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战前的冯玉祥

  一 蒋桂战争中的失算

  蒋介石于1927年背叛革命以后,他在北方就拼命拉拢冯玉祥与之合作。当时冯玉祥因为军事上取得节节胜利,也亟想扩充实力,所以他们一拍即合。后来蒋介石表面上似乎很慷慨地把河南、山东的地盘分给西北军,并任命冯玉祥为军政部部长,但是蒋最害怕冯扩充军队,所以蒋在编遣会议时,把西北军的人数大加削减。当时冯部有不少立过战功的将领们,都被编遣掉了,并以深造为名,送入陆军大学。这是冯玉祥当时感到最为痛心的一件事。另外,冯玉祥要求将青岛市划归西北军,也遭到蒋的拒绝。因此,冯、蒋之间的矛盾就日益尖锐了。

  1929年3月,桂系的李宗仁、白崇禧同蒋介石在长江中游打起来了。当时两方的实力是不相上下的,而西北军的兵力比蒋介石和桂系都要大。所以能否争取与冯玉祥合作,就成为决定这场战事胜败的重要关键。因此蒋、桂两方都竭力争取与冯玉祥合作,一时信使往来,至为频繁。

  当时冯部孙良诚任山东省政府主席,省府设泰安。我被孙派为济南市市长,正准备去接收济南时,突然在一天夜里孙良诚找我,让我在两小时以内把行李备好,由泰安撤退。我问孙良诚:“这是什么道理?是不是由北南下直驱浦口、南京,驱蒋下台呢?”孙回答: “我接到冯总司令的密令,叫我们向开封方向撤退,内幕我不知道。”我随孙良诚坐车经开封一直退到豫西。我到华阴见了冯玉祥,他命令我在总司令部担任宣传工作。有人向冯问道:“这一次撤退的战略意义何在?”冯一面握起拳头作缩回来再打出去的姿势,一面回答说:“把拳头缩回来再打出去才有力量。”我问冯对于这次蒋桂战争的估计如何,冯答称:“他们是势均力敌,总要看上一个月至两个月,才有分晓。”当时冯玉祥将韩复榘部布置在京汉南段,将石友三部布置在南阳一带,将张维玺部布置在陕南荆紫关,孙良诚部集中在豫西一带作总预备队。冯玉祥拥有亲身训练出来的三十余万部队,采取了坐山观虎斗的策略,等一、四集团军火并,使他们力量大为削弱后,可以坐收渔人之利。

  这时蒋介石非常害怕冯玉祥有什么动作,更怕他帮助第四集团军。蒋为了设法使冯按兵不动,以便集中力量来击败李、白,就派邵力子为代表到华阴劝冯同蒋合作。当时在华阴总司令部内盛传邵力子带来了三个重要条件,就是:1.冯玉祥任行政院院长。2.要孙良诚回山东担任主席,如果有所不便的话,也可以派石敬亭(山东人,西北军将领)去山东任主席;青岛特别市归西北军接收。3.由冯在湖北、安徽两省中任选一省为西北军的地盘。蒋的要求是让冯玉祥通电声讨桂系,出兵湖北。但是冯还是虚与委蛇,不作正面的答复,尽量拖延时间以等待事态的发展。

  不料正当长江战事激烈的时候,桂系将领李明瑞被蒋介石收买,突然倒戈,桂系遂致一败涂地。这场战事如此迅速结束,对冯来说不啻是个晴天霹雳。于是冯不得不答应蒋介石的要求,赶忙发了个“马后炮”的声讨桂系的通电。可是这时蒋介石见目的已达,竟把上述的三个条件原封收了回去。

  冯玉祥真如哑吧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那时韩复榘任河南省政府主席,他嫌河南省既穷而又苦,想借这个机会当湖北省主席,所以他就把部队开出武胜关,挺进到下花园。在桂系突然失败时,韩想直扑武汉,强占湖北的地盘。冯把韩大骂一顿,说他“太不懂事”,并命令他向北撤退。韩为此对冯极为不满。这也是韩复榘后来倒戈投蒋的重要原因之一。

