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爱与救助的能力(新闻评论之一)

  (我呼吁被陈荣和叶新的事迹所感动的朋友,用各种可能的方式加入到他们的义举之中,加入到对他们的命运的关注和关爱之中。我们能让自己关注社会、关爱受难者的责任与能力,首先体现在这个特殊的家庭之中吗?《视点》杂志为这个家庭开设的“爱心电话”:010-68716465)

  陈荣和叶新的故事确实太打动人了。他们可以说是被社会抛弃的人,是生活在社会之外的人。可正是这两位生活在社会之外的人,为这个社会担负起了最隐秘的罪恶,承受着任何其他人所不愿意承受的苦难,和与苦难紧紧联系在一起的贫穷、疲惫、无奈、无助。

  这则报道引发我想到这样一个问题:中国人和中国社会还有没有爱与救助的能力?我的第一个答案是没有。可是陈荣和叶新明明是中国人,明明是由中国社会所造就的。他们的事迹是对我的答案的直接否定。我马上尝试着回答说有。可是,如果说中国社会有爱与救助的能力,那么,这些被遗弃的女婴是怎么来的?为什么她们来到这个世界没有得到家庭和社会的起码的关爱?在他们被生身父母遗弃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政府机构来保障她们的生命权和生存权?为什么没有相应的社会机构比如说育婴堂基金会等等慈善机构来落实对她们的抚养、看顾和教育?

  有一种答案是可以肯定的:中国人从整体上说,已经失去了爱与救助的心理能力,他们看见弱者、看见垂危的人、看见一切呼天抢地求告无门的人,都会很冷静很冷漠很冷酷,他们不会想到这些人是值得我们怜惜的生命是需要我们救助的生命,不会想到自己应该为救助他们付出一点点力气、金钱和爱心。在北京个个地铁口乞讨的穷苦人,他们每天的收获总是非常非常少。人们迈着匆匆的脚步,像一台机器一样从那些衣衫褴褛的乞丐身边越过,很难看见有一台机器出一点小小的故障,在这些穷人身边稍稍停留一下,像掉下一颗螺丝那样掉下一毛钱两毛钱之类。有些人觉得自己深陷苦难之中,对身边更加严重的苦难只好漠不关心。有的人实际上也是在苦难中挣扎的,但偏偏自我感觉良好,老使用一种浅薄的优越感打量遍地的苦难而无动于衷。从一个一个乞丐空落落的手掌里,我们可以坚定地相信,中国人的内心确实没有多少爱的意识和救助苦难的意识。

  与此相关的另一个答案同样是可以肯定的:中国社会从结构形态和运行机制上说,都缺乏爱与救助的能力。毛泽东时代是社会逐渐被挤压被缩小最后趋近于零、政治不断扩张膨胀最后趋近于无限的时代。由于自身丧失了救助苦难的能力,只好干脆不承认苦难本身的存在,所有对苦难的关注、救助和言说都被看作是对政府对当权者的敌意,这是毛泽东时代最鲜明的社会特征和精神特征之一。当代社会作为毛泽东时代的遗产(或者说是遗体),虽然有了多方面的改变与发展,但是在基本形态和基本特征上尚未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无论面对多么严重的灾难,无论发生了多么恶劣的事故,中国社会的第一反应不是我们应该怎样调动社会力量救助那些受难者,而是这件事情能不能报道?能不能谈论?能不能表示我们的关爱和善意?中国社会关注受难者的善意和热情老是受到打击和压制,而不是受到鼓励和张扬。久而久之,这个社会自然就会对一切苦难、灾难、事故保持麻木、冷漠、沉默和回避。只有这样的态度既能不费力气又能保障安全。所以,那些不幸遇上天灾人祸的人们,那些因为贫困无法得到温饱、无法得到受教育的机会的人们,他们无法仰仗社会的稳定的救助能力和救助藉之改善自己的境遇,而只能祈求着侥幸的机遇以期改变自己的悲苦命运。就拿陈荣和叶新所救助的这五个孩子来说,他们的生命权和生存权能不能得到保障,一丝一毫也没法依赖社会上业已存在的某种机构或某种力量,而完全依赖于这一对贫苦夫妻的善心和牺牲精神。我作为一个读者被这则报道深深打动、被这一对夫妇的伟大义举所强烈震撼,就因为他们明知道没法借助任何社会力量,仅仅凭着个人的义勇、善良和牺牲精神,就敢于承担的这么多。

