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原因

  自平津克复,奉军退出关外,中央对奉决定用政治方法解决,北伐军事,至此告一段落。惟张宗昌、褚玉璞尚拥有直鲁军七万,盘据唐山、开平、丰润、芦台、宁河一带。自奉方改编直鲁军之和平计划,归于无效,中央乃采取断然处置,命将士师,肃清关内,完成北伐。

  集中

  总司令蒋于七月初旬,在北平召集各集团军将领开军事会议,决定命第四集团军前敌总指挥白崇禧代理总司令,并督师东征,肃清直鲁余孽。七月十五日颁发作战方略及作战命令要旨如下:作战方略国军以肃清榆关以内及热河境内敌人之目的,分两方面(滦、热河方面),取外线作战,预期在滦河左岸及承德、滦平地区,将敌击破而歼灭之甲、热河方面军(左路军)从略。

  乙、滦河方面军(右路军)

  (一)作战方针:

  主力沿榆滦大道进出滦河左岸,以击破敌人,压迫敌人于渤海滦沿岸,在榆关以内而歼灭之,一部沿平奉路向滦河左岸进出,竭力威胁敌人左侧背,援助主力之渡过滦河。

  (二)军队区分:

  总指挥:白崇禧

  第二集团军第三方面军:韩复榘部

  骑兵第一军:郑大章部

  第三集团军第二军团:徐永昌部

  第四集团军前敌总指挥所属动员全部

  (三)集中:

  主力:玉田、洪桥镇一带地区。

  掩护阵地:丰润、唐山。

  一部:宁河、芦台一带地区。

  掩护阵地:唐山

  以上限于七月二十八日以前集中完毕,三十日攻击前进。

  丙、总预备军之编组:

  总预备队总指挥陈调元。

  第一集团军第二军团(陈调元部,独立第三师在内)。

  第二集团军第八方面军(刘镇华部)。

  第三集团军第六军(丰玉玺部,后改谢濂)。

  集中:宝坻(陈部)。三河(刘部)。顺义(丰部)。

  以上均限于七月二十一日以前集中完毕。同时与各军作战命令要旨如下:本军以肃清榆关以内残敌之目的,各作战军应于本七月十九日运动,开始向榆关攻击前进。

  右路军总指挥奉到总司令作战方略后,下达作战命令,要旨如下:集中方案一、集中计划:军以进出滦河左岸,击破直鲁残敌于榆关以内之目的,主力集中于平安城镇、玉田县、洪桥镇及杨如庄附近,一部集中于芦台、汉沽、宁河附近。

  二、敌情:

  张、褚残部麇集唐山、开平附近。

  芦台附近为许琨部。

  北塘附近有少数敌人。

  孙传芳残部数千人在芦龙附近。

  丰润亦有敌之一部。

  三、军队区分:

  右翼军:

  总指挥:韩复榘。

  第二集团军骑兵第一军。

  第三方面军。

  中央军:

  总指挥:徐永昌。

  第三集团军第二军团。

  左翼军:

  总指挥:李品仙。

  第四集团军:独立第八师。

  第三十军。

  第十二军。

  第三十六军。

  总预备队:

  总指挥:白崇禧兼。

  第一纵队。

  第二纵队。

  四、集中地点:

  左翼军:汉沽、芦台附近。

  中央军:宁河、丰台附近。

  右翼军:独立第八师为警戒部队,沙流河附近。

  第十二军玉田、洪桥镇附近。

  第三十军平安城镇附近。

  第三十六军杨各庄、上仓镇附近。

  以上各军,均限于七月二十八日以前集中完毕。并与各军调令如下:本路军以肃清榆关以内残敌之目的,先集中于玉田、宁河、芦台之线,各军务须遵照集中方案,于七月十九日开始运动。

  集中

  左翼军于七月二十日起,开始由北平附近及良乡、琉璃河、窦店、琢州、正定一带输送集中,至八月一日,在沙流河、玉田、洪桥镇、平安城一带集中完毕。

  中央军于七月二十五日,由驻地经雄县、永清、杨村,于七月二十七日,奉阎总司令命令,改向塘沽集中,于八月三 日到达军粮城附近。

  中央军集中地点,既有变更,丰台、宁河颇形空虚。因命中央军第一步集中塘沽,第二步集中汉沽、芦台附近,以右翼军韩总指挥所属骑兵第一军,集中宁河、丰台,与左翼军确实连系。

