◎从“世界大同”到民族国家   史学泰斗梅尼克(Friedrich Meinecke,1862-1954)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曾发表举世闻名的巨著《近世西方的国家至上理念》(Idee der Staatsrason inderneueren Geschichte)。该书目的旨在澄清一个问题:西方列强中到底谁是 “国家至上主义”(raison d‘etat ,Staatsrason )的始作俑者?谁又是其最彻底的信奉者?   梅尼克的答案是:“国家至上主义”乃是近世西方各国的集体创造。作为一种观念,它首先由意大利人(马基亚维利)提出,而作为一种实践,则由法国人黎塞留(Richelieu )首次将其发挥得淋漓尽致,但作为一种……去看看

宪法的中国性

我们得承认,当下中国学者阐释的宪法原理更多是西方的而不是中国的。在很大程度上,我们的“宪政哲学”实际上只是对西方政治哲学的一种诠释,我们所扮演的只是一个跟随者的角色。当然,这并不是说西方的宪政原理不需要中国的解释。理解西方,特别是真正理解西方宪政的真正知识,这是中国宪政化的一个逻辑上的前提。毕竟,中国的宪政化是中国人的,也是中国性的,也许它自身就存在一个如何完成西方宪政哲学的本土化覆述的问题,需要西方宪政被中国重新定义的一系列的事件。1949年以后的中国“五四宪法”就是一个西方宪政哲学被中国重新定义……去看看

中国教育经费投入问题解析

中国财经报2005-03-08  199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提出了“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民生产总值(GNP )的比重,在本世纪末达到4%”的战略发展目标。在这一政策目标的指导下,国家通过一系列政策措施的实施持续增加财政性教育投入,财政性教育支出占GDP的比重从1993年的2.51%增加到2002年的3.41%(见注2),呈现逐到2003年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 的比重仍然没有达到4%的目标,尚存在着900多亿元的资金投入缺口。但随着GDP 规模的不断增加,2007年实现4%,这个目标应该没有问题。年增长的趋势(见注3),对支持我国教育……去看看

关于一座城市文学的标本研究

1、话语真相考察  作为局外人,在对泉州小说进行“发言”本身便有了相应的自由度(旁观者清)。同时,作为深入到这座城市文学中来已有一年多的我,也就顺理成章地为我的这个“发言”找到了可靠的根据(有了调查研究)。  让我感到特别无聊的是,泉州小说有着如此之强的阵容,却又居然一直被种种话语手段变换为是泉州文学的弱项?而号称泉州文学的“强项”的散文,竟是如此之平庸,其精神的贫困到了几乎需要“扶贫”的程度,这就让人不能不感到荒唐了。泉州的散文之弱,除了极个别确有慧根者,所谓的“精品屋”们:写小品基本缺乏知识,写幽默基本缺……去看看

我们批评什么

关于我们时代批评的疲软,许多人已经讨论多年了,但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反而把一些人弄得越来越悲观。沿着这样的思路发展下去是危险的,它很容易把批评的成就与使命建立在外面的指标上,而对批评自身的建设于事无补。就着我个人来讲,批评界是否疲软对我根本不是问题。我所担心的是,自己写不出什么真正有力量的东西来,至于整个批评群落有没有在这个崇尚金钱、技术和性的时代里沦陷,它丝毫不会影响我的写作。真正的批评,从来就是充满自我阐释、自我批评的意味,它关涉到批评者自己的心灵(但决非自恋)。许多人以为,只有那种客观的、精细的、……去看看

工业发展、国情变化与经济现代化战略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2005年第4期  迄今为止的中国现代化进程和实践表明,对国情的科学认识与把握是中国成功的基础与前提,这是“中国经验”的思想精髓所在。基于对国情重要性的认识,本文在现有文献基础上构造了一个新的基于产业结构演进的经济国情分类框架。应用这个框架,本文分析了经过20余年的快速工业化进程后中国的经济发展状况变化,分析表明中国的基本经济国情已经从农业经济大国转为工业经济大国,这意味着中国经济现代化进程进入了以实现由工业经济大国向工业经济强国转变、推进工业现代化进程为核心任务的新阶段。……去看看

现代理论视野中的东亚传统

帕森斯的高足、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罗伯特·贝拉的名著《德川宗教》,我曾久闻其盛名,两年前收到中译本,一口气读完之后,颇觉有益。  《德川宗教》一书是作者一九五五年在哈佛大学完成的博士论文,作者以此获得东亚系与社会学系联合授予的博士学位。这一事实本身就已说明本书的特色:历史研究方法与社会学理论方法的结合。而作者当时所接受的社会学理论研究的方法,主要是马克斯·韦伯的社会学思想和其后继者帕森斯有关现代化的一整套框架。  我们知道,韦伯的宗教社会学研究,由《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开始,又对中国的儒教与……去看看

余杰的“五四情结”

1.余杰叹息“五四”   五四运动整整八十年了!   八十岁的“五四”,至今仍是不能盖棺定论。   前三十年,五四作为反帝反封建的旗帜,得到执政党的默许和在野党的力赞;后三十年,五四又作为在野党成为执政党的合法性的基石,被高度垄断诠释权而正面歌颂;到最后这二十年,改革开放的思想解放运动与新启蒙大潮,又将五四作为本世纪中国激进主义的始作俑者予以反思。在20世纪的最后几年里,竟出现了主流意识形态也无真心提倡五四,而新启蒙派或公共思想界也对五四予以五五开的评价。这种趋势,使得五四运动发源地北京大学的学子们,而今最风光……去看看

民主制度的言论限制

谢鹏程译  一场讨论进行得如何 , 往往要看其参加者决定不说什么。为了避免破坏性的冲突 , 我们就不谈论那些有争议的话题。在马萨诸塞州的剑桥 , 老朋友们对有关以色列的问题总是避而不谈 , 免得伤了和气。当然 , 掩盖有分歧的问题 , 可以视为一种预先审查 , 是逃避而不是交流。然而 , 羞于交锋不能简单地被视为懦弱 , 因为它能够促成积极目标的实现。对敏感的问题保持缄默 , 我们就能够维持某些形式的良好合作和伙伴关系 ; 反之 , 则不能。   人在各种场合 , 从国际高峰会议到夜半幽会——或许也包……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