  其实,陈荣和叶新跟我们每个人一样清楚地知道,我们所处的是什么样的境遇,我们所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社会。但是他们不是等到政府愿意承担责任的时候再来参与,不是等到社会救助机制发育起来之后再来投以援手,而是以自己极其微薄的力量着手于爱与救助的伟大事业。他们的义勇和选择已经给了我们以这样的启示:爱与救助的事业,只有在我们每个人的积极行动中,才会渐渐发展,一个社会的爱与救助的能力,只有在我们每个人都愿意为此承担责任时,才会逐渐得到滋长和发育。在一个社会的爱与救助的能力得到充分的发育和增长之后,我们就可以不只是凭着个人的热情和力量,而是可以借助社会的体制和机制,帮助那些被遗弃的苦难者得到生命的权利和生活的幸福,帮助那些世世代代被穷困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人能够穿上一件温暖的衣服,能够走进学校接受起码的教育,帮助那些贫病交加的人即使不能像人一样活下去,也能够像人一样有尊严有温暖地死去。

  我们的当务之急,是不计任何条件地投入到爱与救助的事业之中,以自己的行动,以自己的微薄的力量和能量,促成中国人爱心的觉醒,促成中国社会救助能力的发育。只有用爱才能唤醒爱,只有用救助的行为才能唤醒更多的救助。生命不是垃圾,生命不可以扔进垃圾桶。我们连垃圾都捡,为什么不捡生命呢?从垃圾桶里将生命捡起来,这个行动是对人间爱心的最强烈的呼告和吁请。如果我们只是抱怨这个社会缺乏爱心,自己却拒绝付出爱心,我们就只是一个被冷酷社会造就的冷酷人,而没有体现一点改造社会的意愿和能力。每一代人都不是完全被动地接受上一代人留下的社会遗产,他同时还具有改造社会的责任和能力。我们必须将一个死板的冷酷的社会,改造成一个具有爱与救助能力的社会。我们不但具有这样的责任,我们同时还具有承担这一责任的能力。

  陈荣和叶新已经走在了我们前头,我们应该从他们的启示中醒悟过来,也从一件具体的事情入手,试一试我们的爱心,试一试我们的能力。我呼吁被陈荣和叶新的事迹所感动的朋友,用各种可能的方式加入到他们的义举之中,加入到对他们的命运的关注和关爱之中。这五个孩子和这一对老人,以及这一对老人的两个亲生孩子,他们的存在和命运,都是事关人类尊严和生命尊严的严肃事件。他们以悲苦的生存和爱的尊严,考验着个社会的良心,考验着我们每一个业已得到温饱的人的良心。与其说是考验,不如说是呼唤。他们的爱还不足以唤醒我们内心沉睡已久的爱吗?他们有权利得到医疗的救助,有权利居住得宽敞一些,有权利跟其他城市平民一样得到温饱,孩子们有权利受到起码的教育。而目前,仅仅靠这一对苦难而又老迈的夫妇,他们这一切都得不到保障。我们能让自己关注社会、关爱受难者的责任与能力,首先体现在这个特殊的家庭之中吗?我们有能力回应这爱的呼唤?

  一位欧洲的贵族小姐帮助医生护理病人,今日普及到世界每个角落的护士制度就是人类对她的爱心的美丽答复。一位阿尔巴尼亚女教师热心救治倒在路边的垂死的穷人,印度政府和印度民人对此所作出的热烈响应使得她成就了具有世界意义的爱的事业,是整个印度社会将这位德兰修女造就为了具有世界影响的圣徒。一群年轻的法国医生带着他们的巨大爱心和医疗器械,奔赴世界上最穷困最动乱的地区,帮助那些苦难深重的人。欧洲世界将他们命名为无国界医生,由于拥有有力的支持者和源源不断的参与者,无国界医生已经发展为影响巨大的和平主义运动。这些伟大的爱心运动,都是以爱心唤醒爱心的方式发展起来的。陈荣和叶新的行为,已经得到了卖鸡蛋的妇女、派出所民警、大学生、邮局职工、小学教师、政府公务员等人的理解、敬重和支持,但这些力量远远不够。他们需要更加广泛的支持与参与。我不敢期待这个民族将陈荣和叶新造就为圣徒,我只是期待这个社会能够帮助他们过上普通的温饱生活。如果我们面对一对具有伟大爱心的人在承担社会罪孽的同时还不得不在贫困线以下无望地挣扎而无动于衷,而不急于伸出我们的援手,而不急于表达我们的敬意,而不急于参与其中承担一份我们无可逃避的责任,我们这个社会还有生存下去的理由吗?(《视点》杂志为这个家庭开设的“爱心电话”:010-68716465)