  右翼军因道路不良,行动困难,八月十七日,尚濡滞于落垡、杨村一带,其骑兵军到达武清、梅厂附近。

  本路军战斗序列之变更

  八月十八日,奉到总司令蒋命令要旨如下:第二集团军韩部,另有任务,调回后方。总预备队第三 十七军及独立第三师,克日开宁河,归右路军总指挥白崇禧指挥。宝坻防地,着刘总指挥镇华部克日开往填防。

  攻击准备

  张宗昌、褚玉璞既对奉背约失信,并于唐山、开平之间,积极备战。同时我方亦积极准备进攻。八月廿一日,奉总司令蒋训令要旨如下:一、第一集团军第三十七军及独立第三师,于八月廿六 日以前,着在黄庄、葫芦窝附近地区,占领攻击准备位置,待命向宁河、丰台镇之敌攻击前进。

  二、第三集团军徐永昌部及十四军安锡嘏部,应于八月廿六日以前,占领北塘至河北(七里海东北)之线,待命向汉沽、芦台之敌攻击前进。

  三、第四集团军在玉田、沙流河之部队,应准备俟第二 军团及徐永昌部占领攻击准备位置后,待命向丰润之敌攻击前进,并胁威唐山之敌,使我军进展容易。

  四、总预备队、第二集团第八方面军刘总指挥镇华部,着于八月廿九日以前,在鲁河、宝坻附近集中完毕。

  五、第二集团郑大章部骑兵军,向大王庄前进。

  六、第二集团军铁甲车河南民生号,应与徐永昌部协同前进。

  八月廿二日,本路军遵照上令变更战斗序列之一部如下:一、中央军改由第一集团军范军长所部第三十七军及独立第三师任之。

  二、右翼军改由第三集团军徐总指挥所部、第二军团及第十四军安锡嘏部任之。

  三、郑大章之骑兵军及孙长胜之骑兵师,在本总指挥未到前方以前,暂归左翼军李总指挥品仙指挥。

  今日因接各方报告,残敌凭借外力,勾结安福余孽,有反攻之企图,除令前线严加戒备,复令徐总指挥所部第十四 军调至前方,增厚兵力,令河南民生号铁甲车,开至军粮城,归总指挥指挥。

  八月廿三日,复遵照总司令蒋二十一日第四号训令,与右路各军电令要旨如下:一、据报敌确有反攻之企图。

  二、右翼军应于八月二十六日以前,占领攻击准备位置,待命进攻丰润,并胁威唐山附近之敌。

  三、第三十军应占领沙流河镇以北、杨家屯至狼山关附近之线,其主力须置于左翼。

  苏荫森军,应占领狼山关、东方夏庄、左家坞附近高地。

  独立第八师,应占领沙流河镇及其以南陆官屯附近之线。

  以上各部,均准备进攻丰润之敌。

  四、孙长胜骑兵师,应向唐河店附近推进,侦察唐山附近敌人。

  五、第十二军应占领雅鸿桥至朝云铺之线,准备胁威唐山附近之敌。

  六、第三十六军主力,推进至玉田,其余推进至洪桥镇附近。

  同日复奉到总司令第五号训令要旨如下:一、据报直鲁残敌,近向芦宁、丰台、韩城镇及丰润一 带增兵,确有向反攻,袭取天津之企图。

  二、总预备军之谢副指挥部第八师,着即开赴天津附近,暂归徐指挥永昌指挥。又刘总指挥所部在三河之部队,着即向宝坻东之林亭镇推进,暂归右路军之中央军范指挥熙绩指挥。

  以上各部,务于本月二十六日以前,到达目的地。

  八月二十五日夜十二时,四道桥发现敌骑约百名,旋被击退。此为第一次与敌接触。

  攻击准备

  右翼军奉命占领攻击准备位置后,于八月二十八日占领北塘、于家岭、淮渔甸、潘庄及南山岭、四道桥一带,待命向汉沽、芦台之敌攻击前进。

  中央军奉命于八月廿六日在黄庄、葫芦窝附近,占领攻击准备位置后,因连阴雨,道途泥沟,于八月廿八日,始达到指定地点,准备进攻宁沙、丰润之敌。

  左翼军奉命于八月廿六日,占领攻击准备位置后,第十 二军于廿七日进至鸦鸿桥、朝云铺之线,准备胁威唐山附近之敌。独立第八师移至沙流河以南陆官屯之线。其骑兵进出之楼庄,第三十军进占杨家屯、狼山关之线,其骑兵进出北夏庄,与独立第八师准备进攻丰润之敌,孙长胜骑兵师进出唐河店、登新、军屯之线。第三十六军向玉田、洪桥镇推进中。