  冯玉祥这次在蒋桂战争中的失算,可以说是日后西北军瓦解的一个开端。

  二被囚建安村前后

  冯玉祥对于西北军官兵,一贯采取家长式的统治方法进行控驭,特别是他对于手下的高级将领管束更严。例如宋哲元当旅长时,驻军北京南苑,某次因为上课迟到,曾被冯责打了好几十军棍。但是,冯玉祥在他的军队规模小的时候,其家长式的统治尚可起些作用,待以后军队发展大了,犹如“儿大不由爷”,将领们就不是那样俯首贴耳地听话了。特别是在北伐以后,他手下的将领都成了封疆将帅,如刘郁芬、孙连仲、门致中、宋哲元、韩复榘、孙良诚等,都分别当了甘肃、青海、宁夏、陕西、河南、山东等省的主席。这些有了地盘的将领,日益骄奢,而其他没得到地盘的“有功”将领如石友三等,则心怀不满。从表面上看,西北军的队伍虽然比过去壮大了,可是内部却日益腐朽,冯玉祥旧日惯用的封建家长统治方式已经行不通了。但是冯玉祥却看不到这一点,仍旧施展他那一套家长威风。如1928年冯在洛阳时曾命令调韩复榘着精锐的手枪队去洛阳,韩不愿意,于是冯派参谋长李兴中把韩叫到洛阳来,当面对韩大发雷霆说:“你现在当了主席,很威风了,在家里有人守卫,出门有人保驾,你们都不管我了。好啦,我这里没有人守卫,你给我站岗去。”韩敢怒而不敢言,只得老老实实走到冯的司令部门外,站了两个多钟头的岗。后来经过一些人再三求情,冯这才饶了韩复矩。

  正因为西北军内部有如上所述的矛盾,所以蒋介石能够用分化、收买的手段来削弱冯玉祥的实力。韩复榘、石友三 倒戈之变就是最明显的例子。韩、石倒戈时,冯住在华阴,最初听到这个消息尚不相信,等到证实以后,感到痛心无以复加,多年来的家长威风至此一扫而光了。他对于其他虽未倒戈的将领也都失掉了信心。因此,他日夜哭泣,咒骂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他对于蒋介石自然是恨之入骨了。

  正当冯忧心如焚、无所适从的时候,阎锡山派代表李书城渡过河来到华阴,表面上来安慰冯,实际上是来劝冯离开军队,到太原去休养。阎向冯表示彼此在政治方面今后要合作,同时还表示愿意陪冯一同出国游历。那时冯的部下如宋哲元等以阎是个老奸巨猾,担心冯陷入阎的圈套,所以坚决反对冯去太原。但是冯遭到这次致命打击后,丧失了统率部队的信心,终于由潼关渡河到山西去了。

  当冯玉祥一脚踏上山西地界以后,阎锡山就如获至宝,因为他有了冯玉祥这个政治资本,就可以大作政治投机,向蒋介石讨价还价了。冯初到太原时,哥俩(冯和阎是盟兄弟)就抱头大哭。阎对冯百般安慰,发誓与冯合作到底。他把冯安排到太原附近的名胜晋祠居住,每隔三、五日必去看冯一次,礼遇极优。当我去晋祠见冯时,也觉得阎对冯是很够朋友的。

  随后我到上海去了一个时期,到当年冬季从上海回到太原,才知道冯已被囚在五台县建安村。当由太原西北军办事处处长陈希文陪同我坐办事处的自备汽车去建安村。走到忻州,看见公路上挖了一条濠沟,还放着一些木栅栏,汽车不能通过。

  我们下车后,受到几个便衣特务和警官的反复盘问和检查。我再三向他们说明我和冯的关系,此去毫无政治作用,他们这才领着我们越过濠沟、木栏,换乘特备的汽车驶往建安村。据说那些汽车司机都是阎锡山直接指挥的,他们每天还要向阎汇报情况。

