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刊香港《明报》1991年3月5日

二月十八日贵报署名“程小雪”之“北京通讯”,文中涉及我,而所述事件,基本都是捏造。又此类谣言近期在海外流传颇广,借此机会,揭露真相。

一、 程文中称“何新本是袁木的红人”。又说何新十二月十一日在《人民日报》发表的文章,系袁木推荐云。

按:我与袁木除在若干会议上偶见过面,素昧平生,私人间从未通音问。说我的文章系袁木推荐,绝非事实。不久前《人民日报》社长高狄与日本《北海道新闻》记者交谈时,已正式澄清其事。

(在此,顺便提供一条真实新闻:据《人民日报》权威方面告,拙文发表次日,有人过袁木处,顺便问对此文印象,袁答:“文太长,我还未读完。”)

不知程文以与我根本不熟的袁木先生横加牵扯,究竟根据何在?

二、程文捏造说何新是由于“六四”后以支持政府被提升研究员。

按:此事情请查阅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四日《人民日报》、一九八九年一月十日《光明日报》及一月四日《中国青年报》,这些报纸均曾对“中国社科院青年学者何新自学成才职称破格晋升”一事作专题报道。

清注意,这些报道均远在六四发生之前。本人职称晋升依靠本人的学术成果,与“六四支持中国政府”事情毫无关联。关于此点,还可以看以下两件与贵报有关的事实:

(1)《明报月刊〉一九八八年刊后语(读者与编者栏),曾刊登一封国内读者来信,指出近年在大陆对青年学生影响力最大的几位知识分子中,有一人名“何新”。

(2)《明报》一九八八年十一月三十日曾发表署名“宜宏”的特稿,报道“何新危言耸听,批判中共经济方针失误。”此在当时是逆鳞之言。(因当时赵尚在台上。)

可见程文中的以上两说,完全出自恶意的造谣。

最后程文又指责我捏造与矢吹晋谈话一事。因矢吹晋对《北京周》报已经提出抗议,此事近期频见香港传媒渲染炒作。然而其真相如下:

(1)矢吹晋氏来京,通过日本共同社记者要求会见我(注意:并不是我欲见他)。

我们在北京长富宫酒店见面交谈。见面时,矢问我答,内容多涉天下大事,旁有共同社记者在座旁听,我邀请朋友在旁记录谈话要点。文中所有问题,基本都是矢氏在谈话中所提过的。而我之所答,与后来文章中所发表的内容,在实质上亦无太大区别。

当时在现场,矢吹晋对我之所答,虽偶有诘难,但并未能提出任何有力驳辩,相反,谈话气份甚友好。该文所记其最后谈语,系矢次晋起身握手时所发。如非逢场作戏,即当是矢氏由衷之言,此有中、日在场者均为旁证。而据日本友人告我,矢教授此次谈归后颇兴奋,曾告人云:与何新谈,有收获。

后来,我遂将此次谈话根据记录整理成文,我感到矢氏所提问题敏感而且很有意思,并为时人所共同关心。整理出来目的,当然就是要介绍我的观点。因为北京周报和人民日报向我要稿子,就给了他们。但在此文送交刊物发表时,我均曾专门向两报刊编者特别说明:

(1)本文已经修改润色,并非原始记录,希望发表时加以说明。

(2)提供交谈者矢吹晋的姓名是作为参考背景,但希望发表时不予署出。(原稿中对交谈者仅署以字母S )。

但是遗憾的是,《北京周报》的编者对我的交代似未甚特别留意。不久我旋即以事出国,未及读该文排印清样。而此刊系周刊,当我归国后,文章已发表。并且刊出了矢先生的名字。

这就是此事的全部真相。矢氏后来向《北京周报>>提出抗议,但是他从未直接发给我本人。故程文对我的那些指责,可以说基本亦无根据。

后来我见到矢吹氏抗议要点:

(1)未通知他而发表谈话;(2)未经同意而披露姓名;(3)谈话内容与原交谈实况比,有所修改增扩。

这些都是事实。虽然其用语激切颇不友好,但我认为其意见可以理解,只是他不了解:

(1)之所以未通知他发表,是因为我发表的本来只是我的观点。因为就我本意,并没有打算以和他谈话的名义发表这篇东西。

(2)至于未经他本人同意刊布了姓名,这确实是一个失误,但并非任何阴谋。

就此《北京周报》已公开向新闻界说明真相,并向矢氏致了歉意。然而有人仍借此大肆炒作,硬说这是中共及《人民日报》有意策划的一个“阴谋”,则未免醉翁之意非在酒矣。

近期以来,以矢吹晋抗议一事为媒介,海外谣诼纷起。甚至多有借以对本人泼脏水者。还有谣言称《人民日报》已经遭中央批判云云。若真如此,《人民日报》如何尚能出版此文的单行本?

翻阅香港报刊见此类“消息”,不禁窃以其为好笑。此系“心战”,而非新闻。以谣言作政治门争工具,古已有之,并不必于今为烈。而我因事务繁忙,无暇一一清扫,故今后一概不再作答。以攻击人身方法来否定论敌之理论,此系诡术而非正道,理论只能用理论来驳倒。仅靠人身攻击,是难以消灭其观念的深远影响的。

唯程文中强调“新闻职业道德是讲真话”,我则甚赞同。故针对其文中与我有关而严重失实的内容,作以上说明和澄清。至于该文中还牵涉到我对海湾战争问题的见解,其所引系言片语断章取义,则实在不足深论了。

我希望《明报》能本着新闻公开和客观、诚实的立场,发表我对程文的以上澄清,以正公众之视听。其间是非,可请读者诸君作客观公正之判断。坦率地说,“程小雪”此文通篇,基本都是诬蔑失实文字(包括文中又影射电视剧《渴望》系以迎合当局而走红。对此说,恐怕喜爱该剧的大陆人民家家户户均不能接受),故特对贵报以及海内外读者作以上说明。