  攻击前进

  八月三十日,令左翼军先准备以魏、刘两部进攻丰润,向榛子镇方面警戒,以主力叶、廖两军进攻唐山之敌,以待白总指挥即率徐、范两部进攻芦台、宁河,牵制该方面之敌。并通令各军注意外兵,勿兼起外交。是时,我军总预备队各军,正分向永清、杨村、香河一带推进中。九月二日,白总指挥进驻天津,先后在平、津遍访各国使领,说明进兵旨趋,并电奉方催直鲁军速退。否则,实行总攻击。此时综合各方所得情报,芦台、宁河、新军屯、丰润之敌,约五万余人,铁甲车三列。芦宁之敌,似将退至唐山,缩短战线,准备与我对抗,并死守丰润,与唐山之敌成犄角之势。四日与各军训令要旨如下:一、本军拟于九月七日以前进占芦宁、丰台、丰润之线,进攻唐山榛子镇一带之敌,但进攻丰润之敌,不得过早,须于八日开始,以便与右翼各军确实连系。

  二、右翼军务于九月七日以前占领芦台、杨家泊之线,与中央军连系,由铁路以南地区,进攻唐(山)开(平)侧背,奏功后,即向乐亭方面追击,至滦河西岸待命。

  三、中央军务于九月七日以前占领宁河、丰台之线,与右翼军连系,进攻胥各庄至唐山正面之敌。奏功后,即由铁道向滦洲方向进击,至滦河西岸待命。

  四、左翼军务于九月八日以前,占领丰润至大唐河之线,以一部进攻榛子镇,向沙河驿至迁安方面警戒。以主力由丰润至韩城镇之线进攻唐山、开平之敌之右侧背,右翼与中央军连系奏功后,即由铁道以北地区追击前进,至滦河西岸待命。

  五、骑兵仍归李总指挥用于铁道以北之地区。

  同日因我左翼军过于突出,为协同一致,便于进展起见,特规定各军每日进展行程如下:一、九日,左翼军应进占胥各庄车站至董各庄之线。中央军应进展中门庄、胥各庄之线。左翼军应进占丰润、老庄子、韩城镇之线。

  二、十日,各军遵照前令向唐、开之敌一致进攻。

  右路军进驻芦后之处置

  九日,白总指挥率右路军总预备队魏师,进驻芦台。据报敌有退迁安、出冷口之说,即令左翼军加以注意,并令右翼军与中央军连系进占胥各庄车站至董各庄、中门庄之线后,即向唐、开攻击前进。是时左翼军已占领丰润城,除令以一 部向榛子镇方面前进,主力进占老庄子、韩城镇之线,协同中央军向唐、开之敌进攻。同时电请总预备队刘镇华部向丰台、宁河推进,以便策应。

  右翼军之攻击前进

  丰润附近之攻击

  独立第八师奉命占领东骡马庄、丰润、大杨营之线,决心先扑灭丰润西南两处附近之敌,八日拂晓,其第一旅击退还乡河以南之敌,对丰润城南门施行攻击,五时该旅第二团已将高各庄大小安乐庄、小王庄之敌,次第击溃,进占王家楼、南台等村,骑兵从右前方向大小麻姑庄之敌猛袭。同时第二旅击退平榆大道及还乡河以北之敌,对丰润城西门,施行攻击。我三十军自九日午前三时,全线向敌开始攻击,先后占领紫草坞及其北方高地、披露山、大小宋各庄、小尚各庄、西马庄、东马庄、牙窟山、庙山,敌逐次抵抗,退入丰润城内死守。独立第八师由西南两方同时猛攻,奋勇登城,前仆后继,激战数小时,卒将西南门占领。是时三十军亦攻入城内,残敌一部向唐、开溃窜,大部向牛郎山方面退却,至午前十一时,我军遂将丰润城完全占领。是役,敌死伤无数,我军官兵亦伤亡不少,但俘获战利品甚多。

  韩庄子老庄子桃李营附近之攻击

  第三十六军奉命,于九日由至田至洪桥镇前进至邵庄子,大孟各庄,前进攻击韩庄子、老庄子、桃李营附近之敌。准备进攻唐、开之敌。九日午前四时,开始运动。第一师向桃李营、东山轴麻姑庄之敌。第二师向大校、韩庄子、沙屋庄、老庄子之敌进攻。敌筑有固工事,希图顽抗。时高粱未获,一 望弥漫,我军利用高粱潜身进迫,敌以猛烈火力,向我军射击,鏖战二小时,敌渐不支,纷向敌王庙东缸窑方向溃退,我军遂将韩庄子、老庄子、桃李营一带占领。并派第二师继续追击。