  到了建安村后,见到冯住处的房前、房后、房顶上都有山西军队把守。冯同我谈话时,流露出一股郁闷的心情,因为他不知道如何才能逃出牢笼。冯的私人医生陈崇寿和冯的身材像貌有些相似,冯曾密谋化装为陈大夫,伺机逃走。邓哲熙认为这样太冒险,加以劝阻,这才作罢。

  自从冯玉祥到太原以后,蒋介石就派张群、吴铁城等重要人物,携带大量金钱到山西活动,要求阎锡山不要容纳冯在山西避难。上海反蒋团体、西南反蒋实力派,也都派代表到太原活动,力图促成阎冯合作反蒋。那时有这样一种情况:凡是南京来的代表人物越大,蒋介石给的代价越高,则看守冯的布置就越紧;南京代表离开后,看守冯的情况就稍松一 些。阎锡山备有两套人马:一套专接待南京代表,表示竭诚拥蒋;另一套人马则专接待各方面的反蒋代表,大谈其关于以阎、冯为中心共同反蒋的问题。

  西北军自从冯离开部队以后,顿时失去了中心,将领之间谁也不佩服谁,谁也不服从谁,所以彼此都不能合作。孙良诚同宋哲元不和,在洛阳与蒋介石军队作战大败,一直退到了陕州;宋哲元与刘郁芬不和;鹿钟麟代理总司令,而宋、刘并不完全听鹿的指挥。老少将领之间也不和,如吉鸿昌就不听鹿钟麟、宋哲元的指挥。我到建安村向冯汇报了上海方面反蒋的情况后,冯玉祥就写了一封给宋哲元的亲笔信,要我到陕州面交宋哲元,内容主要是指示宋等要团结西北军将领们坚决反蒋。我经山西太阳渡过河到达陕州,一看街上有很多从洛阳败退下来的散兵游勇,而且满街都贴了“欢迎冯总司令”、“冯总司令马上就回来了”的大幅标语。我当时很奇怪,因前两天见冯仍在建安村,那里封锁得极其严密,而且冯也并没有说要回来,怎么有这样标语呢?我又一想,这才明白,大概是因为部队溃败,所以故意放出冯要回来的消息来安定军心罢了。