  附件:捡来的爱(赵兰健文/图)

  北京,东四环往东有一个村庄,有一对拾荒夫妻和他们拾来的5个女儿住在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小屋内。他们用微薄的血汗钱苦撑着弃婴之家。

  女的叫陈荣,男的叫叶新,他们都有自己苦不堪言的身世。陈荣,山东人,孤儿,因生活所迫,16岁那年嫁给一个比她大十几岁的男人,18岁任村妇联主任,文革间被几个冤案卷入其中,几次自杀未遂,被一妇联干部救起,远走他乡。叶新,江西人,60年代考入江西省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后到分校任教,教数字,文革期间,父亲被斗死,姐姐被打死,哥哥疯走他乡,叶新只好流浪四方。1981年叶新和陈荣在京郊垃圾场绝路相逢,陈荣当时奄奄一息,躺在马路旁等死,叶新将其救起,治好病,两人相扶走到一起。

  他们是苦命的人,不幸的生活经历让他们更关注身边不幸的人。

  在京城,他们以拣破烂为生,自从有了两个儿子后,他们更为生活奔波,在四处拾破烂糊口时,先后在贵宾楼之后垃圾筒内,六里屯的雪堆里,儿童医院楼道……共拾养了5个弃婴,叶新和陈荣为这些不幸的小生命付出了无私的爱。这些小孩全都有先天性疾病、先天性贫血,先天性心脏病、颌裂、唇裂。5个孩子的医药费和7个孩子的嘴令老两口不堪重负。为了孩子的手术,俩人卖过几次血,四处磕头求救。后经电视台报道、政府和医院给予关照,就这样也花光了他们拣破烂、卖血的所有积蓄。等小孩再大一点后,后拣的三个孩子都要做手术……陈荣、叶新必须等候将要来到的一次次挑战。

  为了孩子,陈荣、叶新每天只睡几个小时,7个孩子仅洗一次衣服也得一天时间,微薄的收入,令他们勉强撑起这个家。

  他们的善举令许多人感动。而对于所有关心这个家庭的人,陈荣更是念念不忘。王玉英是个卖鸡蛋的妇女、路过时总要捎点鸡蛋、派出所民警魏金忠送来一辆三轮车、中山医大学生朱健伶的汇款、附近邮局的职工、大儿子的班主任连伟、朝阳区政府的杨环,许多热心人为了这些弃婴,共同忙碌着,付出着。

  陈荣、叶新用爱维护着孩子们的生存权,在苦难中维持着弃婴之家,在许多有爱心的朋友的帮助下,但愿他们明天更好。(原载《视点》杂志2000年第8期,该杂志“爱心电话”:010-68716465)

上一篇:回忆一下吧,阿拉巴巴

下一篇:死刑犯人应该享有死亡的尊严(新闻评论之二)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居民自治中的三维体制构架

——以上海市源竹居委会选举改革试点为例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完善,传统的单位体制逐步瓦解,社会逐渐向多元化转变,国家开始逐步退出社会领域,市民也渐渐回归社区。  城市基层社会结构的变化改变了原来居民自治赖以存在和发展的经济和社会条件,原来主要依靠行政资源作为主要推动力的也越来越不适应新形势下现代化城市管理的要求。准行政化居民自治模式导致的结果是居委会为政府的需要而存在,而且也须借助于政府的权威而存在,这不但成为居民自治发展的窒碍,也不利于城市基层政府的深化改革,更……去看看

我们不能再沉默

下午在网上看到傅国涌先生的《沉默的耻辱》,才知道原来《书屋》的两个编辑,周实先生和王平先生,都被调离编辑部。继“思想的境界”网站被封、《南方周末》被重组之后,利刃又指向了《书屋》了!——一个纯净的精神家园,从此被野兽蹂躏,一根发出民间良知声音的喉管,从此被利刃割断,一个铁屋子中被凿开的小洞,从此被强行关闭!暗箱里的接管,比明令的封杀更为可怕,同时也更加无耻!明令的封杀,尚可见执行者的“勇气”与“自信”,而暗箱里的封杀,一切都在偷偷摸摸中——用不着任何理由、借口,就像暗夜里的谋杀;而血迹,则是天亮之前就可以洗得干干净……去看看