  韩城镇东西龙湾李官屯附近之攻击

  第十二军以攻占唐山之目的,先占领韩城镇、东西龙湾、李官屯之线。八日午前九时推进至大唐河、唐河店、鲁及庄、魏家坟、新军屯、奚各庄之线。时中央军距十二军尚有一日之行程,故派一部至荣各庄附近,警戒我右侧。九日午前五 时,第一师向龙湾子、李官屯、大陆庄、刘庄攻击前进。激战数小时,至十时许,始占领之。第二师于午前二时,与敌接触,敌人初犹抵抗,经我军痛击,始向马驹桥、龙王庙方向溃退,我军遂将韩城镇、东西龙湾、李官屯占领。

  右翼军及中央军之攻击前进

  由汉沽、芦宁、丰台退胥各庄、董各庄、中门庄之敌,因我主力左翼军之猛进压迫及丰润、韩庄子、老庄子、韩城镇一带之陷落,故与我右翼及中央两军略战即退,我军于十日早从容进抵胥各庄、董各庄之线。

  唐山附近之攻击

  敌因我军猛追,唐山万难固守,一部于九日拂晓退去,我十二军攻下韩城镇等处,继续向唐山攻击。第一师由唐山东北进攻。第二师由唐山西南进攻。敌旅长率部及铁甲车尚图死守,经我军包围痛击,势渐不支,纷纷向开平溃退。王琦仅以身免,其弟被擒。我军略有伤亡,俘获无算。午后三时半,遂将唐山完全占领。

  唐山攻下后敌军形势

  敌之第一线丰润、韩庄子、老庄子、韩城镇、董各庄、胥各庄等阵地,为我军占领后,狼狈不堪,纷纷向开平、栗园逃窜。惟洼里、双桥、椅子山,奉军前曾筑有坚固工事,敌犹凭险死守,终因我军猛烈进迫,不崇朝而悉下。

  追击

  九月十日,白指挥进驻唐山,同时接派往奉天连络员何千里来电报告:张、褚无诚意受编,奉方请我军积极进攻。此时综合各方情报,敌有占据洼里、双桥、椅子山一带阵地,希图固守模样。于是决心追击。同时与各军训令要旨如下:一、本军拟明(十一)日,继续向古冶及其以北王店子镇以南至程各庄、南阳庄附近之线追击前进。

  二、左翼军明日以主力向古冶、赵各庄,一部向王店子镇追击前进。骑兵向沙河马日方向搜索前进。并截断敌人向冷口退却之路。

  三、中央军明日向古冶以南、听上以北地区追击前进。但占领林西高地后,应由铁道向滦县追击。

  四、右翼军明日以主力向程各庄、南阳庄。一部向爽土宅镇追击前进。

  五、总预备队在唐山。

  六、本部明日向开平前进。

  七、注意林西有英国铁甲车一列。

  洼里吕家土宅

  附近之战

  中央军分两纵队追击,十一日午前三十分进至夏庄子。侦查洼里之敌,占领旧阵地,并设有铁丝网防御工事,铁甲车三列,在铁桥东端,桥已被破坏,激战至午后六时余,将洼里吕家土宅一带,先后占领,毙敌甚多,残敌纷纷向东逃去。我十二军于午后二时进至武家庄之线,将当面之敌击破。九时亦到达洼里,准备明日拂晓,进攻古冶。

  双桥附近之战

  独立第八师占领栗园后,于十一日早与右翼齐头向双桥之敌攻击,激战二小时,敌势不支,一部向东北逃去,大部向古冶溃退。该师当命第二旅猛进追击,于本日下午四时将双桥占领。是时十二军亦将洼里之敌击退。

  牛郎山魏庄子之战

  丰润之敌,退至牛郎山、上下尤各庄一带,凭山设险。我三十军进至该处,奋勇仰攻,敌毫无退志,战线经上下尤各庄、王官营、白草洼,延长数十里,血战数小时之久,最后经该军骑兵由黑小沟攻敌之右侧背。其闻捷师及十团利用高粱地之掩护,猛力仰攻,至午前十时许,敌始不支而退。该军经椅子山、榛子镇向沙河驿跟踪追击。敌向古冶、九百户方向退去,伤亡甚众。我军伤亡不少,俘获无算。