  我将冯的信交与宋哲元以后,有的朋友劝我赶快乘马随队伍西退。我看情况不好,就又渡河到太阳渡,绕道运城到了潼关。在潼关见了鹿钟麟,又见了吉鸿昌。吉鸿昌刚由宁夏带了两千多人星夜赶到潼关,开赴陕州前线挡杀了一阵,才将形势稍为稳定下来。西北军的老将领鹿钟麟、宋哲元、韩复榘、石友三等对阎锡山都痛恨已极,计划用武力解决阎锡山,救出冯玉祥。他们认为:第一,多年来的内乱,阎锡山是个祸首。第二,西北军必须以西北为根据地,但是如不除掉阎锡山,不把山西拿到手,则西北军就永远要受威胁;如西北军能占据山西,则进可以战,退可以守。第三,西北军不能甘心看着冯玉祥受阎锡山的囚禁,要想拯救冯玉祥就必须武力解决。因此,鹿、韩、石密谋向蒋介石献策,用武力驱逐阎锡山,西北军愿为此效劳。鹿钟麟随即派代表去南京见了何应钦陈述这项计划。蒋介石表示采纳,要求西北军照计而行,中央一定全力支持。在这个时候,驻在平汉路的石友三的队伍已由顺德向石家庄方向移动。不料鹿、韩、石这个密谋,由于韩复榘保密不严,竟为阎锡山探知(据说是韩复榘参谋处的人将这个密谋卖给阎锡山的)。某日冯方薛笃弼、刘定五、邓哲熙等去晋方商震家里会商阎、冯合作反蒋的办法时,在座的晋方某要人竟极愤慨地向薛笃弼等说:“你们现在还谈什么合作?你们卖的是什么假药?再谈下去,你们西北军就占了太原了。”薛等听了非常诧异,追问究竟。晋方的那位要人就说:“你们回建安村去问冯玉祥吧。”(因为阎方代表们怀疑鹿、韩、石的密谋是冯玉祥主使的,实际上冯也是知道的。)冯方代表立即到建安村把以上的情况向冯汇报,冯指示他们说: “这件事我完全不知道。你们赶快去太原找阎方的人询明内幕。”冯派代表立即向阎作了如下几点表示:“1.这件事我完全不知道。2.我同阎先生要合作到底反蒋。3.事态紧急,请阎先生相信我,放我回去,我去说服他们(指鹿、韩、石)。现在他们已向山西出兵了,如不相信我,顶多就算我带领他们打山西,而我冯玉祥绝不是这样背信弃义的人。” 阎锡山立刻来到建安村(那时阎锡山已很久避不见冯了),同冯玉祥又抱头痛哭一番。彼此表示:“同生死、共患难,反蒋到底”,并歃血为盟,在场见证人有李书城、王鸿一、梁式堂等。冯玉祥要求阎锡山拨给子弹若干发和现款二 十万元。阎当即派车把冯玉祥连夜送到风陵渡。鹿钟麟夜间忽得到冯总司令归来的报告,又喜又惊,喜的是老长官脱离了牢笼,西北军的残局负责有人;惊的是驱阎取晋的秘密计划势将成为泡影,因而感到进退两难。鹿见冯后,向冯请示今后的大政方针,冯坚决地回答:“我同阎先生生死与共,合作到底,整军东进,打倒蒋介石。”中原大战的序幕便从此揭开。

  (选自《文史资料选辑》第52辑,P134—140,文史资料出版社1981年6月版)

上一篇:蒋桂战争时期的冯玉祥

下一篇:蒋桂新军阀战争的内幕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放弃“知青情结”,走向澄明境界

一  有必要先澄清“知青”和“老三届”两个概念。对于过来人,其内涵相当清楚。老三届指66-68届高、初中的所有学生,知青则指老三届及其“文革”中陆续毕业的下过乡的、具有城镇户口的中学生。它们有重合,又有歧义。老三届内广大农村学生也是地地道道的知识青年,却没有“知青”称号,因为命运注定他们是“回乡青年”,而老三届之外的城镇高、初中学生,虽然不属于老三届,但因为下过乡,却享受“知青”待遇。这是外国人始终弄不清楚的事情,却又是实实在在的“中国特色”。“知青”类似于“江湖”──又是一个颇具龙文化的概念,它处处……去看看

经济运行中的技术进步与选择

原载《经济评论》2005年第3期  「作者简介」作者单位:西安交通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西安710061)  「内容提要」我国经济发展并没有解决持续的失业问题。实证研究表明,推动我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仍然是投资扩张,并且投资效率在下降。其原因主要是由于技术选择偏向于资本密集型,未能充分利用转轨经济中产生的剩余劳动力。比较分析经济转型成败两方面例子,得出的结论是技术选择正确就能避免过多的失业、维持较高的经济增长率。  「关键词」技术进步/技术选择/经济发展  一、导言  自20世纪中期以来,中国经济取得了长……去看看

近代文化观念的兴起(上)

思想段落  “……结果,在悲剧发生的时候,光绪皇帝肯定会发现,自己身边除了满腹经 伦、一腔热血的书呆子以外,没有一点政治的与社会的力量,甚至李鸿章也离他远 去。光绪皇帝上了康有为的“贼船”,使他自己和他希望推进的事业付出沉重的代 价。自命为康梁思想的逻辑传人,以为自己继承他们的未竟之业的人们,要求更激 进地引导中国现代化事业的主流知识分子,那些对简单直接的答案情有独钟的政治 家们,权力精英,肯定会认为康有为、梁启超比李鸿章、张之洞要“先进”、“进 步”、“革命”(总之,越到世纪末,越体会不到其伟大与价值的褒……去看看