改革开放30年:快速转型中的中国社会

原载《社会科学研究》2008年第4期  [摘要]:本文首先分析了快速转型的中国社会的一个鲜明特点:两重性和复杂性,即社会优化与社会弊病并生、社会进步与社会代价共存、社会协调与社会失衡同在、充满希望与饱含痛苦相伴。当代中国社会的进步是如此巨大,代价是如此沉重,正反两个方面的情况是如此复杂,对比是如此鲜明,应对并不容易。本文接着指出:中国社会不仅进步和代价反差鲜明,而且社会代价、社会问题,又有自己的非常明显的特点。这就是不同时段、不同空间的社会问题和社会思潮,一下子出现在面前。诸如未富先老的双重矛盾、财富分……去看看

2000年美国的人权纪录

新华社北京2月27日电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今天发表《2000年美国的人权纪录》。全文如下:    2月27日,美国国务院发表《2000年国别人权报告》,再次以“世界人权法官”自居,采用歪曲、捏造的手法罗织罪名,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1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人权状况横加指责,而对其自身的人权问题却讳莫如深、避而不谈。下面的材料说明,恰恰是美国存在着严重侵犯人权的问题。    一、“民主”神话被戳穿,政治权利遭亵渎    美国一向自诩为“民主的典范”,不断向世界各国兜售“美国式民主”,动辄以“民主”为借口对别国指手划脚、横……去看看

乡土情结:近代社会的文化资源

宁波移民是上海移民社会中一个不容忽视的优势移民集团,人数众多,影响且钜。早在上海开埠前,宁波乡人就在沪上建立了兼具地缘、业缘双重性质的四明公所。上海开埠后,宁波人又陆续创设了宁波旅沪同乡会、镇海旅沪同乡会、三北同乡会等不同级层、不同规模的同乡组织,成为客寓沪地的宁波移民适应上海社会、参与上海地方建设和社会整合的核心机构和动力凝聚中心。  上海四明公所和宁波旅沪同乡会是旅沪宁波人在上海获得相当发展的结果,也是上海各同乡团体中的佼佼者。颇富经商历史和经验的宁波人在上海的活动早已有之。干嘉时期……去看看

中国收入分配现状及原因分析

中国自1978年实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了很大的经济成果,GDP以及人均GDP分别从1978年的3624.1亿元和379元上升到了2003年的116694亿元和8959.8元(见表1)(约合1090美元)。其中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从1978年的343.2递增到了2002年的7702.8元,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也由1978年不到300元增加到了2475.6元。     注: 1、GDP的英文全称为Gross Domestic Product。GDP 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所有常住单位在一定时期内生产活动的最终成果。GDP总量的核算通常有三种方法: 一是生产法,就是GDP等于一、二、三产业增加值的总和,各产业增加值的……去看看

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学术较量

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影响,在小布什政府上台后开始日益扩大,并且在一定时期内完全占据了美国政治舞台的中心位置。尽管新保守主义的一些主张最近屡屡受挫,新保守主义的一些头面人物也不再走红,但出乎人们预料之外的是,作为这些人物行动基础的新保守主义本身并未淡出历史舞台,相反,它的一些基本理念甚至还影响了它的对手,以致美国的自由派人士,也不肯轻易表态支持过去的一些“自由主张”。这种反常现象的产生,的确发人深思。  由于美国新保守主义的这种特点,其理论和思想渊源开始引起了中国学者的注意。最近几年,国内学术界……去看看

中国特色的非政府组织:挑战与应对

原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08年第9期  内容提要 中国非政府组织(NGO )的发展具有本国的特点。新中国NGO的定位是为中国政府的外交政策服务,因而它们成为政府体制下中国对外交往的一个组成部分。20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NGO 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其本身的势力和对社会的影响力日益增大。目前,中国的社会状况正处于历史最好时期,与国际接轨是中国的一个基本走向。因此,中国NGO 必须加强与国际社会的关系,它们的健康发展无疑将与国家形成共生共强的关系,有助于公民意识的培养和民主观念的增强、推行与自身相适应的体制改革、探索适应社……去看看

