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殊文化,共同世界

  饿了,要吃,这是生理。有好炒干煸牛肉丝的,有好烤牛排的,有用筷子吃的,有用刀叉吃的,这是文化。你们吃肉不吃鱼,他们吃鱼吃牛不吃猪,你们见面作揖,他们见面握手。从自然的角度看非必如此而在实际生活中人皆如此的行为模式,就是文化。你到岁数想俩人往一块儿睡,这是自然,你穿件白纱裙子上教堂照好多相片,这是文化。

  虽说文化“从自然的角度看”非必如此,但人本来就是一种“非必如此”的动物,一种文化动物;就像鲸鱼是一种水生动物,回头是岸,却还是游在海里自在。

  有的食品营养好,有的不好,有的吃法卫生,有的不卫生。确定营养和卫生的标准,对中国人,阿拉伯人,西非人,都是差不多的。可是在一个地方,让客人拿手抓饭吃表示尊敬,在另一个地方则近乎污辱。死,不管汉人还是藏人,都不乐意,但吊死、砍头、饮鸩,各种死法的含义,则因民族而不同。死后处理的方式,更是因民族而异,暴尸于野,在汉人是件惨事,在藏人则是正当,反倒是患了恶病犯了恶罪的才用土埋。

  人的很多行为,很难找到一个共通的评判标准,因为这些行为的意义框架是由一种特定文化提供的。

  无生物是以物质的方式反应的,给一个力,就改变运动的速度与方向,加入一种试剂,就产生出一种新的物质结构——起反应的物质别无选择。生物是以信号的方式反应的,听到同伴的警报,雁群就起飞了,等不到狼扑过来;用电流刺激狗的中枢神经,造成一种饱食的感觉,硬是眼睁睁看着一盘肉饿死了。

  相比之下,人是以意义的方式反应的。要是坚信商之旧臣不可食周粟,明明肚子饿,明明感觉到肚子饿,也宁肯只吃几根薇草,直到饿死。这样极端的例子不多,但不太极端的情况,则所在多有。钱,人人都想要,但谁都想不起到朋友家的抽屉里取出点儿来,哪怕绝无被发现的可能。走路被人撞了一下,听一声“对不起”就拉倒,听一声骂娘就非得和人没完没了。苦役犯什么苦都吃惯了,让他挖个坑遂即填平夯实,再挖个坑遂即填平夯实,苦役犯也受不了。

  自然是齐一的,信号添了变数,意义使世界变得神秘莫测。天体物理学家可以算出亿万年前宇宙大爆炸后几秒钟的粒子密度,可以算出一颗慧星几百年几千年几万年后的轨迹,可是没人算得出世界上明年要发生几场战争。

  十七、八世纪从西欧发轫的进步观念,是近代思想体系的一块基石。进步观念渗透到各个领域:天体演化、生物进化、人性不断进步、社会形态不断更新。进步要有个标准。什么是生物进化的标准呢?适者生存是一个同语反复,因为“适者”是以是否存活延续来确定的。向高等进化也接近于同语反复,既然“进”化,自然就是向“高”处发展了。

  衡量生物的进步,已非易事,遑论衡量社会。进步观滥觞之际,正是西欧雄视世界之时。欧洲人当时的观念和状况,就被自然而然当成进步的标准,其它社会,则都处于较落后的状态,并将逐渐进步到西方那个样子。形形色色的文化被排到同一个系列上,只是先后次序不同。

  相反的看法在西方从未断绝。莱布尼茨就注意到东方文明是不同种类的文明,不在西方发展模式中。汤因比、斯宾格勒等人更发展出系统的学说,把形形色色的文化理解为各有特点的个体。后现代的西方知识分子,检讨欧洲中心论,容易接受这种文化特殊论的观点。

  西方中心主义生自西方,文化独特论或非西方中心主义也生自西方。这无足怪。刘少奇接见时传祥,说干国家主席和干掏粪一样,都是为人民服务。时传祥就不会往那儿想。

  进步观和文化特殊论,短短几年里在中国知识界重新旅游了一遍。

  极端的进步观把形形色色的文化都排在一条直线上,分出它个上下高低来。文化特殊论的立论正相反:每种文化都有自己一套独特的价值标准,因此是无法比较的。你打桥牌,我下围棋,怎么比得出谁高超?任何衡量标准都与特定文化相关,没有超乎一切文化之上的自然标准。说不定拿各种文化来一比高低这种想法就是某种特定文化的产物呢。形形色色的文化只有不同,没有优劣之分。