论中国农民工的社会权利贫困

原载《当代中国研究》[2007年][第4期(总第99期)]  弱势群体的贫困现象存在众多原因。从美国治理贫困的经验来看,贫困可分为四大类,即物质贫困、能力贫困、权利贫困和动机贫困。[1]中国的农民工在迁徙、居住、工作和求学等四大社会权利方面受到长期的制度性歧视,他们自由和平等地离开农村、定居城市、获得就业、接受教育的权利和机会遭到排斥和剥夺。农民工的自由迁徙、合法定居、正常就业和平等入学等基本社会权利,不仅是基本人权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其社会人格的基础,更是摆脱贫困、改变现状、追求其他经济社会机会的重要条……去看看

离散中的弥合:农村流动家庭研究

原载《江苏社会科学》2009年第2期  内容提要:中国农村劳动力的分散流动和生产、人口再生产的城乡分隔,使得农村家庭出现“离散化”现象。离散化带来家庭在生产、抚育、赡养、互助、安全、情感和性的满足等诸种功能方面的障碍以及带来角色紧张、冲突。但目前尚无充分的数据证明离散化已导致家庭出现结构性破损。多数家庭通过一系列适应、维系、修复性行为,顽强地维系着家庭基本功能,使其在离散中呈现弥合效应。但是为了维系离散家庭的相对完整,个体特别是儿童、老人和妇女付出了痛苦的代价。  关键词:离散化;弥……去看看

回顾与展望当代中国民族主义

一.简要回顾当代中国民族主义发展的几个阶段      中国民族主义在一个世纪以前的发轫已经成为中国思想史上人们耳熟能详的的一段,不必在此重复了。在这里有必要回顾的,1980年代末期开始出现的的当代中国民族主义,因为它的出现,标志着自“文革”不光彩地结束之后,中国思想界一以贯之的洪流首次出现了转折,或者说是分流。这个分流一开始是非常弱小的,只有微不足道的那么几个人在那里呐喊,但在若干年之后,终于汇成了人们不得不认真研究、对待的潮流。  一种思潮的开端,一开始似乎总是少数那么几个人,互相之间甚至都不认识,各……去看看

新世纪中国农村改革:反思与展望

20余年农村改革和发展的成就与问题,一并结转到了新的世纪;而1999年的农村经济大帐总体上显得平淡无奇,这也算是给全国经济的“平稳过渡”作出了贡献。尽管许多农村经济与社会的深层矛盾逐步走向表面化,但总体上还应该是属于“通过经济发展可以解决的前进中的问题”。不过,比这些问题本身更为重要的一个问题是我们的认识偏差--总是把需要政府解决的问题和需要市场解决的问题混为一谈。我们想区别这两类问题,并着重分析新的历史条件下需要政府解决的问题。  引论:中央政府需要率先转换角色  回顾20余年的农村改革及其所取得的……去看看

吸收与互动:西方经济社会史学与中国社会经济史学派

20世纪世界与中国的经济史学界,在打破研究官经济的桎梏之后,都出现了许多不同的流派。西方世界以法国费弗尔和布洛赫在1929年创办《经济、社会史年鉴》为标志,把经济社会史写在年鉴学派的大旗上,中国则在三十年代“中国社会史论战”和“农村社会性质论战”之后,创办《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集刊》(1938),萌生了社会经济史学。两者使用的经济、社会两词易位,但其本质特征都是社会史和经济史的结合,学术渊源上都受过马克思主义的影响,研究方法和手段都是借助其他人文学科,关注下层群众的社会生活和“私经济”,挑战当时流行的事件史、政治……去看看

中国及其它外交政策的统计规律:一个预测的基础?