资本主义精神及其批判的变化

最近三十年资本主义的变化表现在三个方面:资本主义本身、资本主义精神和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一、模式变化的三个主因(一)资本主义具有如下特徵:1、著重以和平方式进行无节限的资本积累。资本脱离物质的财富形式,并只能通过不断循环和再投资来增长。脱离物质形式给资本带来一种抽象的特点,并由此造成连续的积累。2、资本主义单位经常受竞争对手威胁,这为资本家带来担忧,并使他们怀有一种旨在通过不断积累以自我保存的动机。3、职工不具有或很少具有资本,他们的报酬来自出卖劳力而不是劳动成果。这些人不具有生产工具,因此受制於雇……去看看

中国企业的出路

问:你目前最主要研究的问题是什么?   答:企业的“自生能力”问题。   一个企业如果是正常管理,在一个竞争性的经济当中,能够获取社会可接受的利润率,企业就有自生能力;如果企业无法获取社会可接受的利润率,除非政府扶持,否则企业不能长存。   这个概念在西方经济理论中是不会有的,因为它是一个竞争的市场,投资是理性行为。如果投资错了,企业就死了,消失了。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进入的行业、选择的技术,是有自生能力才能存在的。因此西方企业强调管理:管理好,利润就高;反之就低。   但是对于我们这种转型中国家、发展中国家,有很多……去看看

访美国私刑的发源地林奇堡

2000年元旦,我们俩告别纽约南下,顺路去新泽西州访友。与他们神交已久, 却是首次见面,相谈甚欢。最后聊到下一个目的地,我们告诉他们说,要去弗吉 尼亚州的林奇堡。   这是一个多年来在扰动我们的地方。我们经常长途旅行,多次在州际公路遇 到几条岔路的指示牌,上面写着“通往林奇堡”。美国的许多小镇,是由人名命 名的,此人通常是小镇的奠基者。林奇也是个普通人名。可我们在第一次读到这 个路牌时,不由自主地相互对视了一下,彼此从对方眼中都读出一点惊诧和异样。 因为,林奇(lynch)在英语中也是一个十分凶险的词,它的意思是:民众私刑。……去看看

全球化与世界经济大萧条

在谈论全球化时,我们常常注意到一种看貌似中立的观点,即,全球化虽然会带来两极分化,但却能使世界经济增长,因此只要注意更加公平的财富分配,全球化将给所有人都带来好处。然而,在我看来,全球化不但会造成全球两极分化,而且会使世界经济衰退。在本文中,我将试图阐述以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和资本流动自由化为核心的全球化如何导致世界市场需求萎缩,进而使世界经济全面衰退的历程。本文还进一步论证,未来十年将是世界经济大萧条的十年,其烈度将超过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萧条。以2000年4 月美国纳斯达克指数崩盘为标志,大萧条已经到来……去看看

叶利钦

1999年12月31日中午(当地时间),俄国总统叶利钦(现年68岁)突然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辞去总统职位。按照俄国宪法,总统辞职后由总理代理总统,并在3 个月内进行总统大选。所以现任总理普京(现年47岁)接任代总统,接管了包括核武器按钮在内的所有总统权限,同时宣布在2000年3月举行总统大选。   叶利钦的辞职,标志著俄国8年来叶利钦时代的终结。虽然人们对叶利钦的评价褒贬不一,但叶利钦作为20世纪历史中影响最大的人物之一是毫无疑问的。叶利钦曾经是民主主义的旗手,但后来又成为独裁专制的君王。叶利钦从民主旗手到专制君王的变化,并非仅仅……去看看

民转军:世界军工发展的新趋势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军工企业利用其技术、人才、管理、资金和政策等各方面的优势,大力开展军转民科研生产,大量研制生产民用产品,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然而,就在中国军工企业进行“军转民”的新长征中,世界军事科技发展的新趋势又为中国军工业提出了一个新的紧迫问题——“民转军”,或者说是“引民入军”、“军民两用”。这一新趋势目前已经在发达国家展现了显著的效果,而且愈演愈烈,正在向我们扑面而来!一、“民转军”案例:民用技术在现代战争中大显身手在结束不久的美英联军对伊拉克的这场高科技的数字化战争中有这样一个新现象……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