  中国人先前认为华夏文明世界第一,后来在可以直接比较的方方面面都比不上西方,终于产生了一种文化自卑感。文化独特论既不自称高人一等也不承认低人一等,算是中平之论。

  但我们说所有文化都平等,只是面对西方文化时才说的。倒不是咱们中国人采用了双重标准,说实话,坦桑尼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哪儿有什么文化呀,所以也谈不到平等不平等。

  文化特殊论的兴起,和平等观念的泛滥有关。虽说古希腊就主张公民在法律面前平等,基督教主张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中国人古时候在考场上人人平等,但直到美国革命宣称“人生而平等”,法国革命把“平等”列为三大原则之一,世人才处处事事争起平等来。妇女争选举权,残废人争工作权,小国争主权,小民族争自治权。既然爱滋病人可以争入境权,同性恋可以争结婚的权利,那么文化当然都可以争和其它文化平起平坐的权利了。

  我们不可把“平等”理解得太宽泛了。人当然是生而不平等的。他生得又聪明又漂亮嗓子又好家里又有钱,我生得又蠢又丑公鸭嗓子家里捡破烂的,啥平等?平等是指我们在某种捉摸不定的“人格”的意义上平等,在一定的法律程序上的平等。美国很少想着和格林那达、巴拿马、伊拉克平等,但在某些国际交往的场合还是得遵循平等的说法作法。

  国家间实质不平等,但可以有个正式身份上的平等。文化却没有正式身份,要平等只有一途:文化各有各的特殊性,所有文化都不相类。

  维特根斯坦考察Spiel(游戏、玩)这个词,发现并非所有被称为Spiel的活动都有一个共同点。这些活动中甲类与乙类有共同点,乙类与丙类有共同点,甲丙两类则并无共同点,但甲乙丙联绵统称为Spiel。

  实际上,一切自然概念都具有类似的性质。三千年中国文化形成一个统一体,不但不必一成不变,甚至不必围绕同一个中心。

  中国的传统文化,被称为“儒家文化”。道家释家的影响却也不小。即如儒学,也难一言以蔽之。曰“仁”,曰“忠恕”,言其大概而巳;细究,“仁”、“忠”这样的概念包含了太多的方面。在民间,重“义”或甚于重“仁”与“忠”。皇帝有过千百个,民间都不修庙,但到处是“关帝庙”,一个败军之将,当神来崇拜,盖因其义气焉。考了进士作官,而进士是皇帝考定的,于是进士自称“天子门生”,可见对皇帝的忠也有几分报答知遇之恩的意思,而知遇之恩是从义想过来的。中国的封建传统弱,人身本无依附关系,皇帝王侯大人识我于屠钓之中,我是报答恩情,不是尽义务。日本也袭儒教,但那里有封建系统,于是更讲究“忠”。

  用一个字、一句话概括一个文化,只有在很特殊的情况下才有意义。中国人重义,日本人重忠,美国人重自由,这是大概言之,并非美国人一举手一投足均可用“爱自由”来解释。

  文化比较学得出的一个极为流行的结论说:西方人重分而中国人重合。凡说到东西差异,莫不如是说,不但我们说,西方也有不少人这样说。

  文化比较学身为一门学问,当然具有客观性,但在讨论义理的时候也难免不知不觉中立下了弘扬本族文化的目标。我们说到西方人重分而中国人重合,心里已经想定合比分要好、要高。可在我看来,什么该分什么该合,端视事务而定,没有一般的原则来决定孰高孰低。党政该不该分开?四代人该同堂还是该分住?另一方面,中国人在很多事情上,好分之心颇胜于西人,即使外寇当前,国共也绝不肯诚心合作,人家能合成一个大企业的,我们只愿各自做点儿小本儿买卖。

  文化比较学的主体内容是绕一个学术用语的圈子来证明本族文化的优越。无怪乎弱势民族特喜欢这门学问,因为强势民族要表明自己优越性的时候通常会采用直接的手段。文化比较学家赤诚可感,唯于事无补耳,就像谁要想成为工业强国,有效的办法是自己生产出像样的产品来,靠不上一场又一场抵制洋货的运动。