在《未来战争》(1899)一书中,Ivan Bloch 创造出一个令人惊叹的量化的战争史-关于战争的打法-不是历史本身的价值,而是因为他相信量化的历史可以作为预测未来战争的基础。Bloch和Neuatadt和May(1986)都希望我们可以根据过去的纪录理解现在和预测未来,但是都不成功。Bloch的经验揭示了用历史预测未来的困难度。在历史研究的基础上,他作了三项重要的预测。第一是,军事科技的演进将使相对弱小的一方足以防御强大一方的攻击。他预测,机关枪的发展能让躲在壕沟内的每个士兵在每秒钟射出大量子弹,造成入侵者极大的伤害。这个预测不幸言……去看看

执法犯法

中国的著名的国际互联网企业新浪、搜狐、网易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遭遇寒冬已经是众所周知的,我相信它们必定能够赚钱盈利,度过寒冬。但是,这与另外的中国自身为国际互联网企业所提供的新的严酷无比的环境相比,纳斯达克市场的暴跌根本不算什么。本人曾经在一张报纸上偶然扫过一眼,知道网易因为某些页面有通往有害信息的链接被公安机关罚款的消息(请注意,这是我的记忆),还有公安机关封闭个人网站进行检查的消息,由于封闭的是本人最喜爱阅读的高水平个人学术网站,本人研究很久,终于得到结论:在这些事例中,公安机关都在执法犯法,全面侵犯了……去看看

重构政府与市场、政府层级间规范的卫生支出责任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综合室  原载《中国经济时报》2005年9月9日第4版  健康权是最基本的公民权利,是社会起点公平的保障,对健康投入是国家和政府不可推卸的职责。改革以来,我国卫生费用增长较快,然而卫生绩效却不容乐观。中国医疗卫生体系从改革前被国际组织推崇的典范“沦落”为当前的反面案例,结果令人深思。本文认为,卫生领域的过度、扭曲的市场化和高度分权化是问题的主要根源。因此,建议确立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支出的政府主导地位,特别要强化中央财政的支出责任,建立不同层级政府间规范的责任分担与资金筹集机制。通……去看看

中国城市化水平之国际比较

原载《新华文摘》2004年第16期  1.城市化与经济发展水平的关系  有关中国经济发展水平与城市化的关系,理论界的判断存在相当大的差异。有观点认为,与世界平均水平相比,中国的城市化水平明显偏低;有观点认为,中国城市化水平略有滞后,但还在正常范围内;也有观点认为,中国存在着隐性超城市化。  下表可见1999年世界收入类别国家GNI 、按PPP 调整的GNI 以及城市化水平之间的关系。    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中国1999年城市化率为32%,比世界平均水平低14个百分点,比低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高1个百分点,比中下等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去看看

经济的文明化影响与文明的冲突

文明的冲突与融合最终将反过来决定人类合作的秩序可能扩展的程度   自愿原则下的交换意味着“双赢”,因为交换可以引发更深入的分工与专业化, 从而获得递增的经济收益。交换的好处诱导人们相互尊重并取得道德共识,因为自 愿的交换意味着服从统一的规范。这一原理被苏格兰启蒙思想家称为“经济的文明 化影响”,被布坎南概括为“市场的道德教化”。正是受到“经济的文明化影响” 或基于双方对这一文明化力量的信仰,中国与美国在世贸组织谈判中取得了具有历 史意义的进展。我们需要询问的是:在“人类合作的扩展秩序”进入全球……去看看

从计划“合约”走向市场合约

原载《管理世界》2005年第1期  摘要:本文从一个新的视角,即合约理论的视角,讨论了国有企业的改革问题,把改革前的国有企业看作是一组"计划"合约,改革的过程就是从"计划"合约走向市场合约,即分别从职工的劳动合约、出资人的产权合约、企业家的激励合约等方面,讨论了如何终结原来的"计划"合约,构建市场合约。  关键词:国企改革/“计划”合约/市场合约  请下载原文.rar阅读。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