  洼里双桥牛郎山攻占后之追击部署

  敌据洼里、双桥、牛郎山坚固阵地,初欲作最后之抵抗。

  但因我军奋斗精神,愈战愈励。敌人虽有天然坚固阵地,卒仍不守。残敌大部麇集古冶,希图经滦州过河逃命。我军以歼灭敌人之目的,复分头继续追击。

  左翼军之追击

  第三十军追至七家岑,将该处之敌击退,复向沙河驿追击前进。并派骑兵之一部向滦州方向跟踪追击,行至东高各庄,遇掩护敌步兵渡河之铁甲车二列,炮战良久,卒击退之。

  该军到达沙河驿附近,随以一部至野鸡它及滦河西岸警戒。

  独立第八师十二日午前三时,击溃井儿峪、宋家峪、九 百户、陆百户、坎万店子等村之敌,撤退滦河东岸,该师据西岸,与敌对峙。

  第三十六军进至赵各庄,遇敌激战二小时,敌复狼狈向东退去。十三日该军继续追击,午前五时,据报当面之敌令榛子镇退来之敌约三万人,有大炮数十门,机枪十余挺,盘据马庄东各庄一带,负固抵抗等语。午前六时,该军开始攻击,惟仰攻不易,激战二小时,伤亡甚多,后经强行渡行,包围痛击始退。午前九时,我军〔将〕复各庄、李各庄之山院之敌击退,复继续猛进,主力乘机渡河。敌一面退却,一面抵抗,我军乘机追迫,与敌肉搏,血战数小时,敌一部被包围缴械,大部向滦州退却。该军追至滦河西岸停止。是役毙敌团营长五人,连排长十余人,士兵数百名,缴敌步枪数百枝,机枪数挺,俘敌官兵十余人,我军亦伤亡数十名。敌退据东岸,该军在西岸准备渡河。

  第十二军占领洼里后,两纵队追击,先头行抵古冶,该处之敌,经压迫向阜家店方面退去,其铁甲车在沙河桥两端,与我铁甲车河南民生号炮战甚烈。经我军力战始退。十三日八时,续追至滦河西岸,与敌隔河对峙。

  中央军之追击

  中央军占领洼里后,继续追击,十三日拂晓,挺进队行抵滦县车站附近,适该处有敌步兵二团,铁甲车三列,正在掩护残敌渡河中,当即向该敌进攻,至七时敌向东岸退去,我军遂将滦州占领。

  右翼军之追击

  右翼军自十日进占胥各庄后,十三日到达马城镇、长凝镇、任各庄一带,随即侦察渡河点,准备待命渡河。其骑兵于十二日上午进至滦州十里之高官营,向滦州车站之敌攻击,由铁桥拥挤溃退,状极狼狈。是役毙敌数十名,俘百余名,获军用品甚夥。十三日敌退过滦河,我军停止西岸,准备渡河。

  本路军占领滦河西岸后之处置

  本路各军占领滦河西岸后,奉方复迭次来电,请我军勿渡河,直鲁残敌由彼解决,以免发生误会。我方驻奉何连络员亦来电报告,谓张、褚电奉,已将前线军队向后撤退,请指定滦东驻地,以便渡河,奉方亦未允,拟俟接触,即予缴械。并通令各军对直鲁军取敌视,对我军作友军看待云。除电陈蒋总司令请示外,并令各军停止滦河西岸,沿河警戒。准备渡河,其已渡河北,仍退回西岸,俟奉方不能解决时,再行东渡夹击该敌。

  滦河以东直鲁军与奉军激战情形

  张宗昌当我军进迫之际,借送眷属为词,率残部渡河,与奉军发生冲突。其在安山以东之一部,当被奉军包围缴械,其退秦皇岛之方永昌部,当负固抵抗。十四日奉军与该敌复在石门激战,奉军初颇不利,自铣日增加二师反攻后,敌始不支,复向西退,又被我军截击。奉军富双英部向南进追,困敌于大城山、武山及龙山一带。张宗昌本人,尤翼作殊死战。

  无如大势已去,至十九日,全部溃败。部下半为奉军缴械,一 部投降。其余纷纷西渡,向我投诚。褚玉璞诡词赴奉,张宗昌微服由朱各庄向滦河下游逃去。

  战争结局

  直鲁残军自被奉军击溃后,复向我投诚。当命中央军及左翼之十二军负责收容。自十八日午后三时起,故陆续渡河来降者约二万余人,惟因该敌素质不良,军纪极坏,留之适足以贻害国家,因于廿三日,用火车输送至胥各庄、开平、洼里、古冶、卑家店、它子头、滦县,分别悉数缴械。敌初抵抗,自申至戌,激战六小时,敌死伤约二千余人,我军亦伤亡官兵五百余,十七军第三师彭团长光侣阵亡。是役俘官兵约万余,各军缴得枪械万余,大炮迫击炮约二百门,夺获辎重无算。直鲁军至此完全消灭。溯自我军东征誓师津沽,至九月二十三日,时仅兼旬,北伐最后之大业,卒赖总理在天之灵,将士踊跃用命,幸告厥成。

  (选自《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第5辑第1编,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5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