  比喻在不同类的事物中发现共同点,比较则从同类事物的差异入手。

  要是把中西比较放在更多的文化类型的背景下,我们会发现这两大支文化简直太相近了。两种文化都提倡勤劳致富,尊崇建功立业,并注重记载自己的历史。这差不多是理所当然的——要不是具有这些相类的品质,很难想像恰恰是这两大支文明数千年生生不息,不断创造出繁荣昌盛的局面,雄视周围世界。这种优越的历史,反过来又增强了这两支文化的共性:这两种文化都具有强烈的优越感,同时具有深厚的宽容精神和人文精神。

  价值系统随文化而异。就像概念系统随语言而异。但不同语言之间竟是能翻译沟通的。这是因为,语言是从自然中生长出来的,语言之外,有着一个共同的世界。两个说不同语言的聪明人关在一个牢房里,什么都不许作,只许说话,谁也教不会谁另一种语言。放他们出去,一起盖房、打猎、捕鱼、种地,像鲁滨逊和礼拜五那样,他们很快就学会了对方的语言。

  一种语言包含着对待共同世界的一个特殊视角,同时又反映着一个民族的特殊历史和生活方式。有些高度凝聚着这些特殊性的概念是无法翻译的,如“仁”“义”“官”“福”。但它们可以得到解释。翻译不会是完会的,解释也不会是完会的。不过我们对自己的语言和文化也不是完会清楚的。

  我们学习一门外国语,是按照汉语的习惯来理解的,还是照那门外语的习惯来理解的?如果只照汉语的习惯,我们连一个听起来自然的外语句子都说不出来。但也不可能完全按外语的习惯,因为我们时常说得生硬、勉强。我们处在这两种习惯之间。最关键的,是我们并不因此制造出第三门语言来。

  我们并不需要一套独立于各文化之外的价值标准,就能够跳出一种特定模式来了解别的文化,评价不同的文化。就像我们比较甲物和乙物孰热,并不需要站在绝对零度之上。

  五笔字型输入比较快,可学起来比较费事,坐地铁比坐公共汽车快,可是比较挤。事事时时,我们都在比较。他老婆比我老婆漂亮,我儿子比他儿子聪明,他比我有钱,可我比他德行好。

  有技术性的比较,有总体性的比较。比较动车还是跳马的得失,是技术性的,比输赢,是感性的。棋手上场,是来比输赢的,但行棋之际,脑子用在技术性的比较考量上,一脑门子输赢,反倒影响行棋了。我侪尚未超凡入圣之时,难免计较得失,比量高下,但权衡而至于患得患失,最后是得是失先已经损了。权衡计较终有竟时,什么也代替不了痛痛快快干它一场。凡一为事就要与人一比高低,就可算作病态了。毕竟天下之大,容得狮虎,也容得鸥鹤。

  一向优越的,和一向居劣势的,较量一番的冲动较弱。曾居优势而退居劣势的,冲动最强。于是中国好“比较”。比较比较,不只是对比一下,还有一番较量的冲动在后面。这点儿冲动,要老是用在比较上,倒是可惜了。要真恬然于中国文化的独特性,我们何不高高兴兴干点儿自己高兴干的事情?

上一篇:战争起因古今考

下一篇:所谓七十年代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从新自由主义学说看俄罗斯“休克疗法”政策的失败及其原因

作者: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2004年5月21日提要:以新自由主义学说为理论依据的“休克疗法”政策,是俄罗斯以及多数转型国家在转型前10年所实施的经济社会政策。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包括俄罗斯等主要国家的社会制度转型的实践表明,以新自由主义学说为理论依据的“休克疗法”政策, 不仅没有获得最初所预期的绩效;而且,这一转型的政策,越来越受到国际学术界的质疑与批驳。本文试图从新自由主义学说及其转型绩效的视角,结合俄罗斯的转型实绩及其政策结果,给出自己的分析和看法。近年来,对于前苏联和东欧国家20世纪90年……去看看

新村治构想:村民自治与合作社改革可以并轨

(中国科学院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北京100080)一、村民自治的困扰村治,即乡村治理。村民自治是新时期村治的一种有益探索,但是遭遇重重困扰。首先,作为一个“群众性自治组织”,从理论和法律上讲,村民委员会是村民自下而上选举产生的,其经费也来自村民,循此毋庸置疑的合法性逻辑,自当对下负责,其主要任务在于办理社区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等等。而现实中的村委会,难以避免地,更多精力用于为上级政府“要粮”、“要款”、“要命(抓办计划生育)”,实际充当着上级政府的派出机构,履行着类似于“村公所”的职能,在这个意义上,“行政村”的称谓倒也……去看看

在“自由”与“保守”之间

读张君劢先生的《明日之中国文化》(山东人民出版社1998年6月出版),不由自主在头脑中冒出来的一个问题是:这位大力主张着"精神自由"的一代宗师,为何却屡屡被人们称作为一位文化保守主义者?  在"自由"与"保守"之间,似乎应该存在着一座明显的隔墙,"自由"就是"自由",表示着开放、灵活与变通,而"保守",则无疑是与固执、不求变化等含义联接在一起。假如确是以此准则来评介张君劢的话,那么在张氏的"以精神自由为基础之民族文化,乃吾族今后政治学术之方向之总原则也"与他的所谓文化保守主义立场之间,毫无疑问是有着深刻的悖论,许或亦是一难……去看看

以理性面对这个世界

1999年是多事的一年,不论是对国家,还是对我自己。在半年多的时间里,我 依次对牛津大学、哈佛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和台湾的中央研究院作学术访问。台湾 的大地震并未使我惊恐,但人在大自然威力面前的脆弱,人在无助的境况下的绝望, 仍使我感慨万千。当大陆因为异乎异常的事件而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度和激动时, 我正在太平洋的彼岸埋首苦读,我未分享同仇敌忾,但决非冷眼旁观。我认真思考, 知识分子在重大事变发生时,如何尽自己的职责。   对于新的千禧年和世纪之交,我并不特别看重。但也许是出于碰巧,我这一年 的著述多与历史有关。《……去看看

清开“三农”壅塞的言路

原载《开放时代》2004年第4期  [内容提要]二十世纪以来,知识界对“三农”问题贡献了相当多的理路,但浓浓的决定论气味力透纸背。为此,可寻找一条综合叙事之路。首先,明确自己的身份,力图在辨识各种命题的基础上,出入各种事实中,提供关于乡村社会的较客观的认识。其次,尽量让研究对象说话,自己既做局外人也做同情者,保证程序上的客观性。第三,研究对象的生活,很可能是“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因此互动的过程不可缺。第四,需要以问题意识为主体,以硬叙事和软叙事为综合工具,书写更生动、鲜活而丰富的“三农”问题。  Abstract:Since l……去看看

自负帝国的危机:单边主义与霸权合法性的终结

[内容提要]制度安排是美国成就霸权的基础,它只有通过在全球维度提供有效的国际公共产品和在国际社会中遵循民主才能实现霸权的合法性,而制度安排在单边主义之下不仅无法提供新的合法性依据,反而将加速霸权合法性的丧失。霸权合法性的消解又会反过来使美国的制度安排受到严峻挑战:霸权滥用对它的腐蚀;挑战者、盟友和敌人的反抗;全球均势的形成。而美国制度安排的崩溃也就是其霸权(或帝国)终结的象征。不过本文的最终意图不在于揭示单边主义对霸权合法性的腐蚀作用,因为美国的领导人不会愚笨到一直采用单边主义;而在于揭示这样一种……去看看

百年中国的文学遗憾

一、走向民间与认同大众   应该说,20世纪中国文学有一个很好的起点。由于时代提供的条件,中国知识分子的生存状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们不再陪伴君主处于政治权力的中心,而是开始被迫确立知识分子自己的位置,这种状况使他们在国家权威话语和民间大众话语之间建立了自己的话语空间。因此有了五四新文化运动和新文学运动的辉煌。遗憾的是五四高潮过后,五四文学的一些可贵的方面很快就丢失了。李泽厚曾经在《中国现代思想史论》中感叹救亡压倒启蒙。我以为更大的遗憾还不是救亡压倒启蒙,而是五四高潮过后一些知识分子一步步……去看看

中国公民社会研究的若干问题

[摘要] 中国公民社会正随着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的发展而迅速崛起, 并对中国的经济、政治、社会生活产生着日益重大的影响。然而,现存的制度环境难以适应公民社会进一步发展的需要, 必须进一步解放思想, 在把握公民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的基础上, 深入分析中国公民社会的现状、特征及其生长的制度环境,加紧修订和完善有关民间组织的法律、规章和政策, 为公民社会的健康发展营造一个有利的制度环境, 使它更好地与政府合作, 共同推进和谐社会的建设。     [关键词] 公民社会; 民间组织; 制度环境; 善治     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 ……去看看

天津娼业改造问题述论:1949-1957

(南开大学历史学院,天津300071)  原载《中国社会历史评论》2004年第2辑  摘要:本文通过对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之交天津市娼业概况及其影响的背景叙述,衬托出建国初期中国共产党人在接管大城市过程中清除娼业这一社会毒瘤的信念。此时,由于天津刚刚解放,经济上处于不稳定的状态,过于快速的娼业封闭及改造,会导致政府无法解决的经济压力,这是天津有别于京沪娼业改造作法的根本原因。天津市政府采取了限制、逐步改造娼业的方针,并在公娼取缔过程中采取有力措施处理游妓暗娼问题的作法予以了全景式描述,较为详尽地展现了新旧政权交……去看看

群体比个人更自私

莱茵霍尔德·尼布尔是一个基督教伦理学家,他所著的这本《道德的人与不道 德的社会》正如书名所示,对个体道德和群体道德进行了严格的区分和对比。他认 为,如果他不能正确认识二者间的巨大差别--用高尚的个体道去规范群体行为,或 者反过来,个体仅用一般的群体道德去要求自己,可能会对两方面都构成损害:造 成个人道德的平庸化和沦丧,也无助于社会问题的处理和他显然是认为个体道德解 决。而且,他显然是认为个体道德不仅实际上是高于群体道德的,而且也应如此。  所谓"社会群体",包括国家的、种族的、经济的和阶级的群体,在作者看来, ……去看看

中国农村经济金融转型与金融机构多元化

[摘要]转型中的中国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与增长中,出现了一系列新特征,提出了多样化的农村金融需求。但是,从20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的以机构多样化为主线的中国金融体制改革,并没能实现对于农村金融结构的优化,因此,从不同角度推进金融组织多元化,仍是优化中国农村金融组织结构的途径。  [关键词]农村经济转型/金融需求/农村金融机构/多元化  Economic and Financial Transformation of Rural China and Diversification ofRural Financial Institutions  HE Guangwen  [Abstract]Chinese agriculture in transformation……去看看

淮海战役始末

一、淮海战役前蒋军的幻想1948年春,我向蒋介石贡献反人民作战计划的要旨是:集中强大的机动兵团,吸引解放军攻击某一据点久攻不下,待其攻击顿挫时,出动机动兵团与之决战;如果蒋军已整补完成而对方尚未发动攻势时,即争取主动,发起攻势,寻求解放军的一部而击灭之,以挽回蒋军连年惨败之颓势。1948年下半年,蒋介石即决定采用这一作战方针。以徐州方面来说,决定仅守郑州、徐州、济南三大战略要点,加强工事,独立固守,徐州附近的其他城市均可以随时放弃,以集中一切可集中的力量与解放军决战。又将原郑州指挥所取消,改为“徐州剿总前进指挥部”,指……去看看

论特殊的货币政策

尽管今年以来经济增长颇有起色,但几年来的通货紧缩如恶病缠身仍挥之不去(今年5月居民消费价格比去年同期降低1.1%)。利率已降到接近极限(准备金存款利率为1.89%),如果继续降息,不仅有所谓“流动性陷阱”等在前面,而且还会因减少套利或套汇的回报而让外资放慢流入的脚步,从而未必会扩大货币供给。那么,通货紧缩真是没治了吗?    解决的办法似乎不能到教科书中去找。货币主义的教条告诉我们,货币供给的增长率要等于一国经济的自然增长率。但至少从八十年代直到今天,我国的货币供给增长率都远高于经济增长率。这说明中国的货币现象……去看看

“一九七二架构”的松动解体与北京的对策

一、引言   八十年代初,北京正式制定「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对台政策基调,并积极推动两岸经贸和民间互动,其后台湾也逐步放宽对大陆的探亲、旅游、投资等,两岸经贸关系因此而出现蓬勃的发展,影响所及,两岸过去数十年的政治和军事对抗似乎也在北京「和平统一」的口号下有转趋缓和之势。然而,进入九十年代,事实证明两岸的政治纷歧不仅并没有因两地的经贸汇合而缩窄,反而进一步扩大。最明显的发展是一九九五年六月台湾总统李登辉获准访美,被北京判断为台北分裂祖国踏出的重要一步,并响应以连串的「文攻武吓」行动,使台海出现二十……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